失踪人口

挖坑无数,没有一个是填好的。

一只过气渣文手

扩列请加QQ并标上圈名:546730294

 

同级生

*过气文手最后的挣扎,差点死在沙滩上

*学院设定,OOC可能会有

*粗长,一发完结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我们的关系,那就是同级生。
就算硬要加上一个形容词,也不过是『知晓秘密的同级生』罢了。」

 

亚瑟·柯克兰从很早的时候就知道阿尔弗雷德·F·琼斯了。

阿尔弗雷德是学校的人气王,是同学和老师一直在挂在口边的人物。从他们口中,亚瑟大概能拼凑出这样的一个人:金发蓝眸,帅气多金,阳光大方,虽然偶尔会KY,但意外地让人讨厌不起来。

有时候会是个让老师头疼的学生,而这个头疼的意思往往都是好的方面。“哎呀真是头疼啊,这个孩子太聪明啦”,白发苍苍的物理老师总会带着自豪的语气说着这样的话。阿尔弗雷德或许真的很聪明,毕竟他还未高中毕业,就已经获得世界超一流大学的保送资格。

一句话总结,完美的人,完美的人生。

不过就算这个人有多厉害,他于亚瑟而言不过是一个同级生罢了,连同班同学也算不上。

这样想着的亚瑟默默地将耳机的音量调大,舒缓的轻音乐回响在耳边,让他再也听不到任何关于阿尔弗雷德的消息。

尽管如此,他望向窗外那片湛蓝的天空,不由地想着:他的眼睛也是这样的颜色吗?

 

亚瑟与阿尔弗雷德的第一次接触,是在一个黄昏的时候。

放学后,亚瑟和平时一样离开教学楼准备回家。然而正当他离开教学楼的时候,一阵风吹过,一堆纸屑如雪花一样从天上缓缓落下。出于好奇,他伸手接下了一张碎纸,尽管字迹有点潦草,但也不阻碍他看出上面写的是什么内容。

I am sick.

I am dying.

看到这些内容,亚瑟的神经突然间被触动,让他不自觉抬头,然后瞬间就和一双蓝眸对上了。蓝眸的主人随意地趴在了窗台,用一只手撑着自己的脑袋,显得相当惬意。他的头发被夕阳染成了橘红,头上那根呆毛很精神地立起来,迎风而动。他的鼻梁架着一副眼镜,镜片后的湛蓝色眼眸也在夕阳的照耀下变得柔和。

看到亚瑟与他视线对上了,他愣了愣神,随后咧开了嘴巴,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好像找到了什么让他开心的东西。

亚瑟愣了一下,情不自禁地捏紧了手中的碎纸,感觉怎样都不能将这上面的内容和眼前的这个满脸笑容的大男孩联系上。更何况,这个人,还叫做阿尔弗雷德·F·琼斯。

 

“所以你把我带到这里是想做什么?琼斯?”

M记里油腻的味道和嘈杂的声音让亚瑟不自觉地皱着眉毛,显然他不太喜欢这样的环境。

“放轻松。”阿尔弗雷德把装满东西的托盘轻轻地放在桌上,很自然地将一杯红茶递给亚瑟。接着他又递了一个汉堡包给亚瑟,“我觉得你大概也需要吃一个汉堡包来放松一下?你的眉毛都皱成一团黑线了。”

“我想我坐在这里不是来听你对我眉毛的评价的?”亚瑟喝了一口红茶,味道如他所想那般难喝,于是他随手放在一边了。

“好吧”,阿尔弗雷德摊手,脸色有点无奈,“我只是想给你封口费而已。”

“封口费?我是知道了你什么秘密……等等,纸上说的那些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怎么可能拿这些东西和你开玩笑?。” 

不,你看上去就像是会开这种玩笑的人。

阿尔弗雷德没有理会亚瑟的反应,自顾自地说下去。

“你看就像无论是多么先进的机器人,核心的控制系统出了故障就没办法动了吧。这和人也差不多,我脑袋出了点故障,大概半年后身体就没法动了,然后就死了,就是这么简单。”阿尔弗雷德咬了一大口汉堡包,褐色的酱汁沾到了嘴边。他吃得津津有味,好像刚刚所说的都是些很微不足道的事情。

但也让亚瑟内心有些感叹,明明是一个拥有完美人生的人,却那么快就要面临死亡。

“你确定和我说这些合适吗?你应该告诉你亲近的朋友吧。”

“我不太想让别人知道,一旦被知道了就没办法做hero啦。我可受不了走到哪都被同情的眼神看着的感觉。虽然让你知道了,但我还是希望你能保守秘密。”

“……我没有泄露别人秘密的兴趣。”

“也是,毕竟你是高岭之花亚瑟·柯克兰,毒舌而又冷酷~”阿尔弗雷德拉长了语调,用咏唱的腔调说出这句话。然后他就受到了亚瑟的汉堡包包装纸的攻击。

亚瑟挑了一下眉,他不意外阿尔弗雷德会知道他,毕竟他很少和人交际,他高岭之花的名声早就传出去了。

“但我知道你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啊。”阿尔弗雷德冷不丁地冒出这样的话,他露出了阳光的笑容,蓝色的眼眸里是快要溢出来的温柔。

毫无疑问,阿尔弗雷德是个很有魅力的人,他这句话成功地让亚瑟脸上发烫。亚瑟微微侧过脸,不去看阿尔弗雷德的脸,说:“琼斯,我没有和你扯上关系的打算,我们之间不过是同级生而已,你不需要这样夸我。”

“好过分,至少也是『知晓秘密的同级生』啊。顺便一提,要叫我阿尔弗雷德哦,亚瑟。”

亚瑟不反驳,觉得该谈的事情已经谈完了,打算找个借口离开了,而此时的阿尔弗雷德思索了一下,突然间换了个话题。

“对了,你有女朋友吗?”

“什……”

听到阿尔弗雷德的话,亚瑟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还没等亚瑟喘过气来,阿尔弗雷德自顾自地说下了。

“看来是没有,那男朋友呢?”

“哈?你这是什么意思?”

“也没有吗?那我们周日就来约会吧!”

“等等,为什么我要和你去约会?”

“就这么决定了!那我们周日早上十点在游乐场门口见吧!不见不散!”

“我的话是传递不到你的心里吗?喂!”

阿尔弗雷德继续无视亚瑟的问题,然后迅速地离开了M记。

 

周日早上九点五十分,亚瑟来到了游乐场门口。

他并没有打算和阿尔弗雷德去“约会”,他站在这里的原因,只是因为他想拒绝这个荒唐的约会,但是没有阿尔弗雷德的手机号码,没有办法联系到他,然后又担心那个KY真的见不到他就不走,所以他干脆就在约好的地点等他,并当面、明确地拒绝与他约会。

真的只是这样而已,亚瑟在内心默默地说服自己,试图想将感受到时间快到而自己好像真的要与阿尔弗雷德约会的紧张心情压下。

突然,背后伸出了一只手捂住了他的眼睛。

“猜猜我是谁?”

亚瑟立刻给身后的那个人一记手肘,背后的人感觉到疼痛,于是松开了手。阿尔弗雷德捂住了刚刚被亚瑟打的地方,有点委屈地看着亚瑟,就像一只摆着可怜表情的金毛犬。

“亚瑟,你下手太重了。”

“毕竟你做了蠢事,琼斯。”

“是阿尔弗雷德,话说亚瑟你来得好早啊。”

“准时是一个绅士的守则。”

阿尔弗雷德搭着亚瑟的肩膀,说:“那我们现在就进去吧。”

亚瑟被阿尔弗雷德微微一推,瞬间就回过神来,想起他今天来的目的。

“我并没有想和你约会的想法,我来这里不过是想明确地拒绝你而已。”

“虽然不想来,但是怕我真的会等不到你就不走吗?亚瑟,你还真的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啊。”

“别说傻话了。”

虽然亚瑟不想承认,但确实是如阿尔弗雷德所说的那样。他的脸暗暗地发红。

“你真的不愿意和我约会吗?“

阿尔弗雷德有点低落的垂下了头,那根金色的呆毛也恹恹地垂了下来,好像亚瑟的拒绝让他很伤心。亚瑟悄悄地挪了一步,阿尔弗雷德也跟着挪了一步。看着眼前那个人就像一只低落的金毛犬那样,主人走一步,就跟着走一步。

亚瑟也承认自己是一个心软的人,只是一天而已,大概也没什么关系吧。这样想着的亚瑟转过身,对阿尔弗雷德说:“只、只有一次,下不为例。”

听到亚瑟的话,阿尔弗雷德突然间振奋起来了,然后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亚瑟拉进游乐园,全然不见刚刚沮丧的模样,亚瑟才知道阿尔弗雷德刚刚在骗他。

“你这个混……”

“哈哈哈!你答应了,就不能耍赖哦,你可是一个绅士呢。”

 

反正在阿尔弗雷德的巨力之下,亚瑟也没法反抗,于是他就这样一直被阿尔弗雷德带着到处玩。也不知道是阿尔弗雷德体力太好还是亚瑟体力太差,虽然阿尔弗雷德因为身体原因不能玩太刺激的项目,但亚瑟还是很快就累了,而显然阿尔弗雷德是不满足,还想带着他到处玩。为了让阿尔弗雷德停下来,他决定要做点什么。他整理了一下脑海里关于阿尔弗雷德的情报,突然间捕捉到了什么线索,让他不禁挑了下眉毛,狡黠地笑了笑。

“我们不如去鬼屋吧。”

“噫!”

听到“鬼屋”两个字,阿尔弗雷德好像被吓得发出了什么奇怪的声音。

“哈哈,鬼屋一点挑战性都没有啊,我们不如再玩一次旋转木马吧。”

“难道旋转木马很有挑战性吗?话说,你不会是害怕了吧?”

“没,没有,作为hero怎么会害怕鬼呢!”

阿尔弗雷德微微抬起头,吹着口哨,假装自己一点都不害怕的样子。

“如果不怕,那就进去证明给我看吧。”

“好啊!”

亚瑟拉着阿尔弗雷德走向了鬼屋,估计是太害怕,阿尔弗雷德全程什么话都没说。当进去的那一瞬间,一切变得昏暗,耳边似乎萦绕着厉鬼的声音和呼呼风声。亚瑟松开了拉着阿尔弗雷德的手,突然“噗通”的一声在亚瑟身边响起,亚瑟停下来看了看,发现是阿尔弗雷德摔倒在地上了。因为才刚刚走进去,还没出现什么东西,自然阿尔弗雷德不会是被什么东西绊倒。那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因为太怂,然后腿软而摔倒了。

亚瑟此刻才真正认识到这个满嘴hero的人到底是有多怕鬼。

“我说,你有那么害怕鬼吗?”

“当然怕了,因为它是拳头打不倒的东西啊。”

所以你评判害怕和不害怕的标准是什么东西啊?

亚瑟把阿尔弗雷德拉了起来,继续往前走,突然间一声女人凄厉的惨叫声,吓得阿尔弗雷德立刻从亚瑟背后抱住了他,然后把头埋在了亚瑟的脖子间。亚瑟被有力的双手抱住了腰,跌进了一个充满男性气息的怀抱,阿尔弗雷德的鼻息全都喷在了他的脖子间,同时他也能感受到身后人怦怦的心跳声。亚瑟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像是被燃烧那样热,如果不是鬼屋内足够暗,或许还能看到他满脸通红的模样。

“喂……你还好吗?”

阿尔弗雷德没有回答,只是蹭了蹭亚瑟的脖子。没有办法亚瑟觉得还是先将现在这个尴尬的姿势给解除了,于是他就一路拖着阿尔弗雷德走向鬼屋终点。

一出去鬼屋,歇了一会,阿尔弗雷德就原地满血复活,继续带着亚瑟到处逛。对于刚刚在鬼屋发生的事情,两人保持沉默不再提。

夜晚,星幕降临,在阿尔弗雷德的百般要求下,两人坐上了摩天轮。

摩天轮缓缓上升,阿尔弗雷德就像一个长不大的小孩子,靠在玻璃那里看着外面的夜景,脸上是止不住的笑容。

亚瑟顿了顿,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问出了一直让他困惑的问题。

“你不觉得把剩余的时间用在我这个姑且还是陌生人的身上很浪费吗?你应该做更有意义的事情。”

“不是哦,今天一整天都很有意义啊”,阿尔弗雷德摇了摇头,蓝色的眼眸里映着点点星光,脸上挂着笑容,“因为是和你在一起啊。”

“你这是什么意思?”

阿尔弗雷德把一根手指放在亚瑟嘴唇上,示意他不要再说了。

“拜托了,亚瑟,接下来的问题就不要再问了,我是不会告诉你答案的。”

阿尔弗雷德褪去平时的嬉皮笑脸,此时他的脸上是相当认真的表情,让亚瑟即将问出的问题突然间卡在他的喉咙,再也问不出来。两人一直保持着沉默,直到离开了游乐园。

因为亚瑟的家离游乐园很远,而阿尔弗雷德家就在附近,于是阿尔弗雷德帮亚瑟叫了一辆出租车,亲自送他离开。临走前,阿尔弗雷德还向亚瑟说了很奇怪的话。

“再见了,亚瑟。”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一天的。”

 

那句再见,似乎就如它的字面意思:“再也不见”。

生活回到了正轨,阿尔弗雷德这个人好像从未出现过在他的生命中。他们继续装作普通的同级生,每天擦肩而过而不相识。其实亚瑟很想问,那天他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他所想的意思。然而每次对上阿尔弗雷德的蓝眸时,那看陌生人一般的眼神刺痛了他,让他问不出口。

反正他们只是普通的同级生关系,就算硬要加上一个形容词,也不过是『知晓秘密的同级生』。而阿尔弗雷德,将会在半年后,迎来生命的终焉,就算答案正如他所想的那样,也不过是徒留悲伤。

但是亚瑟永远没想过阿尔弗雷德会提前离世,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让阿尔弗雷德瞬间走完了他的人生,而他出车祸的原因仅仅是他想救一只即将被车撞的猫。

他不应该现在就死的,即使上帝对他不公,让他早早面临死亡,但他还有半年的寿命作为缓冲。

亚瑟满嘴苦涩,不知道如何形容内心的感受。

他下葬那天,他的朋友和老师都去了,而亚瑟没有去,他不知道该带着怎样的心情过去,也不知道该以什么身份前去。

鬼使神差下,亚瑟走到了阿尔弗雷德的教室,却猛然地撞上了一个抱着箱子的黑色短发男子,然后那人拿不稳箱子,箱子内的东西摔得满地。箱子内一个笔记本被摔在他面前,摊开的那页上的文字让亚瑟立刻将它收到身后。

抱着箱子的那人连忙道歉,并把东西捡起来,亚瑟也帮忙收拾了掉下的东西。

“这是谁的东西?”亚瑟问。

“这是阿尔弗雷德的东西,老师让我收拾一下交给他的母亲。”

东西收拾完,那人便走了。亚瑟也立刻走到了一个无人的地方,拿出了那个笔记本。

翻开第一页,“阿尔弗雷德·F·琼斯”就映入他的眼眸。这毫无疑问,就是阿尔弗雷德的笔记本了,亚瑟随手一翻,发现这个笔记本里面都是阿尔弗雷德写的日记。待他认真一看,他便终于知道阿尔弗雷德内心一直隐藏的秘密。

 

○年△月×日

还有一年就要死掉了,那么在死掉之前就记录一些有趣的事情吧XD

毕竟就这样等死也太无聊了。

 

○年×月△日

今天看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一个粗眉毛的家伙走着走着,突然间好像要避开什么东西那样,走的方向歪了一下,然后自己的左脚被自己的右脚绊倒了,狠狠地摔倒在地上。他摔在地上,很快就立刻爬了起来,四处张望,然后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神色自然地离开了。

我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才不让自己笑出声来,毕竟这平地摔太有趣了。

然后我仔细看了看他摔倒的地方,发现有一只蜗牛在慢悠悠地爬着后,瞬间就明白了,那个粗眉毛是为了不踩到它才会摔的。

他真是个温柔的人啊。

 

×年○月△日

原来那个粗眉毛叫做亚瑟·柯克兰。

听别人说他是高岭之花,平时不和别人说话,一说话就满嘴毒液。

真是个冷酷而又毒舌的家伙。

当然,我还知道他是个温柔的人。

 

△年○月×日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被这个叫做亚瑟·柯克兰的人吸引住了目光。

大概是他那海苔一样的眉毛吸引了我?

哈哈,又来了,他用他的毒舌击退了一个试图靠近他的人。

但在我眼中这个人还真是别扭得可爱呢。

说实话还是不想别人太靠近他呢,我希望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他的可爱之处。

 

×年△月○日

想不明白,为什么我最近都在写关于那个粗眉毛的事情。

本田说,当你很注意一个人的时候,那你大概是喜欢上他了。

所以说,现在这种感觉是喜欢吗?

 

△年○月×日

我喜欢亚瑟·柯克兰。

但我决定把真正的心意藏起来,让我抱着这苦涩的情感躺进棺材。

 

○年×月△日

没想到,被亚瑟发现了我的秘密了。

然后没有经过大脑思考就把他约了出去。

怎么办?怎么办?他明天会到吗?

 

×年○月△日

亚瑟今天竟然到了,我真的很高兴,然后连哄带骗地把他带进去了。

虽然有一点很可恶的是亚瑟竟然拉我进去鬼屋了。

嗯……亚瑟还挺好闻的。

 

虽然最后闹得有点不愉快,但是这一天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一天。今天实在是太幸福了,幸福到马上死去也是可以的。

今天就稍微让我任性一下吧,过了明天,我们的关系就仅仅是同级生,硬要加上一个形容词,也不过是『知晓秘密的同级生』。我们的关系也仅仅点到为止了,毕竟将死之人也没有恋爱的权利啊,只是徒增烦恼而已。

再见了,亚瑟。

我果然还是很喜欢你呢。

 

阿尔弗雷德的日记到此为止,从他们约会那一天结束后,再也没有内容了。亚瑟觉得内心很难受,就像一块巨石放在他心头上,让他喘不过气来。回过神来,已经是满脸的泪水。

或许亚瑟对阿尔弗雷德是有一点心动的。

如果阿尔弗雷德身体没有疾病,也没有遇到那场车祸,那么当他向亚瑟告白的时候,或许亚瑟也会答应了吧,而他们就不仅仅是同级生的关系那么简单了吧。

但是事到如今,还能说什么呢?

他们再也没有机会说出自己的心意。

他们之间,不过是普通的同级生。

就算硬要加上形容词,也不过是『双向暗恋的同级生』罢了。

 

May
29
2017
评论(10)
热度(134)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