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人口

挖坑无数,没有一个是填好的。

一只过气渣文手

扩列请加QQ并标上圈名:546730294

 

只有我们知道

*小甜饼+短小

*复健中……

*请联想各种少女漫画的场景

*这是给葵夜夜的生贺(感觉会不会太迟啦??)

 @葵夜@诗织太太我爱你! 




橘红色的夕阳照入教室,让教室里的一切染上同样的颜色,而空气中的点点尘埃也在夕阳的映衬下闪闪发光。夕阳将两人的影子拉长,橘红色让两人脸上的红晕变得更加明显。安静的教室里只余心脏快速跳动的声音,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暧昧的氛围。

金发绿眸的少年抿着嘴唇,如同森林般绿得深邃的眼眸盯着地板,不敢望向自己正前方的那个人。而金发蓝眸的少年似乎是听到什么而一副震惊的样子,声音有点颤抖地说:“亚、亚瑟……你再说一次?”

“我是说,我也喜欢你,我可以和你交往。”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啊,笨蛋。”

亚瑟始终没有去直视阿尔弗雷德,右手紧紧捏住了书包的带子,好像透露他内心的紧张,但是坚定的声音还是给予了阿尔弗雷德答案。而听到回答的阿尔弗雷德似乎感觉到热浪冲上脑袋,让他没法冷静地思考。于是他用手捂住自己的嘴来抑制住内心的呐喊,装作冷静地点了头,但是那双湛蓝色的眼眸里是无法掩盖的喜悦。

 

 

 

阿尔弗雷德还是无法相信,暗恋许久的人答应和他交往了。

他总觉得自己还是在做梦,眼睛下的两道黑青色证明了他一夜没睡,他也不知道自己掐了多少次大腿来证明自己没有做梦。此刻的他满脑子都是“亚瑟说他喜欢我”“亚瑟答应和我交往了”并且开启了无限循环。他现在好像看什么都是粉红色,脚下轻飘飘的,脸上的热度始终没有消散。

阿尔弗雷德慢悠悠地来到学校门口,而一道熟悉的身影和他同一时刻踏入校门。看到心爱的人出现,阿尔弗雷德自然是想热情地和他打一声招呼。

“亚瑟……”

阿尔弗雷德的后半句还没有说出口,亚瑟便已转过头,然而他的脸上并不是看到恋人时的那种表情,而是冷酷到极致并带着点僵硬的表情。视线没有在阿尔弗雷德身上多停留几秒,然后快速地离开了,给人一种好像要避开什么讨厌的东西的感觉。

阿尔弗雷德停在原地,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难道昨天的表白真的是一场梦?

如果是一场梦那还算是好的,那就只是回到两人是朋友的那种状态。但是亚瑟的那种态度,分明就是他做了什么让亚瑟讨厌的事情。又一次看着亚瑟不断远离他的阿尔弗雷德默默地想着。

他实在是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让亚瑟逃得那么快,亚瑟好像装了感应器,一感应到阿尔弗雷德在靠近他的时候就像兔子一样逃了,连擅长运动的阿尔弗雷德都追不上他。难道是亚瑟已经知道他暗恋着他,然后觉得有个同性喜欢上他很恶心于是他就跑了?阿尔弗雷德越想就越觉得是这样,内心就好像被刀剖开,留下满地的血。

已经结束了。

他无力地靠在墙上,眼前一片模糊,脑袋的温度始终没有降下,过高的温度让他头脑刺痛,最终在众人的惊呼中倒下。

迷糊中,他好像看到了一双他最爱的绿眸,熟悉的声音带着焦虑在他耳边响起。

“阿尔!”

 

 

 

阿尔弗雷德微微睁开眼睛,橘红色的夕阳又一次映入他的蓝眸,那是如此熟悉而又美好的颜色。大概目测了一下,他应该是在保健室吧,而且按照现在的时间,他应该是睡了一天吧。阿尔弗雷德感觉自己的身体有点僵硬,特别是左手,好像被什么东西握住一样,于是他微微活动着身体,而他这一举动弄醒了他旁边的人。

那人抬起头来,阿尔弗雷德愣住,说:“亚瑟,你怎么会在这里……”我以为你讨厌我了。

亚瑟紧紧握住了阿尔弗雷德的左手,没有等阿尔弗雷德说完,便劈头盖脸地骂了阿尔弗雷德一顿。“你这笨蛋,昨晚为什么没有睡?你倒下的时候吓死我了。平时的你总是那么精力充沛,突然就晕倒了,我、我还以为你身体出现了什么问题,想了很多乱七八糟的……”说到最后,还红着脸小声地补充了一句,“如果你真的出事了,那我怎么办?”

“等等,我们两情相悦然后交往了什么的不是我的梦吗?还是说现在就是我的梦?”阿尔弗雷德一边说着一边准备去掐自己的脸,亚瑟立刻握住了他那一只要掐自己脸的手。

“当然是真的啊。”

“那你今天为什么都一直避开我,一副不想看到我的样子?”

在阿尔弗雷德的逼问下,亚瑟抿了抿唇,许久之后口中才慢慢地挤出几句话。

“因为太喜欢你了啊。”

“因为太喜欢你,所以觉得很害羞,整个人的表情都变得僵硬。而且每当我靠近你的时候,我都忍不住去牵你的手,和你做些亲密的动作。但是我们是同性,在公众面前像异性情侣那样做还是让我觉得很害羞,而且我也不想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所、所以我就避开你了……”

说完后,亚瑟的脸变得通红,微微低着头不去看阿尔弗雷德,被亚瑟的各个方面都萌到的阿尔弗雷德也是满脸通红,内心是无限的甜蜜。

随后他笑了笑,挣脱了亚瑟的手,然后抓起了床上的白色床单盖在了亚瑟的头上,没有放开手,脸在一点一点靠近亚瑟。亚瑟也没有后退,充满爱意的绿眸映着心爱的人不断放大的脸。阿尔弗雷德温柔地亲吻着亚瑟,显得那样的缠绵,好像在对待着他最心爱的宝物。

亲吻完后,亚瑟就立刻用床单捂住自己的脸,只露出自己的眼睛,床单下的脸早就热到能烫熟鸡蛋。

阿尔弗雷德被亚瑟的反应逗笑了,露出阳光般的笑容。

“我也不愿意暴露我们的关系啊,毕竟我也不想让别人看到有这样可爱表情的你。”

“所以,这是只有我们知道的恋爱哦。”


January
25
2017
评论(8)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