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人口

挖坑无数,没有一个是填好的。

一只过气渣文手

扩列请加QQ并标上圈名:546730294

 

宿敌

*写给自己19岁的生贺

*Alpha米×Alpha英 

*没有一点卵用的ABO设定(呸 

*急刹车:P

*其他米英文

 



熙和的阳光照入办公室内,暖洋洋的感觉让希尔元帅身心舒畅。暂时没有战事及公务烦着他,让他难得有一些空闲时间。他按着步骤,慢条斯理地泡着红茶,就像一个悠闲的老人。正当他准备喝那杯醇香的红茶时,一个军官冲进他的办公室。

“不好了,元帅大人,琼斯上将和柯克兰上将又打起来了!”

元帅一下子把红茶喂给了自己的白衬衫。

 

元帅还没来到两人斗殴的地点,他已经感受到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Alpha信息素。

一方是狂热、暴躁,充满野兽般的侵略感,另一方则是理智、冷静却又不失一丝野性。两种本应相互排斥的信息素此时正交织在一起,互不相让,似乎都想将征服对方,把对方压在身下。

等等,压在身下这种感觉真的没问题吗?元帅有点怀疑自己的感受。

元帅来到现场,围着两人的士兵们在看到元帅的到来都纷纷停止了喝彩,默默为元帅让出一条路。然而正在斗殴的两人并没有因此而停下动作,而是越发狠劲。

金发绿眸的男人像凶猛的猎豹,抬起腿踢向对方头部。略粗的眉毛紧锁,配合着翡翠般的眼眸和紧抿的薄唇,透出一丝戾气。尽管他穿着白色的礼服衬衫,他的动作依旧没有被束缚,流畅而优雅,还显示出了他姣好的身材,让人不得不感叹他确实是帝国的全民男神。

而金发蓝眸的男人面对这又恨又快的招式,依旧是不紧不慢,微微挑眉,用粗壮有力的手臂格挡了对方的踢腿。他倒是没有还手,任由对方攻击。仅穿着黑色背心的他露出了蜜色的肌肉,因为刚训练时流下的汗珠还挂在身上,为他增添了一丝阳刚之气。他的气势丝毫不比对方要弱。

说是斗殴,看上去更像是一个人在打另一个人挨打。

 

众所周知,亚瑟·柯克兰与阿尔弗雷德·F·琼斯,就是天生的宿敌。

他们同是帝国的保护神,天赋异禀的战争之才,本应惺惺相惜,然而他们背后代表的是不同的利益与立场,这也从客观上让两人站在了对立面。

性格不合亦是一个重要原因。亚瑟·柯克兰是贵族,而阿尔弗雷德·F·琼斯是平民,贵族厌恶平民的粗鄙无礼,平民厌恶贵族的清高古板。再加上琼斯上将带领的是帝国第一军团,而柯克兰上将带领的是帝国第二军团。Alpha只臣服于比自己强大的Alpha,而两个战斗力不相上下的Alpha自然是谁也不愿意臣服于谁,但是第一和第二的头衔还是分了个上下。

于是两人相斗了近乎五十年,几乎每次见面都得找个理由吵架撕逼,而打架斗殴也成为帝国的常态。如果两人不撕逼,大概帝国的子民们会觉得今天要下红雨了吧。

不过如果没有人阻止他们,他们能够打到天荒地老,而偏生因为军衔太高,大概也就只有元帅大人能镇得住他们。元帅大人突然觉得自己心脏有点不好。

 

“柯克兰上将,你需要对我这么狠?我明明是夸了你啊。”

琼斯上将带着阳光般的笑容,硬生生地抗下柯克兰上将的攻击,湛蓝如海的眼眸在阳光的折射下带着点点星光,显然也没有认真去打。

听了琼斯上将的话,柯克兰上将那白皙的脸上瞬间出现了点点红晕,似乎是恼羞成怒了,攻击也愈发凛冽。

“琼斯上将,我并不认为漂亮这个词语可以用在一个男性Alpha。”言语间带着咬牙切齿的意味。

琼斯上将哈哈一笑,“这可是我真实的想法啊,特别是……”

“闭嘴。”

元帅大人莫名觉得他们有点像是夫妻拌嘴,不不不这一定是错觉。

尽管这是他们的日常,元帅觉得还是得阻止一下的。他咳了一下,然后两位强大的Alpha立刻看着元帅,眼神中还带着点被打断的不满。

“柯克兰上将,据我所知你接下来需要赴一个重要的宴会,时间已不早,你还是尽快去吧。至于琼斯上将,我有些重要的事情找你,你现在就跟我到办公室。”

“是,元帅。”

柯克兰上将穿上礼服的外套,转眼间由凶猛的猎豹变为优雅的鹿。脱下的白手套也重新戴在了手上,手套与衣袖之间露出了绝赞的绝对领域。琼斯上将见状,轻佻地吹了一声口哨,自然也得到了柯克兰上将的一枚白眼。

正当他还想说什么,元帅的一声“琼斯上将”打断了他,于是他只好撇了撇嘴,但是蓝眸还眼巴巴地看着柯克兰上将。柯克兰上将微微昂起了头,眼神望了望远处的元帅大人,示意琼斯上将快点跟去。然后琼斯上将转过身去,眼睛在柯克兰上将停留了几秒,就跟着元帅走了。柯克兰上将叹了一口气,也离开了。

有点八卦的女军官们把他们的互动收入眼帘,顿时激动不已。

“啊啊总觉得他们刚刚的互动好萌啊!这对战神×男神的cp我吃了!”

“反正这么多年了两个人都没有找到配合率到百分之六十的Omega,干脆就在一起吧!”

“想太多啦,他们可是宿敌呢……。”

 

没走太远而且耳力比较强的琼斯上将抿了抿唇,他们两个可不只是宿敌而已啊……

 

 

阿尔弗雷德大概是累坏了。他被元帅安排了大量工作,饶是他体力不错,能够不间断地处理工作,也是零点才能回到家中。至于他这么急切地要回到家中,当然是因为家里有等他回家的人啊。

阿尔弗雷德打开了家里的门,就闻到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糊味,那是他熟悉的味道。他走进客厅,悄悄地从后面抱住正在沙发上看书的金发绿眸的上将。

“亚蒂。”

阿尔弗雷德把头埋进亚瑟的脖子,像只金毛犬那样嗅着那股红茶与玫瑰混合的香气。而亚瑟也没有推开阿尔弗雷德,耳朵微红,应了一声。然后便捏了一下阿尔弗雷德的脸,说:“饿了吗?想吃东西吗?”

阿尔弗雷德“吧唧”地亲了一下亚瑟的脸颊,“我饿了,想吃你。”

“少贫嘴,我做了司康……你、你那嫌弃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亚蒂,你不能毒害你的亲夫。”

“要打架吗?”

阿尔弗雷德握住了亚瑟的双手,宠溺地笑了笑,“不打不打,反正就算亚蒂喂我毒药我也吃了。”亚瑟收起了双手,黑着脸用力掐了一下阿尔弗雷德腰间的肉,引得阿尔弗雷德直呼“好痛”才肯罢手。

 

吃饱后的阿尔弗雷德与亚瑟坐在了沙发上,亚瑟端正地坐着看书,腿上还盖着羊毛毯子。而阿尔弗雷德则是慵懒地躺在了亚瑟的大腿上,似乎是有点讨厌亚瑟太过专注于书本,他近距离看了看亚瑟的腿间,便坏心眼地抓住了那一处。亚瑟被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到了一跳,正当反抗时,四肢被阿尔弗雷德压制。他们的脸靠得很近,炽热的气息喷向对方的面容,浓烈的信息素味道似乎将他们带入了一种奇妙的状态。处于下方的亚瑟的呼吸越发加重,脸上布满潮红。

而阿尔弗雷德用手指轻轻抚摸着亚瑟后颈,问“柯克兰上将,今晚可以吗?”

尽管处于劣势,亚瑟也不失一丝气势,他舔了舔唇。

“我准许了,琼斯上将。”

 

 

最了解你的人,永远是你的宿敌。

因为相互敌视,所以相互了解。

因为相互了解,所以相互信任。

我与你,殊途同归。





December
19
2016
评论(22)
热度(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