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人口

挖坑无数,没有一个是填好的。

一只过气渣文手

扩列请加QQ并标上圈名:546730294

 

You're all I am thinking of

*短小君

*温馨

*啥?填坑?风太大我听不到!


“啪嗒”。

黑色签字笔掉落在桌上发出的清脆声音在会议厅显得相当突兀,或者说这是相当的不礼貌。然而在场的人——那些身份或多或少都有点尊贵的人,不敢望向那个把笔掉落的人。

只因那人是他们的祖国,他那高贵的身份可以让他做任何事。

阿尔弗雷德若无其事地捡起了那支签字笔,蔚蓝如海的眼眸望着桌面的文件,继续转动着手中的笔。

一身黑色的西装被阿尔弗雷德穿得整整齐齐,连金发也是梳得服服。他向来阳光开朗的一面似乎被正装困在他的体内,此时的他是一副精英分子的模样。

然而看似认真,实则是心不在焉。相识阿尔弗雷德许久了的上司深谙这一点。

那么阿尔弗雷德在想什么?
除了大西洋对岸那个岛国,还能有谁?

阿尔弗雷德很想念亚瑟。
距离上一次见面不过是过了二十四小时,而对他来说却好像过了十年,五十年,甚至一百年。就算是三百岁的他,在谈恋爱的时候还是和十九岁的小伙子那般。

糟糕透了,却很甜蜜。

想着亚瑟。
想着他那凌乱而松软的金发,特别是早上刚醒来时翘起的鬓发;想着他那双祖母绿的眼眸,特别是生气时充满活力的眼神;想着他淡色的嘴唇,特别是被晶莹的液体浸红的颜色;想着他白皙的肤色,特别是染上情欲的色彩时的皮肤;想着他笔直的背部和消瘦的腰身,特别是被猛烈击撞时拱起的弧度;想着他挺翘的臀部,特别是那个被注满的地方。

每一天,每一小时,每一分,每一秒,阿尔弗雷德都想着亚瑟,亚瑟就是他的一切。

You're all I am thinking of.

阿尔弗雷德拿起了手中的文件快速扫了一眼,然后安排下所有事情,便径直走出会议厅。而试图拦住阿尔弗雷德的助理在上司的示意下放弃了,任由阿尔弗雷德离开。
于是他带着思念,登上了跨越海洋的飞机,寻找心中的爱。

香气浓郁的玫瑰园里,亚瑟修剪着杂草,然而他脚下更多的是尚未开花而被他主人无意中剪下的玫瑰。
亚瑟感受到周围气流的变化,听到上空传来的声音。一架直升飞机从天而降,飞机还未着地,思念成疾的阿尔弗雷德跳了下来。如此危险的动作自然赢得了亚瑟一个白眼,而阿尔弗雷德对此只是咧嘴露出个阳光的笑容。

“笨蛋,你怎么来了?不是刚见面了吗?”亚瑟看了看到处沾了点泥巴的自己,以及还未脱下西装的阿尔弗雷德,然后便躲开了他的怀抱,转而帮他整理衣领和领带。

“因为我很想你。”
阿尔弗雷德一点都没有被别人躲开怀抱的尴尬,而是抓起亚瑟沾着泥巴的手往自己身上蹭了几下,丝毫不介意将身上昂贵的西装弄脏。
当然,这样的举动还是赢来了亚瑟的白眼。

阿尔弗雷德嘿嘿一笑,带着恋爱时特有的傻气,一下子抱住了亚瑟。他把头埋在亚瑟脖子间,像金毛犬那样蹭着,贪婪地闻着红茶与玫瑰的香气。
而亚瑟一脸无奈地抱住阿尔弗雷德,在他头上揉了几下以示安慰。

“笨蛋,我也想你。”

You're also all I am thinking of.

October
17
2016
评论(16)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