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人口

挖坑无数,没有一个是填好的。

一只过气渣文手

扩列请加QQ并标上圈名:546730294

 

两瓶风油精戏说米英

一号:大家好,我是诗织家的风油精。


二号:大家好,我是葵夜家的风油精。


一号&二号:在这里给您拜年了!


一号:等等,好像有点不对,今天是七夕啊!比巴西少一夕的七夕啊!


二号:有道理。


一号:二号,你知道我们为啥会在这里讲相声吗?按理说我家主人那个米英极度狂热厨不应该和他家的葵夜撸米英文吗?


二号:你说。


一号:诗织,我家主人说,今天是中国人的七夕,歪果仁过什么七夕呢,要过也是他过啊。于是他就立刻把电脑扔给我,说风儿你就帮我撸个文,七夕我要和葵夜过了啊~bye。


二号:摊上这样的主人你也够呛的。


一号:你说我一瓶风油精能写出啥东西来了?除了有毒就是有毒啊?我又不像我家主人那样隔着个次元还能YY出那么多故事来啊。


二号:那要咋办?


一号:没法子了,我只好硬着头皮上了。我只好发挥我们风油精一族的天赋:讲相声。 我们现在就来戏说一下米英吧。


二号:合着我们有这个天赋?


一号:我说有就有!别注重这些细节!


二号:行,你说了算。


一号:米英……你都知道吧,我们俩主人都爱的cp。这可是APH界一大热的cp。


二号:真厉害。


一号:要说这米嘛,不是家里的泰国香米那么low的东西,而是有着一米八大长腿的大米!


二号:这还能吃吗。


一号:吃啥,这是用来看的!这米嘛,有个俗名,叫阿尔费雷德·F·琼斯,大名叫美/利/坚/合/众/国。我们可以叫他二肥或者琼总。


二号:嘿,这两个名字差别有点大啊。


一号:甭管这个。琼总身高177cm,听说还能继续往上窜。他那大长腿啊,啧啧,大腿一迈就可以征服世界。那大diao,啧啧,啪啪作响,就可以征服眉毛。


二号:你这一言不合就开车了啊。话说说好的一米八大长腿呢?


一号:你知道我们两个人之间最遥远的距离是什么吗?


二号:这……不知道。


一号:最远的距离不是我站在你面前而你不知道我爱你,而是阿米的腿啊!!!阿米脖子以下全是腿啊!!!全是腿啊!!!哈哧哈哧哈哧^q^


二号:别流口水,那风油精的味辣眼睛。


一号:你这不对啊,咋自己嫌弃自己了啊?


二号:好好好我的错,你继续。


一号:充满活力,个性张扬,是想到什么就会去做的速攻行动派,富有正义感的超大国;性格稍微有点强气过头,有些自大并很能折腾,聒噪追求现代化,自称是领导世界的HERO。这就是百度百科形容的柯克兰家的阿尔


二号:的确有成为一代男神的资质。


一号:不过这么多字我们只要知道一个词就行:精♂力旺盛


二号: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风油精。


一号:接下来该说到这英是咋回事了吧?


二号:没错,你说。


一号:这英嘛,俗名亚瑟·柯克兰,大名就是大什么什么鬼,简称英/国


二号:咋到这里就直接简称呢?


一号:突然间就忘了。


二号:你这就不对了。


一号:甭管对不对!继续!说到英嘛,最著名就是他独特的粗眉毛了。


二号:怎么个独特法?


一号:这样说吧,眉毛的眉毛以下全是眉毛。


二号:这句话还有点绕。


一号:他的性格嘛,就是傲娇,毒舌又好强,偶尔还有点迟钝,还容易寂寞。


二号:这有点萌啊。


一号:还不止,他那腰那臀那腿,啧啧,可以征服世界。眉毛真是好腿好臀好腰啊简直是引人犯罪啊哈哧哈哧哈哧^q^


二号:你先擦下你流下的风油精吧。


一号:他的外号还特别多:APH第一大傲娇,APH专用舞姬之一,工口大使。


二号:工♂口大使。


一号:呔,你这风油精咋这么污呢?


二号:嘿,这是谁先开的车?你污就行,我污就不行?


一号:因为我是风油精之王,能够合法污。


二号:你咋就成王了呢?


一号:就凭我是一瓶会说相声的风油精!


二号:行,你有毒,你继续。


一号:说到英嘛,就不得不说他的料理了。


二号:都知道,黑暗料理嘛。


一号:还不止,他的黑暗料理大概是世界上成本最低的化学武器了。


二号:你这黑得有点过分了。


一号:哪过分了啊,我接下来说的才是重点啊!问题是,这样的化学武器,只有阿米一个人吃得下去。这大概就是真爱吧。


二号:如果这都不算是真爱。


一号:感觉我们到现在都还没说关于他们两个的故事呢。


二号:确实。


一号:说再多还不如直接演吧。


二号:原来正文在这里?


一号&二号:接下来请收看,两瓶风油精演绎的架空米英故事《今天的风油精辣你眼睛了吗》






正文

↓↓↓




一个夏天,在寂静的商店里,已经装了好几年的风扇虽有点掉漆,但是它仍然兢兢业业地为店里驱散着热量。货架上的商品正在被主人摆得整整齐齐,这大概是主人无事可做时的消遣。柜台上慵懒地躺着的猫闭着眼睛,享受着这悠闲的夏天。

阿尔弗雷德自认为他是一瓶独特的风油精,是一瓶注定拯救世界的风油精。

为什么他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先不说阿尔弗雷德那比其他风油精都大的瓶子,他瓶盖上冒出的一撮金色呆毛就足以显示出他的不凡。他肚子里的风油精比其他的风油精还要浓,还要辣眼睛,这说明他的能力很强。这样强大的风油精不拯救世界,难道要留在这里成为咸鱼吗?

然而阿尔弗雷德找不到任何离开这个货架的方法,因为他不能动,只能静静地站立在货架上,等待有人将他买下来。他不甘心就这样成为一瓶默默无闻的风油精,他希望成为一瓶被世人记住的风油精。

阿尔弗雷德对面那包长毛的王耀辣条对他的梦想嗤之以鼻,不仅是那包辣条这样做,就连他身边很多小伙伴也是这样想的。

朋友的不支持让找不到离开方法的他更加受挫了。


正在阿尔弗雷德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间,一瓶小小的风油精被摆在了阿尔弗雷德的身边。

按理说,那个有强迫症的主人是不会这样摆的。所以这瓶风油精肯定是某些客人拿了出来又摆回去了。阿尔弗雷德是个十分热情的风油精,身边出现了不认识的风油精,他肯定是要先打个招呼。

“嘿,你好,我是阿尔弗雷德,你叫什么啊?”

那瓶小小的、瓶子外面还画了六条加粗的黑线的风油精瞥了一下他,神色冷淡,绿色的风油精似乎有点黯淡。

“亚瑟。”

“亚瑟好冷淡啊……我们来聊一下吧?我的梦想是要走出货架,成为拯救世界的风油精!你呢?”

“走出去……你是说你要离开这里吗?”

不知为何,说到离开这个词语,亚瑟肚子里的风油精折射出七彩的光芒,似乎很高兴。

“没错!我不想呆在这里,我想出去看更大的世界!亚瑟也是这样想的吗?”

“恩。因为我想为人类的料理界作出巨大的贡献!“


凭借着这个话题,两瓶风油精越聊越开心。阿尔弗雷德是第一次看到有赞同自己理想的风油精,他觉得亚瑟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他是那么的特别,那么的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阿尔弗雷德爱上了亚瑟,他不知道这种感情对不对,而且这感情来得太快,但是他就是爱上了他。上后面没有哲学符号的那种爱上。

两瓶风油精的感情不断升温,可是好景不长,这瓶碍了主人眼的风油精很快就被放回原处了。在亚瑟回去的那一刻,阿尔弗雷德对他大喊:“亚瑟我喜欢你好久了!你放心,就算粉身碎骨,我一定会去找你的!”

亚瑟流下了几滴风油精,对阿尔弗雷德说:“笨蛋,我也喜欢你!我会等你的!就算找不到我也没关系,只要你完完整整就足够了!”

阿尔弗雷德实在是忍受不了这种不能动的身体了,他再强壮又有什么用,在人力面前,他还是如此渺小,连自己心爱的人也保护不了。这样的他,还怎么能做亚瑟的HERO,怎么拯救世界?

于是他不断努力地训练自己,日复一日。


最终,皇天不负有心人,他,阿尔弗雷德,成为了一瓶会走的风油精!!

他在心中默念,亚瑟,等我,我现在就来找你。


亚瑟是在一阵喧哗声中醒来,他睁开了眼睛,一瓶驾着七彩云彩的风油精缓缓向他走来,那翘起的金色呆毛迎风而立,那是阿尔弗雷德!

亚瑟默默地流下几滴风油精,全然不顾其他东西被辣眼睛的感受。

阿尔弗雷德迈着小短腿向前抱住亚瑟,他用自己的瓶子碰了一下亚瑟的瓶子,咣当一声,那是愉悦高兴的声音。

“亚瑟,我来了。”

“恩。”

“我会带着你离开的,和我幸福地在一起吧。”



话音刚落,亚瑟突然发现他被一个小孩子的手提了起来,阿尔弗雷德也惊恐地望着那只手。突然间,那只手松开,伴随着小孩子的叫声,那瓶风油精碎了……

“亚瑟……亚瑟!”

阿尔弗雷德看着在地上碎成几块的风油精,空中弥漫着亚瑟的信息素,他也默默地流下了几滴风油精。就算他成为一瓶会走的风油精,在人类面前,他依旧这么渺小,保护不了亚瑟。于是他纵身一跃,跳出货架,和亚瑟一起摔碎。

碎裂的两个瓶子,他们流出的风油精混合在了一起,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悲伤的气息,以及辣眼睛的味道。

“亚瑟,我们终于在一起了。”

“恩。”






“什么味道?”

“什么味道?”

正在低头说话的两人,抬头望着说出同样的话的对方,他们中间放着的是两瓶碎了的风油精。

左边那个是金发蓝眸的男人,戴着眼镜,一条金色的呆毛翘起。

右边那个是金发绿眸的男人,白皙的脸庞上横着两条粗眉毛。

那随着空气弥漫的风油精仿佛是飘入了他们的双眼,辣得他们的眼眸里似乎只能印出对方的身影。他们似乎找到了前世的爱人,想起了所有的一切。于是他们相拥在一起,祝福着这幸福的时刻。


风油精的味道,那是恋爱的味道。




什么?七夕节没有人陪你?你还是一只可怜的单身汪?赶快把风油精滴在眼睛里,邂逅属于你的前世恋人吧!一瓶风油精,不要998只要9.98!这样的心动价,还不快来订购?




二号:讲道理,原来这是一个广告?


一号:嘿嘿嘿嘿嘿七夕快乐!!


二号:好吧……七夕快乐!!

August
09
2016
评论(34)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