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人口

挖坑无数,没有一个是填好的。

一只过气渣文手

扩列请加QQ并标上圈名:546730294

 

【重修】欢迎来到黑塔利亚精神病院

并不是更新!并不是更新!并不是更新!

想要填坑然而发现自己原先写的太辣眼睛,于是我打算把前面写的再写一遍。同样会增加很多细节性的东西。

内含cp:(路人)露普+极东、米英(主)

如果不怕辣眼睛的话,可以看没修过的文……

1    2    3    4    5    6    7

米英文集


00

橘黄色与紫红色糅杂在一起,形成日落前最美的景色。鸟儿纯白的翅膀被夕阳铺上绚丽的外衣,让它带着歌声与色彩向着远方飞翔。

而如此美丽的景象此时此刻映在一个站在天台上的人的眼眸中。晚风轻轻吹拂着他金黄色的头发,那双蔚蓝中带着点绿色的眼眸注视着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眼眸中仿佛是混入了被碾碎的繁星,闪闪发光。

他微微扶起自己的眼镜,嘴角微微翘起,蓦地发出一声感叹。

“原来,已经过了那么多年啊。”

“很快,我们就能见面了。”

“希望一切,如你所愿。”

 

 

01

同样的天空下,有着另一个人的故事。

“接下来,是地球国新闻联播……”

电视传来的声音与刀叉碰撞碟子的轻微声音混在一起,回荡在这个不足三十平米的客厅里。花瓶上插着的红玫瑰还带着清晨的露珠,花香与红茶醇厚的气味为亚瑟·柯克兰愉快的心情加上了一分。

当然,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烤焦的糊味,来源是碟子上那堆被马赛克的不明物体。

今天的亚瑟特别高兴,因此早餐要比平常糊味更加浓郁。

而他高兴的原因自然是他终于找到工作,打破了他那三个愚蠢的哥哥想要看自己笑话的企图。

是的,他那三个愚蠢的哥哥,特别是斯科特·柯克兰,竟然在亚瑟顺利完成自己的学业后就把他赶出家门,他还美其名曰说既然该学的都学完了那就出去工作自己养活自己不要回来了……

 

“反正你在我们这里是多余的,你有你该去的地方。”

同样是绿色的眼睛,却是带着蔑视的意味,从上而下地俯视亚瑟。亚瑟抿了抿唇,眼里是倔强的色彩,然后他捡过自己的行李,背身慢慢地离去。出于泄愤的目的,亚瑟向斯科特比了个国际通用的骂人手势,而同样出于泄愤的目的,斯科特将原本好心打算给予亚瑟的生活费在他面前不带点犹豫地撕了。

看着黑着脸离开柯克兰家大门的亚瑟,斯科特单手插入裤袋,不满地踢了下半开的门,然后拿起了手机拨打了某个电话。

 

潇洒离开柯克兰家的亚瑟在摸遍全身后发现自己竟没有带任何零钱,然后便失落地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正当亚瑟在烦恼自己如何解决住宿和吃喝问题时,一只泰迪熊被一个气球系着飘到亚瑟面前,亚瑟下意识就接住了泰迪熊,当然,他并不是因为这只泰迪熊太可爱了才会去接住的。然后一张纸片进入他的视线中。

“致亚瑟·柯克兰,鉴于你在医学院的优秀表现,黑塔利亚精神病院决定聘请你为正式医生。包吃包住哦~啊,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哦~反正你也在为住宿什么的烦恼不是吗?~☆”纸片的末尾还附上了联系电话。

虽然这怎么看都像是个恶作剧,而且那火大的话是怎么回事?但是亚瑟他现在确实处于困境中,没有办法解决自己的住宿和吃喝问题,而只要打了这个电话,这个问题便会解决了。就算是个恶作剧,大不了当对面那个人说你妈上天了的时候他回一句你小弟弟炸了就好了。

亚瑟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拨通了这个电话,低沉如大提琴一般的声音传入耳中,他凭借着口音大概推断出对面那人是德国人,不是那种随便开玩笑的人。在亚瑟说明来意后,一段迷之沉默,然后那人就告知他可以第二天来上班以及其他关于员工宿舍的有关事项。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

一切都水到成渠,仿佛上天早已有了安排。

总之,亚瑟·柯克兰成为了黑塔利亚精神病院的一员。

 

 

黑塔利亚精神病院,如名字所言就是个专门收留精神病院的地方。而他的不同之处在于他只会收特定的精神病人,而且从来都只有它主动收人。至于这样做的原因,至今仍没有人知道。而相反,它里面的职工是可以主动应聘,只要足够优秀,应聘人就可以成为其中一员。虽然黑塔利亚精神病院的做法相当奇怪,但这丝毫不会影响它是全世界拥有最完备设施的精神病院之一。

亚瑟来到精神病院门口前,优雅别致的装潢让这间精神病院不像是收留许多精神病人的地方,相反有点像专门度假休息的地方。门口没有多少人,只有清洁机器人在兢兢业业地做着他该做的事情,以及魁梧的保安大叔在瞪着来往的人。

亚瑟在机器上刷了一下自己的员工卡,很快一个梳着大背头的金发蓝眸的男子出现在他面前。他介绍自己是路德维希,这个医院的院长,亚瑟将由他带领着去了解这间医院。听到这位院长级人物将要作自己的导游,亚瑟变得有点拘谨,不希望自己做出会给这位院长带来不好印象的行为。

“柯克兰医生,你不需要这么拘谨。每一位来到这里的医生我都会带着他了解这间医院,你并不是例外。所以请放松心情,不需要紧张。”

看出亚瑟正在紧张的路德维希很快做出解释,而这一句话很好地舒缓了此时亚瑟紧张的心情。

“劳烦了。”

 

路德维希正如他那严谨的外表,他也是同样有一颗严谨认真的心。他十分认真地带着亚瑟逛了几个地方,让亚瑟了解到许多东西。

在走过一段路后,两人步入中庭的花园,仿佛天堂一样的景观映入亚瑟的眼眸,这里清静的氛围让他内心变得沉静下来。

“这里是我们医院里可以算得上比较清静的地方之一,倘若病人情况良好,我们一般会带他们来这里散步。毕竟适当的室外活动也有助于病人的恢复。”

伴随着清脆的鸟鸣声,路德维希低沉的声音响起。不过令人奇怪的是,这令人愉悦的背景音中,掺杂了些不明的、而且令人发怵的声音。

“korukoru……^L^”

声音就算了,为什么连颜表情也具象化变得能听出来了?

亚瑟回头一望,只见一坨散发出不明黑气的物体坐在角落。亚瑟扯了扯路德维希,示意他看向角落。

“这个是……”

“我?我一朵来自西伯利亚的向日葵~现在正在光合作用中。”还没等路德维希作出任何反应,眼前穿着白色病服像神经病一样阿不对好像原本就是神经病大热天围着围巾的白金发男子笑眯眯地说。

“呐,^L^小鸟君的弟弟桑,你又是来给露西亚送来新的养料吗?正好我饿了~放心,养料君,我会让你不带一点痛苦地成为我的养料哦~诶嘿~”男子带着黑气的紫眸直直地看着亚瑟。

……你不是向日葵是食人花吧。

路德维希瞬间露出胃痛的表情,说:“那个……伊万,我哥哥呢?”

“我吃掉啦~竟然说着有个电视节目忘记看了我先回去看了然后就把我丢在这里了在小鸟君的心里竟然有比我更重要的东西这是不是不可原谅呢既然这样就干脆成为我的养料和我合为一体不是更好吗korukoru……”

“对不起!我替我哥哥向你道歉!!!”

路德维希迅速拉起亚瑟就跑,留伊万一人在原地继续他的“光合作用”。

 

待到看不见刚刚那个冒着黑气的人,路德维希才停了下来。

“对不起,让你看到我的失态了。”

“刚刚那个是谁?”

“那是3号病房的病人伊万·布拉金基斯,负责他的医生是我的哥哥基尔伯特·贝什米特。说实话他们两个都是让人头痛的人。”路德维希扶额,脸色发紫,好像很胃疼的样子。

“请往这边走,这里就是办公室。”

还没走到门前,一个个子稍矮的黑发男子便打开了门,纯黑色的眼眸在看到亚瑟那瞬间似乎顿了顿,然后把目光转移路德维希身上。

“你好,路德先生。”男子礼貌地向亚瑟身边的人问候,温润的嗓音让人感觉十分舒服并心生好感。然后他同样带着礼貌而又不显得疏远的微笑看着亚瑟。

“这位是?”

“这位是新来的医生,亚瑟·柯克兰。”

“初次见面,柯克兰先生,在下是本田菊。”

“你好。”

撇去刚刚遇到的那位精神病人,目前为止他所遇到的两个人看上去都是认真严谨的人,这让他对黑塔利亚精神病院择优的标准有了几分好感,而他也对自己在黑塔利亚精神病院的生活越来越期待了。

稍作寒暄,本田菊就露出个有点苦恼的表情。

“路德先生,还没有人通知到你吗?费里先生好像因为睡醒了找不到你而在大哭,你需要去看一下吗?”

“又来了吗?”路德维希喃喃道,“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特别地粘我……”

“因为路德先生是好人呢。”本田菊露出了一个微妙的笑容。

“你就不要取笑我了。唉……那么我先去费里那里了,菊能不能替我带柯克兰先生去参观一下这里?”

“交给我吧。”

本田菊话音刚落,路德维希便迫不及待地奔向另一个方向。本田菊露出个抱歉的表情,然后示意亚瑟跟上他。

 

接下来亚瑟就被带到一个较宽敞的地方。

“这里是医院的大厅……”

虽然不认真听别人说话是件相当不礼貌的事情,但亚瑟的注意力已经被吸引到另一边去了。

一个披着黑红色外套的男子,黑得发亮的长发只用一根红绳松垮地绑在一边,眼角微微挑起,黑瞳里是睥睨天下的霸气。此时的他正端坐在一张相当豪华的椅子上,接着一旁护士递过来的茶杯。

优雅而又霸气,这是亚瑟第一眼的感觉。

那人嘴唇微动,说出了他的第一句话:

 

“小环干得不错,朕赐你一把尚方宝剑!”

 

然后那男子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个不求人扔给了那个护士。

 

……好吧,再看认真点,他外套下还穿着白色的病号服。

 

那个护士受宠若惊地接过不求人,护士好像明白了什么,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跪了下来大喊:“谢皇上!”

亚瑟捂住了自己的脸,看来这个医院的人都不怎么正常啊。

还没等本田菊对亚瑟奇怪的行为作出反应,那人便转过头,对着本田菊大喊:“皇后皇后!快过来这边!”

如果亚瑟没看错的话,本田菊听到这句话后,轻微地抖了一下。

一瞬间,本田菊的表情从恐怖到十分灿烂的笑容,他向亚瑟解释道:“这是2号房的病人王耀,而我是他的主治医生。接下来也只剩下病房区那边还没有去了,病房区从这里直走然后左转再向前走便是了。啊,对了,柯克兰先生也可以先去看一下自己负责的病人。恩……我记得好像是1号房的病人……他是个相当令人头疼的孩子呢。那么,在下只带到这里,接下来请柯克兰先生自便吧。”

然后亚瑟就看到本田菊气势冲冲地走到王耀面前,虽然本田菊还是保持着笑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亚瑟看到他身上正冒着黑气。

 

按照本田菊所指的方向,亚瑟来到1号房门前,深吸了一口气,把手放在手柄上。看了两个精神病人,自己或多或少都知道不会有多么正常的人了。也对,这里本来就是精神病院,就算有正常人也不会来这里吧。竟然选择了这里,就好好干吧。

亚瑟猛地打开了房门,只见一个大约19岁的人侧坐在窗边,他的金发沐浴在阳光下,点点金光漂浮在他身边。眼睛是大海般的蔚蓝,而此时的蓝眸仿佛容纳了整个太阳。风轻轻吹拂着他,他头上翘起的头发也在随风飘动。在亚瑟推开门的那瞬间,他的双眼微微睁大,口微张,似乎有点惊讶,露出了一个相当可爱的表情。

在阳光的照耀下,他仿佛天使一般的存在。

在看了那两个奇怪的精神病人后,相比较眼前这个人好像就正常多了。

妈妈我看到了天使!我以后负责的病人就是这么乖巧的孩子吗?

意识到自己好像吓到了“天使”,亚瑟立刻露出个相当温柔的表情,开始自我介绍:“你好,我是……”

 

“你这人好奇怪啊XDDD为什么要把海苔贴在自己的眉毛上?”

 

“……”收回前言。

亚瑟忍着自己的怒气,告诉自己你眼前的那个是个神经病,不要跟神经病计较。于是亚瑟维持着他脸上的笑容,继续自我介绍:“我是亚瑟·柯克兰,我将会成为你的主治医生,你可以叫我……”

 

“亚蒂。”

“诶?”

“决定了,你就叫亚蒂吧!不接受一切反对的意见哦~☆……啊疼疼疼你为什么要打我QAQ”

 

呵呵。←这是亚瑟心里的真实写照。

 

 

02

亚瑟写完了手中的病历表,便把架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取下别在胸口,然后双手插在披在他身上那件一尘不染的白大褂的口袋上。神情严肃地走在回办公室的路上,而脑海里也在不断地旋转着最近发生的事情。

 

亚瑟所负责的病人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虽然外表有十九岁,但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的心智只停留在十岁,他的行为完全就是一个小孩子。总是说着自己是要拯救世界的hero,而且特别热衷于玩英雄游戏。

说实话亚瑟觉得他只有三岁。

面对这样麻烦的人,自己的精力也耗费了不少,身体仿佛被掏空。

 

亚瑟就这样保持着全世界欠了他一百块钱的表情一直走到办公室,然而那严肃的表情,在看到贴在办公室门口旁边那张散发着粉红色泡泡的纸后,瞬间就崩掉了。

“所以说,‘大家一起相亲相爱吧~❤’的活动到底是什么鬼?”

亚瑟一脸苦逼,指着办公室外面的一张散发着莫名其妙的粉红色泡泡的纸说道。

“对呢,柯克兰先生是新来的可能不知道。简单来说就是把一些病情不那么严重的病人聚集在一起,然后进行交流。这是我们的赞助商出的主意,说就算大家是神经病也要好好地处理社交关系啊,然后就弄出了这个活动,这个活动几乎是每个月都会举行的呢。”菊本田顿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说:“实际上这样的活动也不见得有多相亲相爱。但是拒绝参加……后果超严重的啊”

“诶?有多严重?”

“比如说开门上面会掉水桶之类的坐下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裤子被胶水粘住了之类的背后莫名其妙地被粘上了一张‘我是gay’这样的纸然后那一个星期都被奇怪的眼神看着还有打开储物柜发现自己的本子【划去】书全都被写上了孤独阴暗的宅男……”

“那个本田……你没事吧……”

“总之,我建议你最好不要拒绝参加了。”

 

意识到如果自己不参加有可能会很惨的亚瑟在无奈之下,只好参加了那个奇奇怪怪的活动。

说实话这个活动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啊?而自己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才会被一群精神病人围着的?正在烦恼着周围人弄出的各种吵杂声的亚瑟如此想道。

“哟!世界会议开始了~☆”坐在亚瑟身边的阿尔弗雷德毫不掩饰他那聒噪的个性,站了起来高呼着。当然这样的行动很快被亚瑟镇压下来。

“你这小鬼给我坐好!”

“亚蒂真烦呢……”阿尔弗雷德撇了撇嘴,哼了几下表示自己生气了。然后转过头,拿起了蜡笔在纸上画画。

亚瑟有点无奈地看着在赌气的阿尔弗雷德,并没有计较太多,然后把目光转向其他地方。

话说他来的时间并不长,还没有好好认识其他人。之前那两个病人自从第一面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了。虽然在亚瑟值班巡房的时候想去2号房检查一下,但被“你这个粗眉毛又想打开我的国门吗?”这样的理由而被拒绝进去了。至于3号房,亚瑟表示绝对不是害怕那个俄/罗/斯人才不去的。而4号房的病人,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看上去好像是个很安静的人,不过亚瑟总觉得这个人就像是被拉紧弓弦,一旦没有绷紧,就会一下子爆发。

 

 

门口那边,一个银发和紫红色眼眸的男子正在拉着一个笑眯眯的俄罗斯人走了进来。

“你这只蠢熊快!点!跟!本!大!爷!过!来!你特么到底吃什么长大的,这么重!”

“露西亚是一朵向日葵哦~才不是什么蠢熊呢~”

“本大爷才不管你是什么,总之你给我进来!!”

“不要。我要继续进行光合作用……等等小鸟君那里是不可以碰的……嗯♂……那里不行……”

你们到底是在玩什么play啊?

 

然后就是左边。

“那个,费里能不能不要靠太近,你抓得太紧我有点呼吸不了。”

“呗~对不起路德……一不小心抓太紧了。”

栗发少年睁开了金色的眼睛,直直地望着路德湛蓝的眼睛。

“呐呐,路德是不会离开我的吧?”

“那个,你是个相当麻烦的家伙,如果我离开了你,你肯定不能好好地照顾自己的吧。所以,暂时就先呆在你身边吧。”

“啊哈我好开心啊。”

总觉得里面混进了什么东西……

 

最后是右边。

“朕,有喜了。”

“嗯诶诶诶!!???皇上你……”护士有点惊讶地望着王耀的腹部,然后喃喃道:“呜呜我一直以为陛下你是上面的那个啊……”

“你想多了啊。我是指皇后怀孕了啊。”

“啊,原来是这样啊。”护士释怀地松了口气,一脸慈爱地看着本田菊的腹部。

“等等为什么是在下怀孕了你是这样一副的表情……”

 

目光转回来,定格在意外安静的阿尔弗雷德。

此时的阿尔弗雷德正在用蜡笔在纸上涂涂画画,蓝色的眼睛专注地盯着纸,手在动的同时那根翘起的毛也在动。

我家的阿尔真是天使啊~

 

然后“天使”看着亚瑟,说:“亚蒂,你怎么又把海苔贴在眉毛上了啊啊啊疼疼疼疼!!!!”

 

 

真是个不愉快的聚会。

收拾完聚会后的各种事务后,心情有点烦躁的亚瑟走到吸烟区,抽起了烟,试图缓解心中的郁闷。

好久没吸过烟的亚瑟在深吸一口后被浓郁的烟味呛到,在稍缓一下气后就发现有一个人站在了自己身边。黑发黑眸以及一身同样纯白的大褂很好地告诉了来人的身份。

亚瑟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本田菊,本田菊也没说什么,只是动了动指间的香烟,示意着他和他是同类。

烟草味。火焰。白烟。

“真没想到本田你也会抽烟啊。”

“呵呵,在这里你不知道的东西还有很多呢。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也会慢慢了解到这里会是个什么地方。”话锋一转,“话说阿尔弗雷德君真的很喜欢你。”

“为什么这样说?”

“因为在下也曾经做过阿尔弗雷德君的主治医生。只是效果并不好。那个孩子还是会像普通人一样吃饭睡觉,但除了这么生活所需的活动外,他不曾在外走动也不曾说过一句话,每天坐在床上盯着墙上的世界地图。我无论如何做都没办法让他对我敞开心扉,但柯克兰先生的到来改变了这个孩子。今天看到他这么有活力,我也感到很高兴。看来柯克兰先生很适合在这里工作呢。”

“诶?你过誉了。我什么都没做……”

“不管你做没做,反正你已经打开那孩子的心扉了不是吗?”

然后本田菊拿出了一叠资料递给了亚瑟。“这是阿尔弗雷德君的资料,之前想交给你结果因为太忙了忘记了。这些资料大概会让你对阿尔弗雷德君有个比较好的了解吧。”

话毕,本田菊摁灭了只剩半截的烟,正当他打算转身就走了的时候,他突然转过身来,向亚瑟鞠躬。

“还没向你说声欢迎呢。”

“欢迎来到黑塔利亚精神病院。”

本田菊顿了顿,用着只有自己的声音说道。

“好像有点不对呢,在下应该说。”

 

“欢迎回来。”

 

窗外不知何时升起的明月代替了白天高照的艳阳,近乎圆形的月亮为地面上的一切蒙上柔和的纱。而这些月光照在本田菊身上,显得他那双黑眸更加明亮。

而同样的月光照在一片漆黑的房间里,将房间分成一半白一半黑。金发蓝眸的男子正紧紧地盯着墙上的世界地图,眼里是令人看不透的光芒。

 

 

亚瑟回到宿舍后,处于要对阿尔弗雷德负责的心态,熬夜看完了本田菊所给的资料。在看完的一瞬间,他很快就瘫在椅子上,不知不觉地进入了梦想。

外面的风穿过没有关上的窗户吹入房间内,吹起了桌上那些资料。

 

阿尔弗雷德·F琼斯,年龄19,性别男,所患的病是……

人格分裂症。

 

 

 

03

通宵的结果就是一整天的头痛,亚瑟真有点后悔熬夜去看资料。亚瑟用冷水洗了一下脸,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下。随后亚瑟一边按摩自己的太阳穴,一边走出卫生间并沿着原路返回办公室。疲劳感让亚瑟此时的心情降到零点,就像一个即将爆炸的火药桶,如果此刻有火出现,说不定就要爆掉了。然而有人就是不长眼,偏偏要撞上枪口。

“哟,这不是柯克兰家的小少爷吗?”

一个穿得花俏,就差在脸上写着我很有钱的男人拦住亚瑟,满脸讥讽地看着亚瑟。

啧,哪里来的神经病啊。亚瑟满脸阴沉,不满地想到。

那个男人还没等亚瑟说话,就开始自话自说了。

“明明是我们学院的第一,竟然当了个精神病院的医生,整天被群精神病围着,这不是屈才了吗?难道柯克兰家族就没有帮你在别的大医院谋个好职位吗?啊哈,我知道了,之前一直都有传闻呢……”

 

“亚瑟·柯克兰,你是柯克兰家族的养子。”

“也就是,被自己亲生父母抛弃,无家可归的可怜孩子”

“真是可怜呢。”

 

亚瑟握紧了自己的手,手指的关节咯吱咯吱地响。不太好的回忆涌现在脑海里,将亚瑟扯向了深渊。回忆中,看不清表情的人们对自己指指点点,耳边是他们刺耳的话。

 

[哪里来的野种?]

[为什么老爷要把这个孩子领养回家?]

[啊啦,那个孩子不会是私生子吧?]

[成为了柯克兰家的少爷又如何,终归是没有血缘的。]

 

吵死了。

快点闭嘴吧。

这种事情,我比你们更清楚。

 

“亚——亚——亚蒂!”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仿佛是一束阳光,照入了狭窄而又黑暗的空间。

回过神来,看见的是阿尔弗雷德放大的脸。仿佛容纳了整个海洋的眼睛注视着亚瑟,里面满满的都是担心。

“阿阿尔?”尽管,亚瑟意识到眼前的那个人心智只有十岁,但看到那张还算帅气的脸靠的这么近,还是忍不住脸红。

“亚蒂你放心,我是不会让任何人来欺负你的。因为我是你的HERO啊~”

“阿尔……”

亚瑟才不会承认眼前的这个人有点帅气。

 

“朕的龙眼快要被闪瞎了……”“kurokuro……”

中国人与俄罗斯人呵呵地笑了。

原来你们在啊……

 

接着阿尔弗雷德用左手指着那个不知道是谁的男人,右手插着腰,一只脚踩着了椅子上(哪里来的椅子?),一副相当帅气的表情说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单枪匹马地闯入我们这里。既然这样,就不要怪我们把你消灭了。”

“你你们是谁!?”

“嗯哼~为了防止世界被破坏,为了守护世界的和平;贯彻爱与正义,可爱又迷人的主角……憨八嘎英雄!”

…………

…………

…………

迷之沉默

“诶为什么你们两个不接话啊!!”阿尔不满地责怪那两个围观的人。

“因为朕不是笨蛋啊。”

“你在期待什么?”

“你们两个太过分了!”

 

然后亚瑟决定以后再也不给他看动画了。

原本够傻的就不要傻上加傻了。

 

“啧,本少爷才不管你们是谁。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我是……!”

“HERO我才不管你是谁,先接我一击!”然后阿尔弗雷德从口袋里掏出一堆空的汉堡包装纸,揉成一团用力地扔向那个谁。

另一边。

“小耀你要磕瓜子吗?”伊万从围巾里掏出了瓜子,递给了王耀。

“你是在向朕朝贡吗?很好,朕很满意,那么朕也回赠一些礼物吧。”说完,王耀从怀里掏出了一包小浣熊干脆面。

“这可是难得的东西啊,因为爱妃不给我吃零食,所以把我的零食全没收了。这是朕最后一包干脆面了。”

“诶这样珍贵的东西真的可以给我吗?”

“朕乃一国之君,送出的东西就不会收回。”

“спасибо~(谢谢)^L^“

“咔嚓咔嚓……“

然后这两个人坐在椅子上磕着瓜子,吃着干脆面。

 

你们还真的是来围观的啊……

 

尽管是轻飘飘的包装袋,但在阿尔弗雷德的怪力下成为强有力的武器。那个谁被狼狈地后退了几步,一脸凶狠地对着亚瑟他们说:“你们这群神经病!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

“HERO我不想知道~”又一个包装袋砸中了那个谁。

亚瑟看着眼前的场面,意识到自己要出面来解决问题了。于是亚瑟把正在跃跃欲试的阿尔弗雷德扯开,一脸笑容地走向了那个谁。

亚瑟一脚将那个谁踢倒在地,然后对准某个地方狠狠地踩了下去。不知为什么在场的人好像听到了什么碎了的声音。亚瑟在上面俯视着,用像看蝼蚁一样的目光看着那个谁,手指指了指医院的门口。“滚。”

那个谁一脸凶狠地大骂:“Damn it!你们这群神经病,你们等着,我一定会回来的。”然后转身就跑了。

 

晚上。

“亚蒂,你今天好帅啊!“

“行了,先给我把头擦干。”

阿尔弗雷德坐在床上,乖顺的任由亚瑟为他擦头。柔软的金发在于毛巾的摩擦下渐渐变干,看着眼前阿尔乖巧的模样,让亚瑟感觉自己在帮一只金毛犬擦干毛发,特别是当亚瑟不小心用力过度,阿尔弗雷德会说“痒”的时候。

随后亚瑟不禁回想起今天的事情,阿尔弗雷德挡在他前面的场面,亚瑟有点拘谨地问:“话说你今天干嘛要站出来啊,明明不关你的事,你可以不管的……”

“因为我是亚蒂的HERO啊。”

“这是什么理由啊。”

“那就换个说法吧,因为我喜欢亚瑟啊。是大人的那种喜欢哦。”

“什……”

突如其来的告白让亚瑟的脸有点发热。亚瑟你要冷静,他现在心智只有十岁,内心还是个小鬼,喜欢什么的不过是说说而已,才不可能是真的!

“说什么喜欢的,你、你还是个小鬼呢,想成为大人还远着呢。”

“那……亚瑟来教一下我成为大人的方法吧。”

声音突然变得低沉。还没等亚瑟反应过来,还在阿尔弗雷德头上的手被紧紧捉住,然后往床上一拉,亚瑟整个人倒在了床上。阿尔弗雷德整个人压在了亚瑟身上,双手被紧紧地压在头上,蓝色的眼睛直视着那双翡翠般的双眼,眼里不是亚瑟所熟悉的色彩。鼻腔呼出的热气喷在亚瑟的脸上,身体带着刚洗完澡的雾气和牛奶沐浴露的香味,还未擦干的露珠从颈部往衣服深处流。就算被衣服遮挡了视线,但还是看的出身体上的肌肉。不知为什么亚瑟感觉有点脸红。

等等现在是什么状况……

人格分裂症。

一瞬间亚瑟脑海里浮现这个词。所以现在眼前那个就是传说中的第二人格吗?感觉自己再不反抗,我【贞操】就要危险了啊。看着阿尔弗雷德的脸越靠越近,亚瑟挣扎的力气越来越大。可恶,挣脱不了,这小鬼力气是有这么大的吗?

 

“哈嚏。“

 

就在阿尔弗雷德快亲上去的时候,突然他微微侧了一下头,打了个喷嚏。然后阿尔弗雷德松开了亚瑟的手,用双手抱着自己只穿了件单衣的身体。

“好冷啊。”等亚瑟再认真地看了看阿尔弗雷德,却发现那个陌生的阿尔弗雷德已经从他身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平时的那个聒噪的阿尔弗雷德。

“你刚刚是……”

“诶?你说刚刚?”阿尔弗雷德认真地想了想,然后笑了起来。

“噗,亚蒂你刚刚的表情好搞笑啊。竟然没发现我在开玩笑,你真的好笨啊亚蒂。刚刚那是我从我们的清洁工弗朗西斯那里学来的。怎样?我刚刚是不是很帅疼疼疼!!亚蒂你怎么又打我!”

脸上似乎还残留着阿尔弗雷德的呼吸,回想刚刚那即将碰到的嘴唇,那一瞬间,心快要被夺去的感觉,脸上又是一阵绯红。

说不定自己真的喜欢他。

意识到这一点的傲娇不满地敲了一下阿尔弗雷德的脑门。

“小鬼就不要开大人的玩笑,好孩子应该要上床睡觉了。所以我要走了。”没有像往常一样为阿尔弗雷德铺好床才走,而是直接离开了阿尔弗雷德的房间,怎么看都像是在落荒而跑。

亚瑟的背景深深的映在了阿尔弗雷德的眼里,在无人的房间里,只有阿尔弗雷德一人的声音响起。

 

“喜欢你什么的,可不是在开玩笑啊。”

“无论是‘我’还是‘他’,都最喜欢你了。”

“I LOVE YOU,MY ENGLAND。”

 

 

 

05

阴暗的空间里,摆放着许多复杂的机械,而房间内唯一的光源便是正中间的蜡烛以及大屏幕上的光亮。一个人坐在屏幕前,眼睛盯着屏幕上,里面是未知的暗涌,仿佛随时随地都能吞了屏幕上的那个人。房间里十分寂静,只有机械运转的声音。

那个奇怪的人稍微转过头,发出轻微的机械声音,脸上浮现出一个狰狞的笑容,看着房间正中央。那里是一个金发的男子沉睡着,然而他全身上下几乎被鲜血覆盖,四肢被钉在地板上,围在他身边的蜡烛发出微弱的光,整体看上去好像是在举行着什么仪式。

而这位沉睡着的人的面容,与屏幕上那个金发绿眸的人的面容如出一辙。

“我真的有点好奇你当初到底做了些什么。”

“不知道抓住了你,能不能引出你背后的那个人呢?”

最后一句话,是对着屏幕上的人所说的。


July
27
2016
评论(4)
热度(96)
  1. 月雪樱兰诗织@葵夜太太我爱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