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人口

挖坑无数,没有一个是填好的。

一只过气渣文手

扩列请加QQ并标上圈名:546730294

 

阿尔弗雷德,你妈上天了

与葵夜一起写的联文。 @葵夜@诗织太太我爱你! 

葵夜负责开车,我负责坐在车上貌美如花,恩。

一如既往地贯彻自己的风格wwwww

超级ooc



橘红色的夕阳透过巨大的落地窗射入办公室,映在桌上那成堆的文件上和胡乱揉成一团的纸张和某垃圾食品的包装袋。文件被它的主人毫无顺序地堆放在一边,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还有越堆越高的趋向。而它的主人——阿尔弗雷德·F·琼斯,也就是美/利/坚/合/众/国,一边拿着汉堡包往嘴里送,一边拿着签字笔在文件上写着。

偶尔有酱汁沾在昂贵的西装外套上,阿尔弗雷德也没有理会太多,只是随意用手一抹。比起把时间浪费在拿纸巾抹去酱汁,他更想快点完成工作,然后去见亚瑟。

因为他已经一周没有见到亚瑟了。

 

 

其实一周前阿尔弗雷德已经收拾好东西准备偷偷去见亚瑟,结果他被上司拉了回来,让他做完工作才能走。虽然按阿尔弗雷德的性格他是不会理上司的,但是上司说如果他不完成工作就走,他就诅咒阿尔弗雷德一辈子吃的汉堡包里面都没有肉。

真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上司!

迫于无奈,阿尔弗雷德只好留下来做完手头的工作再走,没想到一周都还没有弄完。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出于上司莫名其妙的报复心理,他总是很忙,就连与亚瑟通电话聊天的日常活动都没有完成,一到家就蒙着被子睡过去了。

不过亚瑟也完全没有主动打电话给他,说不定他也很忙。

 

 

亚瑟成分严重不足啊。

阿尔弗雷德看着原本应该签上自己名字的地方已经写上了很多个亚瑟,在心里默默吐槽自己给自己增加工作量的同时,心里也在默默想着海洋那边的爱人。

突然间,寂静许久的私用手机响起了,阿尔弗雷德拿起手机,“Artie”第一时间进入他的视线。正当他兴高采烈地接通了电话并且怀着期待的心情想要去听自家爱人的声音,结果手机那边传来的是另一个人的声音。

 

“喂?小阿尔?你快点过来!你妈上天了!”

 

【儿子】阿尔弗雷德:excuse me?

 

 


 

“哈?”

虽然阿尔弗雷德通过手机那边传来满满的变态感得知说话的人是弗朗西斯,但是这铺满而来的诈骗短信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我是说你妈,就是粗眉毛啊,他喝醉酒爬上柱子不肯下来,他说除非你来了他才下来。”

在弗朗西斯说这句话的同时,阿尔弗雷德还隐隐约约听到背景音“阿尔不来我就不下来!”“阿尔阿尔我好想你”“阿尔……呜”,他大概想象得到手机那边是怎样水深火热的画面。

“所以,小阿尔你快点过来!我已经拉不住粗眉毛了,他快要与太阳并肩了!”

听着耳边传来的忙音,此时此刻阿尔弗雷德内心是一番激烈的斗争。

虽然亚瑟很重要,但是汉堡包也很重要啊!一辈子吃着没有肉的汉堡包,这样的人生是没有意义的啊!可是,亚瑟现在需要的是他!而且他、他好像还哭了!他怎么可以为了吃的不要老婆呢!?吃的东西有很多,老婆只有一个!大、大不了,他改吃肉夹面包!

作为速攻行动派,在想法出现之前阿尔弗雷德已经做好一切准备,然后坐着直升飞机直接到自家爱人的所在地。

 

 

阿尔弗雷德在飞机降落的那一刻就立刻奔向亚瑟所在地,套在外面衣服下摆随着风飘动,在黑夜中形成好看的弧度。

诶,你问他是怎么知道亚瑟在哪里的?连亚瑟都感受不到在哪里,呆毛就白长这么弯了!

好不容易兜兜转转好几条路跑到亚瑟那里,结果一见面就看到与自己想象不一样的画面。

只见弗朗西斯光着身子被绑在柱子上,脚下堆起了衣服,而亚瑟则是十分帅气地抱臂站在一边,脸上的绯红和浓郁的酒气都显示出这个人醉得很厉害。亚瑟猛地往嘴里灌了几口酒,然后从衣服口袋拿出了打火机,一边望着弗朗西斯嘿嘿地笑,另一边用大拇指一下又一下地按着打火机的按键。每一次从打火机窜起了火花,弗朗西斯的脸都会白了几分。

说好的他妈上天了呢?

弗朗西斯看到阿尔弗雷德就好像看到救星的样子,他用眼神示意阿尔弗雷德快点把祸害带走。虽然他对弗朗西斯的死表示喜闻乐见,但是他不想亚瑟背上杀害国/家意识体这样的罪名,于是他拦腰抱起了亚瑟,准备把他扛走。

突然的腾空让亚瑟惊呼了一声,扛着自己的人散发出熟悉的味道,他就顿时安分地任由他把自己扛在肩上。

“阿尔……再等等,我还没开始烧胡子混蛋,但我烧了再走……”

“弗朗西斯又不好吃,我们还是走吧。”

“恩,听你的。”

 

 

看着走远的两个人,弗朗西斯内心一阵咆哮。

喂,哥哥我可是听到的哦?什么不好吃?哥哥我又不是吃的!对了,你们走之前不能先把哥哥放了吗?哥哥我现在还是处于裸体被绑的状态,虽然这种羞耻感让我觉得很爽但是我不想再被抓进警察局了!!!?等等你们两个!回来啊!

 

被留下的弗朗西斯悲哀地仰视天上明月,散发出一种单身狗独特的清香。

 

 

 

醉得不省人事的亚瑟躺在床上,柔软的沙金头发凌乱地铺在白色的床铺上,翡翠绿的眼眸因为酒意而变得迷离。呼出的热气使得亚瑟的脸颊热上加热,变得更通红,原本扣得整齐的纽扣被他的主人解开。

在阿尔弗雷德帮他脱下白衬衫时,那白玉一样的身体让他的呼吸一滞,下体也开始有了反应。这不能怪他,毕竟一周都没有发泄了。阿尔弗雷德随意摸上,手中那滑腻的感觉让他的理智几乎崩溃。

正当阿尔弗雷德有所行动时,亚瑟突然清醒过来,抓着阿尔的手。

“阿尔,我要睡觉!”

虽然阿尔弗雷德很想吐槽亚瑟的不解风情,但是看着亚瑟眼眶下乌黑的眼圈,他还是默默地叹了口气。

酒后是乱性的好时机,不过看起来他也很累,还是算了吧。这样想着的阿尔弗雷德体贴地帮他换上衣服,调整好位置,然后盖上了被子。

“睡吧。”

“不行,我要晚安吻。”

阿尔弗雷德持着不想和醉汉计较的心态,并且抱着想要亚瑟好好睡一觉那样充满男友力的想法,他宠溺地在亚瑟额头上印了一个吻。

“不行,要亲五下。”

“好好好。”

亚瑟傻笑了一下,在床上滚了几下,然后抱住了阿尔弗雷德。

“睡不着,讲故事给我听。”

“好,讲故事。”

得寸进尺的亚瑟没有理会阿尔弗雷德的脸色,继续要求着。

“不行,还要唱摇篮曲。”

“……那你别睡了,给我起来。”

“我现在就让你爽到上天。”



下面就轮到葵夜开车啦。

请凭借学生卡,老人卡有序上车。

滴。

July
22
2016
评论(22)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