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人口

挖坑无数,没有一个是填好的。

一只过气渣文手

扩列请加QQ并标上圈名:546730294

 

知更鸟与其所沉溺的蔚蓝

来来来深夜食堂,不要吃多了变胖了:)

说好的黑米,然而一点都不黑啊。

一如既往地写到快要结尾时莫名想要罢工,结果胡乱写

OOC预警

米英文集

——————————————————————————————

知更鸟与其所沉溺的蔚蓝

脚下是无尽的黑暗,他抬起头,看不见他喜爱的蔚蓝。

哪里都没有他可以去的地方,他只能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这一片漆黑化作华丽的鸟笼,将他囚禁。

永远永远。

 

啊,他所沉溺的蔚蓝到哪里去了?它是什么时候被黑色所污染呢?

 

 

01

唤醒亚瑟的是知更鸟的歌声,宛转悠扬,那是来自天堂的声音。

亚瑟睁开眼睛,首先看到的是一尘不染的天花板,雪白的底色与金色的勾线,简单又不失品格。身体的无力感让他只能勉强地支起自己的身子坐起来,左脚传来的阵阵疼痛让他倒吸了一口气。疼痛之后随即而来的是脑袋的空虚感,那是失去大量记忆的体现,他唯一记得的只有自己的名字。

绿色的眼眸环顾四周,房间的模样尽收眼里。偌大的房间被红色的地毯所覆盖;简约低调的装饰十分合他的口味,甚至还让他感觉很熟悉;花瓶上娇艳欲滴的红玫瑰还残留着露珠,显然是刚刚换上的。金色的阳光直射进入这个房间,为里面的一切铺上了金纱。亚瑟摸摸身下垫着的丝绸,感受那丝滑的触感,便明白这个房间的主人非富则贵。

亚瑟仔细搜刮着脑海里仅余的信息,却发现这是徒劳的。他除了从内心里所感受到的熟悉感,便想不起自己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正当亚瑟还在冥思苦想时,一个穿着黑色燕尾服的年轻男子走入了房间,看到已经醒来的亚瑟,一脸惊奇地对亚瑟说:“夫人,您醒来了?”

夫夫夫夫人?

从男子口中蹦出的词语让他有点惊愕,那是在叫他吗?因为在这个房间里只有他和眼前这位男子。但是就算没有了记忆,常识还是有的,至少亚瑟还是知道夫人这个词语是用来称呼女人的,而他,亚瑟·柯克兰,毫无疑问是个男人。

正当亚瑟想要问点什么的时候,那个管家只是丢下“我现在去叫老爷过来”这句话便急忙地离开了房间,徒留坐在床上保持着尔康手的亚瑟。

还没等他仔细斟酌这个“老爷”是何许人物时,地面开始颤动,从遥远的地方传来某个人的呼唤与魔性的笑声“亚蒂亚蒂~”。然后,一个体重估计有一吨的人肉炮弹直冲到亚瑟面前,紧紧地把他抱在怀里,力气之大几乎要把亚瑟震成内伤。

看着亚瑟一脸“别抱了再抱我羊水就要破了”的表情,好心的管家装作患了肺痨多年的病人,用力咳了三声将某只金毛犬的注意力吸引过来,指了指估计已经生了的亚瑟,平静地说:“夫人刚刚醒来还很虚弱……所以老爷你不要这么用力地抱着夫人。”

那位被管家称为老爷的人立刻把亚瑟放开,一脸紧张地看着亚瑟的脸色,一边还碎碎念说“亚蒂你没事吧““亚蒂你好点了吗”……

亚瑟脱离那个人怀抱的一瞬间,那个人的面容就撞入了他的视线。

麦穗般金色的头发,按照一定的比例分向两边,一根不服输的头发在刘海分隔处翘起,尽显主人的朝气。他身穿着米白色的贵族服饰,左胸上精致的蓝宝石胸针与他镜片后的那片蔚蓝相得益彰,双手戴着薄薄的白手套,微微露出手腕。他所穿的贵族衣服虽显得拘谨而与他周身气质不符,但上衣上方解开的两颗纽扣很好地体现出它主人的性格。

眼前这个人的样子,在亚瑟的脑海里找不出任何可以相对应的回忆,然而他眼中的那一片蔚蓝让他的心脏微微一颤,随后是小鹿乱撞的心跳感。

这种感觉难以名状,然而可以用一个词语来形容,那就是喜欢。

亚瑟不相信自己对这个人是一见钟情,而且根据那位管家所言更像是自己把一切都忘记了。为了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只能开口去问了。

“我……认识你吗?不好意思,我大概是忘记了你是谁了。”

听完亚瑟的话后,金发蓝眸的大男孩一副你妈炸了的表情,蓝色的眼眸蕴藏着一点失落,而抓在亚瑟肩上的力度被他不知觉地加重了许多。

“亚蒂!我是阿尔弗雷德啊!你怎么会忘记我?”

随后他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眼里又重燃了希望的火花。

“亚蒂!这只是你开的玩笑吧?你是在怪我没有好好保护你吗?”

“抱歉……我大概是真的忘记了。”

看着呆毛瞬间萎了的阿尔弗雷德,亚瑟也感觉内心阵阵疼痛与愧疚。他的内心一遍又一遍地敲响着钟声,不断谴责他不应该忘记阿尔弗雷德的。

亚瑟还没有说什么,阿尔弗雷德突然间站了起来,吓了亚瑟一跳。阿尔弗雷德握紧拳头,自信满满地跟亚瑟说:“就算亚蒂忘记了我也没关系!我会让你想起的!”

话毕,阿尔弗雷德留下一段奇怪的话,便快步离开了房间。

从阿尔弗雷德身上获得信息的任务失败,亚瑟只好转向那位还没有离开的年轻管家。

管家也知道亚瑟心中所想,他立刻向亚瑟鞠了个躬,身上的服饰和礼仪都体现了良好的家教,缓缓地道出自己的身份。

“我是霍华德,是这个家族的管家。”

“那……阿尔弗雷德是……是……”

亚瑟想起这位年轻管家对阿尔弗雷德和自己的称呼,也知道自己和那个人的关系,然而这关系足以让亚瑟的脸变得通红。

“老爷是琼斯家的家主,也是布克城的领主,而您则是老爷决定要过一辈子的人。虽然老爷与您并没有举行婚礼,但是在您失忆之前两人的关系就如夫妻一样,所以仆人们也就自然地称您是夫人了。”

亚瑟接受到如此巨大的信息量后,脑袋瞬间当机转不过来,只能跟个智障一样坐在床上。

 

 

 

02

醇香的红茶从精致的茶壶中倒出,依旧热情似火的红玫瑰毫不吝啬地散发出它的芳香。茶香与花香混合在一起在空中蔓延,知更鸟的鸣叫声时近时远,然而不减一份婉转清丽。亚瑟就在这充满着他所喜爱的香味的地方,认真聆听霍华德讲述的关于阿尔弗雷德与亚瑟的故事。

 

从霍华德口中,亚瑟大体了解到了一些东西了。

首先他是前任管家的儿子,自小和阿尔弗雷德长大。阿尔弗雷德则是琼斯家的三子,然而他作为最小的儿子并没有得到大家的宠爱,原因来自于他一半来自他那位侍女母亲的血缘是低贱。阿尔弗雷德从小受人欺负,唯有一个人没有嫌弃他并且悉心照顾他,那就是亚瑟。然后阿尔弗雷德不知道怎样把他前面两位哥哥打败,然后让他父亲把家主之位传给他。其他人虽然对他有点怨言认为他地位低贱,但不知道为何最后也没有多少人反对他当家主了,或许阿尔弗雷德的办事能力得到旁支们的认可吧。

阿尔弗雷德稳定了自己的地位后,就不顾其他人的反对,说要和亚瑟结为夫妻。这样与世相悖的行为既得不到族里人的认可,更得不到外面人的认可,甚至还因此失去了几位合作的贵族们,失去了重要的财政支撑。族里人都替阿尔弗雷德感到不值,甚至还认为亚瑟是蓝颜祸水。

而阿尔弗雷德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我只是想和他成为夫妻,让他站在我身边陪伴我而已。”

 

霍华德用不紧不慢的语调说着亚瑟与阿尔弗雷德的故事,说到这句话时他还换上了一副深情的语调,让亚瑟再次忍不住羞耻而羞红了脸。

亚瑟不顾自己的绅士风度,像牛嚼牡丹一样喝了几口红茶,然后狠狠地瞪了一脸欣慰的霍华德一眼,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远的已经说完了,现在说说比较近的事情了。

亚瑟左腿受伤主要是因为亚瑟独自出外散心,有个与琼斯家敌对的家族想要抓他去威胁阿尔弗雷德,最后那个家族被阿尔弗雷德一举歼灭,但是亚瑟还是受了伤,而失忆大概也是途中脑袋被撞击所造成的。

 

亚瑟不想去吐槽为什么失忆前的自己这么傻逼一个人出去,然而听到失忆这个词语时,眼前闪过那双失望的蓝眸,不知为何他的心有点沉了下去。而且明明说好的要让他记起来,结果这个人已经在这三天里都没有出现。

“那个,霍华德,你知道阿尔弗雷德,去哪里了吗?”

“难道您在想念老爷吗?最近这里有些不好的东西混进来了,老爷这几天都在忙着处理那些东西而已,并没有要抛弃你。”霍华德依旧是保持着礼貌的笑容,但是在亚瑟眼中始终带着点挪揄的意味。

“谁谁谁在想他了?只是这个人再不出现我就要忘记他的样子而已,毕竟只记得名字却忘了样子的感觉不太好。更没有担心他一不小心被哪个路人捅了。”

然而亚瑟没有读透眼前霍华德那副吃了狗粮的表情,而是转向另一边,然后就看到了带着相当阳光的笑容的阿尔弗雷德正抱着双臂看着自己。

“原来亚蒂是这么想我的吗?”

阿尔弗雷德把脸凑到亚瑟面前,两者的距离仅有一个手指头的大小。双方呼出的气息都喷在对方脸上,那股燥热的气息几乎要把亚瑟的脸煮熟。

“笨、笨蛋,不要突然靠上来啊。”

亚瑟迅速推开自己面前的蠢脸,尽全力将头扭到阿尔弗雷德看不到的地方。

阿尔弗雷德似乎是习惯了自家恋人平时傲娇的样子,也没有多在意,然后他一个公主抱抱了亚瑟起来。亚瑟被瞬间的失重感吓得发出“呜哇”这样可爱的叫声,他的手紧紧抓住阿尔弗雷德的衣服以免自己掉下去。而阿尔弗雷德对于他的反应是一连串魔性的笑声,镜片后的眼眸散发出活力的色彩,如他头顶上那片蓝天一样蔚蓝。

“你要带我去哪里?”

“当然是要让你想起关于我们的记忆啊。”

 

 

 

03

亚瑟一路被阿尔弗雷德公主抱,直到一个老旧的阁楼前才停了下来,途中各位仆人都一脸淡定表示理解。

阁楼散发着一股年代已久的气息,然而虽然老旧,但是并不破旧,似乎有人会定期保养。

阿尔弗雷德牵着亚瑟的手走到一棵粗壮的大树前,一个仅用粗麻绳和木板制成的秋千被孤零零地吊在一根树枝上。阿尔弗雷德让亚瑟坐在秋千上,而他则是靠在大树上,深情的蓝眸直直地注视着脸热到可以煮鸡蛋的亚瑟。

阿尔弗雷德并没有说什么,瞬间的沉默让亚瑟感到有点拘谨,而且他也不知道阿尔弗雷德带他到这里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也多亏了这番宁静,让他能够好好地想一想脑内的信息。

微风吹起,拂过亚瑟的头发,撩动着他的心弦。

其实亚瑟还是一个很警惕的人,从他醒来开始所知道的一切他并不是没有怀疑。他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自己的直觉,他总觉得这里和他记忆中的地方不一样,并不是装饰布置上的不同,而是大家的行为举止,这让他对这个地方持着一种不安的态度。但是阿尔弗雷德,那片蔚蓝与笑容让他安心,他的内心响起了另一种声音,那就是相信他。

两股不一样的声音让他的心脏打了个结,他不知道如何是好,或许对于他来说,想起所有记忆是最好的办法。

 

“亚蒂!”

突兀的声音响起,打断了亚瑟的思考。阿尔弗雷德没有顾及亚瑟的存在,自话自说了关于他们两个的事情。

“这里曾经是我与母亲住的地方,也是我与你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哦……”

亚瑟从阿尔弗雷德的口中知道了很多关于他们的回忆。

比如说,阿尔弗雷德曾经因为顶撞兄长而被罚没饭吃挨饿了一天,是亚瑟偷偷在厨房做了些料理才免去阿尔弗雷德会被饿死的命运。虽然这样的做法培养了一个味痴。

比如说,这个秋千是阿尔弗雷德与亚瑟一起做,一开始两个人轮流坐,后来阿尔弗雷德长身体的速度过快体重也在biubiu地长,结果秋千被阿尔弗雷德压坏了几次。现在绳子上打着的死结足以证明当年阿尔弗雷德的光辉事迹。

比如说,当年阿尔弗雷德被他那位抱着斩草除根想法的兄长追杀时,是亚瑟为他挡住那致命的一刀,所幸亚瑟在挡之前早就有了计划才不会致死。

 

他们的一点一滴被阿尔弗雷德描述出来,但是记忆的封印始终没有被破坏。亚瑟觉得这些东西都很熟悉,心里油然而生的那关于喜欢的情感他还是感受到的,但是他就是没有想起任何东西,这令他感到挫败还有愧疚,眼泪不自觉地从翡翠绿的眼睛流了下来。

 

为什么他就是一点都想不起来呢?明明那应该是他最爱的、最重要的人,为什么他就是想不起关于他的一点一滴呢?过去就这样被他简单地遗忘了,失去了情感基石空留空洞的情感的他还有什么自信跟阿尔弗雷德一起呢?

 

阿尔弗雷德大概是没想到亚瑟会哭,他急急忙忙地把亚瑟拥入怀里,轻拍着他的背部以示安慰。他知道亚瑟为什么而哭。

“亚瑟,不要哭,就算想不起来也没有关系,我还在这里。没有过去,我们还有未来。”

“我可是世界的hero哦!所以无论遇到什么困难,我会保护亚蒂,然后我们就永永远远地在一起。”

阿尔弗雷德将亚瑟的眼泪拭去,亲吻着他的嘴唇。亚瑟看着那片放大的蔚蓝,那两颗蓝宝石仿佛是施加了魔法,纯净的颜色使他感到安心。

就这样好了,相信阿尔弗雷德。

然后,和他走下去。

亚瑟沉溺于阿尔弗雷德的吻中,丢失了自我,不能自拔。

 

 

金发蓝眸的大男孩在亲吻结束后,看着因为缺氧而脑袋空白的亚瑟,嘴角微微勾起。

“或许应该这样说:有些东西,让你想起来会很麻烦啊。”

这句音量极低的话语没有进入到亚瑟的耳边,而是随着风消失于蔚蓝的天空中。

 

 

 

知更鸟又一次飞向那片它所沉溺的蔚蓝。

如果这只可爱的小鸟能够早日看到四周正在向它聚拢的那片漆黑的乌云就好了呢。


————TBC————

【其实我觉得披着温柔米的皮然后各种黑才是真的黑啊

因为没想到这个脑洞这么长而我手速实在太慢所以只有一半

另一半不知道明天能不能肝出来【如果我没有去肝偶像梦幻祭的话】

下一更真·黑米上线

June
26
2016
评论(10)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