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人口

挖坑无数,没有一个是填好的。

一只过气渣文手

扩列请加QQ并标上圈名:546730294

 

【APH全员向】休止符

为了让你们的阅读更加方便,我还是要先废话几句。

  1. 本文cp:米英 极东(亲情向)。除此以外大概就没有什么cp了(法贞算吗?),而且也不打算加其他cp。

  2. 本文是全员向,主角是米英耀菊,然而有的时候可能会出现没有米英情节,不过哪个角色戏份比较多的时候我还是会先标明的。tag为了方便还是会打米英和极东

  3. 设定请看这里←就算看过的也请再看看,因为有补充设定

  4. OOC超级严重+文笔有点渣orz请勿见怪

  5. 希望能够看到你们的评论,我很高兴看到你们在评论里面猜剧情啊。虽然刚开始的部分没什么好猜。

  6. 讲真的,如果没人看的话那真的是个大写的尴尬。

  7. 最后希望大家阅读愉快

  8. 我的其他米英文

——————————————————————————————

楔子


[这个末日后不起眼的休止符,

 

 到底会是上一首战歌的尾声,

 

 还是下一首战歌的前奏?       ]

 

Chapter 1 无法脱出的密室①

身体被蔚蓝色的液体包住,温柔而又温暖,仿佛是母亲的怀抱,令人怀念,让人恨不得就这样睡下去。

然而当他的意识渐渐回复时,原本无害的液体瞬间化身为猛兽,像洪水般不断涌进他的口腔和鼻腔,从身体的内部开始一点点侵蚀。痛苦的溺水感扩张到整个脑袋,脑袋因此疼得发胀。痛苦碾压着他的身体,让他无法呼吸。

此时他的身体仿佛是被打了足以麻醉一只大象的麻醉药,意识完全无法操控自己的身体来打破这禁锢他的囚笼,就连睁开双眼的力气也没有。这意味着他没有任何可以自救的方法。

受到外界的影响,脑袋里的记忆也在不断碰撞,猛烈的碰撞让记忆化为一块块碎片,有的还残余在脑海里,有的则是化为乌有。残存的记忆碎片交织在一起,在他的脑海中编织起错综复杂的网。

脑袋一片混乱,已经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所珍爱的一切没有了、失去了、被毁掉了。

 

疼痛仍在持续,液体对他身体的侵蚀也在继续。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

谁……能够救救我?

 

玻璃裂开的清脆声音传入他的耳朵,原本只是一个小口子的裂痕瞬间扩至整个容器,而液体侵蚀他身体的速度也因为这一裂痕的出现而有所减缓。覆盖至全身的麻痹感瞬间得到缓解,

他终于能够稍微喘一口气了。

虚空中一只手伸向他面前,紧紧地拽住他的手迅速将他往外拉,拉出这个囚禁他已久的玻璃容器。连接部分传来的冰冷刺激着他的神经让他瞬间睁开了眼睛。

那一刻,映入他眼帘的,是不同于刚刚那近乎让他再次堕入黑暗深渊的蔚蓝色,而是温暖、足以令他一次次落泪的湛蓝,是他付出一切代价都要保护的湛蓝。

 

✿❀✿❀✿

自从阿尔弗雷德把那个金发绿眸、名义上是他哥哥的男子从容器中拉了出来后,那个男子就一直呆坐在那里,如祖母绿宝石那般的眼眸直愣愣地看着他,看上去好像是被那些蓝色的液体灌傻了的样子。在持续了将至几分钟的沉默后,天生就不爱安静的阿尔弗雷德还是开口说出了他的第一句话,并在那个人面前摇了摇他的手暗示让他回过神来。

“Hey!你还好吗?”

听着充满活力而又熟悉的声音,眼前的人愣了一下然后就迅速回过神来,一脸惊讶地抓着阿尔弗雷德那件黑色的外套,发出的声音因为过度的惊讶而显得有点结巴。

“阿、阿尔?真的、是你吗?”

金色如麦穗的头发虽然被整理地服服帖帖,但仍然有一根不服输的头发翘了起来,镜片后的眼眸是自己所熟悉的湛蓝色。虽然感觉阿尔弗雷德穿着好像与平时不一样,但是他还是认出了这个人就是自己的弟弟。

他所熟悉的人就在他面前,他的手抚摸上阿尔弗雷德的脸,一遍又一遍地勾画着他的轮廓。而阿尔弗雷德因为这过于亲昵的举动而感到有点不好意思,他的脸微红,然后迅速地把那双在他脸上上下其手的手拿了下来,正当阿尔弗雷德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就发现他眼前的人眼角流下了眼泪。

又是发呆,又是流泪,阿尔弗雷德几乎以为自家哥哥真的是脑进水了。不过这个想法只是在他的脑海里出现了一秒钟,很快他就在思考要怎么止住这个人的泪水了。

阿尔弗雷德有点无奈地挠了挠自己的头发,原本整齐的头发在这一举动下显得有点乱。

“恩,是我,我在这里。”

话语的力量总是很强。听到这句话后,他的心仿佛是被注入了一剂强有力的定心剂,心情慢慢平复下来。然而当他意识到自己刚刚在做什么的时候,他别扭地扭过了头,好像是因为自己内心的脆弱暴露在自己弟弟面前而不敢望向阿尔弗雷德。

然后,两个人又开始沉默了。

 

气氛有点奇怪,奇怪到围观了这两人已久的旁观者都感觉空气里好像在孕育着什么东西,并且深深地觉得他们好像闻到了狗粮的味道。终于,旁观者之一忍不住咳了几声以表示他的存在。

“正在秀恩爱的两位可不可以顾及一下旁观者的感受?”

黑色长发整齐地束在一边的男子抱着双臂,双腿交叉在一起,黑得如黑曜石那样的眼眸带着不满的色彩看着阿尔弗雷德他们。而站在这位男子旁边个子稍矮的人也是黑发黑瞳,恭恭敬敬地站在一边,眼里似乎有着一丝感觉打扰了这两个人的尴尬的色彩。

“才、才不是秀恩爱!我跟这个家伙才不是这种关系!我们是兄弟!”

正处于羞耻状态的绅士大人听到这句话后,瞬间就好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炸起了毛,立刻反驳那个稍高的黑发男子的话。

“诶~是这样吗?”

黑色的眼眸带着一丝挪揄望着沉默中的阿尔弗雷德,感受到那个亚洲人的目光后,阿尔弗雷德带着他惯有的灿烂笑容回望了他一眼,黑发男子也没有说什么,仿佛是读懂了他眼神所要表达的话,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不管这闲事。

为了避免气氛向着奇怪的走向继续下去,稍矮的那位黑发男子只好站了出来打圆场,将这个话题引向别的地方。

“刚刚醒来情绪肯定会有点失控,既然这位先生心情平复下来了,那么我们先开始自我介绍吧。我是本田菊,请多多指教。“本田菊微微地向众人鞠了个躬,不偏不倚的礼仪,让人一看就明了他到底是哪里人。

“我是王耀。“

王耀简短地回答,不作任何详细的介绍后,作出请的手势,示意阿尔弗雷德介绍自己。阿尔弗雷德并没有第一时间说出自己的名字,而是拔高自己的声音,用高昂的语调重复了王耀的名字两遍,表情就像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耀!耀!”

“切克闹……阿呸,我干嘛要跟你玩这个梗?幼稚的小鬼。”

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王耀表情瞬间好像吃了狗屎,然后用宛如发现了智障的眼神看着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也不管王耀怎么看他,继续用他欢快的语气说出了他自己的名字。

“我是阿尔弗雷德哦!我是注定要拯救世界的Hero!请多多指教!”

比起阿尔弗雷德近乎胡闹的自我介绍,他身边的人显得有点安静,完全不像他那位聒噪的弟弟。而此时此刻的沉默并不是因为什么,而是他突然间想不到自己的名字,反倒还因为要回忆起埋藏深处的记忆而感觉头脑很痛。他想到刚刚在玻璃容器里痛苦的感觉,他不禁感觉自己有点倒霉。待头脑的疼痛稍微缓解,他就看到其余三人都在看着自己,似乎在等待他说话。名字名字名字,明明是这么平常的东西,为什么他记不起来呢?

回忆碎片中闪过的画面仿佛是破旧电视闪着雪花的屏幕,传来的是吵杂的声音。

 

「名字……叫亚瑟怎么样!?亚瑟王也是个很厉害的英雄哦」

 

在一连串不成话的声音中,小孩子稚嫩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朵,残破的画面里那双蓝色的眼眸天真地望着自己。

亚瑟。

这个是他的名字吗?觉得是,但有觉得不是,这种虚无缥缈的感觉让他不好受。

他犹豫了一下,粗得出奇的眉毛皱成一团,有点为难地说:“大概……是叫亚瑟吧。”

原本有点轻松的氛围不知为何在众人的沉默中显得有点沉重,本田菊是不知道为什么气氛又突然变得奇怪,他回望了一下身边的两个人。阿尔弗雷德一如既往是那样的笑容,但是眼里所暗藏的危险的光芒还是被感官灵敏的本田菊捕捉到,而王耀倒是面无表情。

感觉里面好像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东西呢。不过看上去也不关他的事,还是无视比较好吧。于是本田菊也不愿做那个出头鸟,他的嘴角只是轻轻上扬,保持着相当礼貌的笑容,既不热情又不显得过分冷漠。

看到自己面前这三个人有点奇怪的表情,亚瑟有点拘束地问:“我的名字……有问题吗?”

反应最快的还是阿尔弗雷德,他向亚瑟眨了一下眼睛,竖起了大拇指。

“……什么问题都没有哦!这个名字超棒的啊,亚瑟王可是个很厉害的英雄哦!你说是吧,亚蒂。”

“既然你觉得好那就不要把它改成昵称。”

“哈哈有什么关系啊这是我们关系好的象征。”

面无表情的王耀突然高冷地笑了笑,“反正不管你叫什么,我都决定要叫你鸦片了。”

“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这个啦,粗得跟鸦片有得一比。”

王耀双手比划出三根手指,放在自己的眉毛上,不咸不淡的语气或多或少让人听出这位亚洲人话里讽刺的意味,着实让亚瑟有点生气。

“嘛,既然大家都是被困在这里的,那么还是不要吵架比较好。再说了,我们已经交换了名字,姑且也算是同伴了,还是把力气都花费在如何出去这个问题上吧。“依旧充当和事佬的本田菊止住了要开始吵架的两人,引导他们把注意力集中在根本问题上。

“什……”亚瑟仅仅从口中吐出一个音节,眼前的光景让他无法说出后面的话。

 

只有应急灯亮着的房间,四周都显得十分黯淡,然而不知为何亚瑟的视力变得出奇地好,透过眼前三个人之间留出的缝隙能够看到混凝土制冰冷墙壁,空白的墙壁在黯淡的光芒下显得十分苍白。环顾四周,可以看到左手边的桌子和书架还有右手边一些看上去相当复杂的机器,而自己身后则是几个碎了的营养仓。这里好像东西什么都有,唯独有一样没有,那就是门。

“这是恶作剧吗?”

亚瑟有点不能接受眼前的现实,作出了一个相当不合实际的假设。

“显然不是。我们现在唯一知道的就是我们被困在这里了,更多的信息可能需要我们进一步搜查才能获取。“

“搜查吗……感觉这里也不像是有食物的样子……看来需要快点搜查找到出去的线索啊。“

这样的话着实让一向淡定的本田菊也破功了,他用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亚瑟。

“亚瑟先生,你在说什么?我们……根本不需要食物这种东西啊。”

“哈?”这次就轮到亚瑟感到吃惊了,“你在说什么……我们是人类当然是需要食物的啊。”

“亚瑟先生莫非连这个也忘记了吗?我们……是人偶啊。”本田菊顿了顿,微微抿住嘴唇,显现出他知道这一真相的悲哀,”我们是被死灵法师赋予人类自我与人格的活死人,也就说,我们早已不是人类了。“

亚瑟想要出口反驳,但是找不到任何可以反驳的地方。

是了,为什么他在这样黑的房间依旧可以清晰地看到所有东西,还有他身后那个破碎的营养仓,都无不暗示了他或许只是一个实验的产物。但是明明自己的心脏还在跳动,身体还是温暖的,而且痛感还存在,怎么看都是人类啊。

 

「我才不会像你们那样,抛弃了人类的躯体,成为那种怪物!」

「哈!那么人类大人,告诉我们,在这样的世界,你觉得你有什么活下去的资本?」

「你是被我们宠得太好了吗?不谙世事的小少爷,睁大眼睛好好看看这个世界吧!」

 

无数的话语冲击着他刚刚恢复的头脑,画面被拉伸,看不清说话人的样子,这使得记忆中说着话的他们俨然已经扭曲成怪物。

他骨子里特有的作为人类的骄傲,绝对不允许他接受这个现实。

他是人类!他是人类!他是人类!

他无数次在心中重复着这样的话,但是心里的另一个声音无时无刻都在说着他已经不是人类了,仿佛是恶魔与天使在进行激烈的斗争。

亚瑟看着自己白皙的手臂,沿着手臂上原本应该是动脉的位置来回抚摸,瞳孔变得空洞,纯粹的绿色渐渐染上血色,表情变得相当的可怕。

他真的已经不是人类了吗?如果这样的话,那么皮肤下就不会有血红的液体流动了吗?

要想实验一下自己还是不是人类,只要折断它不就好了吗?干脆把全身上下都破坏吧?只要我的血液还在流动,那么我还是人类吧?

只要折断了可以了吧?

折断一切!毁掉一切!快点、快点,快点毁掉自己吧!


—TBC—

情绪此起披伏的英sir,OOC得飞起的英sir,莫名其妙疯了的英sir……

只说了几句话就被马修化的阿尔……

高冷的耀君……小菊……好像也没什么……

感觉好像把亚瑟写得太脆弱了,这一点请大家不要介意,毕竟亚瑟还处于比较混乱的状态,到后面他会很帅气的哦~

June
15
2016
评论(7)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