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人口

挖坑无数,没有一个是填好的。

一只过气渣文手

扩列请加QQ并标上圈名:546730294

 

When you love

点文:1/10  狼米眉兔   @最美味的红茶 

好久没写正文了。

一晚上的成果,哎呀好累啊。

到最后还是草草结尾了。

米英文集

——————————————————————————————


When you love

[当你爱的时候,就没有什么牺牲难以承受]

 

亚瑟·柯克兰是一只很奇怪的垂耳兔。

至少森林里的其他动物们是这样想的。

亚瑟本来是柯克兰家一只纯种的垂耳兔,有着柯克兰家独有的粗眉以及绿得像森林一样深邃的眼眸。但他有一点与他的哥哥们不同的是,在他十四岁时,身体便停止了生长,永远保持着幼小的身体。长生不老或许是人类恳切祈求的东西,但对于他而言这简直是被魔女诅咒一样,无论时钟上的时针转了多少个圈,岁月始终没有在他身体上留下任何痕迹。就算他的哥哥们变成又老又弱的垂耳兔,毛发不再光滑发亮时,他的身体始终没有任何变化。

其他动物也因为这样不敢去靠近他,寂寞孤独的亚瑟只好和妖精们做朋友,和他们聊天。所以居民们时常会看到亚瑟穿着他那件万年不变的绿斗篷,脸上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向他们根本看不见、倒不如不相信的妖精叙说着他的寂寞,这一点让他们感到更加的不安。

 

他能够长生不老肯定是因为他是魔女的化身!

靠近他会倒霉的!

他会给我们森林带来灾祸的!

他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赶他走!赶他走!赶他走!

 

流言蜚语让恐惧进一步扩散,恶意化为漆黑的藤蔓缠绕在亚瑟的心脏上,一点点吞噬着他的心。但亚瑟心中的希望火焰并没有被藤蔓所熄灭,毕竟火能够燃烧树木。

他想,一定是他做得不好,只要他做好了,大家一定会来和他做朋友的。

对,因为他爱着大家,所以没有什么牺牲是难以承受了。

只要承受住了大家的恶意,终有一天他们也会爱着我的。

 

每一天每一天每一天,他都满怀着希望,希冀大家最终会理解他的。但是那一天永远都不会来,他身处的环境就像是夕阳落下后,第二天的黎明一直没有到来的漫漫黑夜。他所期待的日子是那永远停留于地平线下的太阳。

他被他所爱着的一切赶走了,赶到森林的深处、没有一个人踏足的地方。

从此森林又多了一个传闻:不要踏进森林的深处,那是魔女的巢穴。

 

那么孤独的兔子每天的日常是什么呢?

到房子不远处的地方捡枯枝、照料一下地里面的胡萝卜、做料理、喝红茶、和妖精小姐们聊天、读着那些已经被他翻到卷页的书籍。

一成不变的生活,漫长而又无终点的寿命,无聊到绝望。

亚瑟·柯克兰,一只仅仅是寿命长了一点除此以外没有任何特别的垂耳兔,渐渐被淡忘在森林幽暗处。但是那个传闻仍然化作黒鸦盘旋与他的上方,凄厉的叫声将他的天空撕成碎片,恶意在他心脏上盛开出漆黑的蔷薇。

 

那么,这个孩子的心灵,什么时候会坏掉呢?

 

 

遇见那个孩子的时候是在一个下雨天。

少有的暴雨天气出现在这个森林里。天空被墨黑而又浓稠的墨汁泼黑,豆大的雨滴掉落在大地上,溅起点点泥泞,空气中弥漫糜烂的味道,那是亚瑟所熟悉的味道。亚瑟站在一个洞穴里,将沾上了泥巴的绿斗篷微微扯起,有点懊恼地看着乌黑的天空。

要怎么回家呢?

不过当亚瑟认真地想了想后,便有点泄气地一屁股坐在地上,没有任何优雅可言。反正家里也没有人在等他回来,那么对于他而言,哪里都是一样的吧?

 

小小的身体缩在阴暗潮湿的角落里一声不吭,默默地等待雨天的结束。

直到他听到洞穴里微弱的呼吸声。

垂耳兔的耳朵总是特别灵敏的。

亚瑟循着声音向洞穴里深入,他发现了一只幼小的动物可怜兮兮地趴在地上,尖尖的耳朵无精打采地垂着,金色的头发也因为被雨水打湿而显得黯淡无光,身上的白色衬衫已经变得湿淋淋并沾上了不少褐色的泥巴。此时的他脸色潮红,嘴上发出痛苦的喘息声,显然他正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当亚瑟看到那只金发小动物时,他的第一反应不是伸出援助之手,而是向后退。对,就是向后退。出于本能地向后退。

亚瑟太久没有看到和自己一样的动物了,当他看到他的那一刻,充满恶意的话语又一次充斥在他的大脑,并迅速地膨胀。缠绕在他心脏上的漆黑藤蔓收紧,让他感觉透不过气、好痛苦。

 

魔女笑了,看吧,这个孩子的心灵果然被染黑了啊。

 

亚瑟克制住心中的恐惧。没关系的,亚瑟,他不是那些对你恶语相对的动物。再说了,看到陷入困难的动物难道你就不应该献出援助之手吗?所以,快点,去牵住那个孩子的手。

亚瑟用他颤抖的手牵住那只比自己小太多的手,许久后他的声带滚动,发出了第一句并不是对妖精说的话,而是对一只和他一样的动物的话。

“……你没事吧……需要帮忙吗?”

那个孩子的耳朵轻微地动了动,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就算是在这样昏暗的地方,他的眼睛依旧是湛蓝如纯粹的蓝宝石。他并没有对亚瑟说出任何话,只是回握了亚瑟的手,紧紧地。

仿佛一辈子都没有打算放开。

那一刻,漆黑的天空终于放晴,金色的阳光照入了这个常年被黑暗所笼罩的地方。

 

 

就算亚瑟比那个孩子大得多,但是用只有十四岁的身体来搬运那个孩子果然还是太勉强了啊。历经各种艰难亚瑟终于把他背到自己家门,把他轻轻地放在自己的床上。亚瑟看着那个孩子脸上不正常的潮红,就知道他肯定是在发烧了。

那个……如果发烧了,要怎么处理呢?哦,在此请原谅亚瑟是一只脑海里充满浪漫色彩的垂耳兔,所以那些所谓已经翻到卷页的书籍实际上全部都是童话故事。总之,先降温吧。

这样想着的亚瑟出门盛了好大一盘冷水,然后毫不犹豫地泼在那个孩子的身上。当盆子里的水一滴不剩毫不吝啬地施舍给那个可怜的正在发着高烧的孩子身上,亚瑟又重复着他刚刚的举动,又盛了一大盆冷水。

恩,好像有点什么不对的样子?

看着床上那个愈发痛苦的小动物,亚瑟眨了眨他那双绿色的眼睛,歪着头表示疑问。

 

后来知道这件事的阿尔弗雷德很庆幸他能够如此坚强地活下来了。

 

随着夜幕的一点点降临,那个孩子的病情渐渐地稳定下来,然而眉头依旧紧缩,手不停地在空中乱摆,仿佛要抓住什么无形的东西。眼泪从他的眼角掉落,沾湿了枕头,口里一直喃喃道:“不……不要离开我……”

他的表情悲伤地让人心疼。

亚瑟抓住了他乱挥的双手,身体的热量通过双手传到那个孩子的身上,他微微低头吻了吻他的眉间,轻轻地对他说:“没关系,我在这里。”轻柔的声音似天使的羽毛抚摸着那个孩子的心,终于让他平静了下来。

月光斜斜地从窗外射入房间内,映在床上那两只相拥在一起的小动物。

 

 

阿尔弗雷德以为他会死在那个昏暗的、充满潮湿的那股难闻气味的洞穴里,所以当他被窗外的阳光嗮到屁股发热时,他是一脸懵逼的。还有……为什么空气中弥漫一股毁灭性的气味?

“啊,你醒了啊。”

兔子走到了阿尔弗雷德的面前,翠绿的眼眸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闪闪发光,头发的颜色是如麦子一样美丽的金黄,可爱的脸庞让阿尔弗雷德瞬间以为是天使降临。阿尔弗雷德微微将视线下移,聚焦在兔子手中的那一盘,额,烂泥一样同时还散发出死亡的气息的东西。

看来是个会让他上天堂的天使。

 

 

阿尔弗雷德把那盘来自地狱的料理(听说这是胡萝卜汤)有多远摆多远,他一边用自己的手指嫌弃地戳着它,另一边向亚瑟道出自己的来历。

这是个老套的故事。阿尔弗雷德的父亲原本是狼族的王,但是他的舅舅十分妒忌他的地位,结果就设计害死了他的父亲。同时出于斩早除根的考虑,还派人来追杀阿尔弗雷德,而他历经磨难跑了出来,亚瑟看到他的时候正是在他连续跑了三天精疲力尽的时候。

幼小的狼耸拉着耳朵坐在木凳上,表情是说不出的悲伤。听完阿尔弗雷德的话和看到这样的他时,亚瑟愣了愣,说出了他的第一句感言。

“所以,你是狼?”

噢,显然眼前的这只迟钝的垂耳兔并没有捉住重点。

不过狼和兔子本来就不可能共存吧,因为一方是食肉动物另一方是食草动物。倘若住在一起,终有一天狼会吃了兔子,什么都不剩。想到这一点,阿尔弗雷德的蓝眸变得黯淡,但他脸上依旧挂着笑容。

“恩,我是狼哦。所以等我休息好了,我马上就会走的。”

“啊,我不不是这个意思。”感觉自己好像说错了什么话的亚瑟有点手无举措,只能胡乱地挥舞自己的手,仿佛是想让阿尔弗雷德理解到他的意思。

“我是觉得你可以留在这里啦。狼什么的我我没有介意啦……再说了我想着你现在被追杀的话还是呆在这里比较好……毕竟这里是森林的深处,是魔女的巢穴啊。所以不要担心会有人过来哦。”

亚瑟带着笑容说出了最后一句话,但眼眸中是近乎自嘲而又寂寞的眼神。

想要留下。反正自己也无家可归了,不是吗?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那我就留下了。”

 

从此,亚瑟的所有日常活动的前面大概都要加上‘和阿尔弗雷德一起’这几个字。

原本阿尔弗雷德只是因为承受了他这个年龄不该有的东西而显得有点沉稳,但是亚瑟毫不吝啬的爱与温柔温暖了他的心,让他渐渐地回复到小孩子的天性。当然,有的时候他真的不需要亚瑟那big size的胡萝卜饼,这并不是爱。

每一天早上,阿尔弗雷德会对亚瑟说早安。每一天晚上,亚瑟都会给阿尔弗雷德唱歌或者讲故事,然后对睡觉的阿尔弗雷德说晚安。

日子虽然依旧一成不变,但因为有了对方的存在而变得格外的不一样。

 

 

 

 

 

在亚瑟的迷之爱的滋润下(特指料理),阿尔弗雷德茁壮成长,成为了一只强壮的狼。在阿尔弗雷德第n次不得不弯腰低头和某只矮小的垂耳兔说话时,他终于忍不住说了一句话:“明明岁数都老得要掉牙了,为什么还是那么矮小。”

亚瑟听见了这句话时耳朵几乎是要竖起来,他不满地跟某只高大的狼嘶嘶叫。

“明明是你长得太高了,笨蛋!不要小看我!我今年可是……”

当亚瑟准备爆出自己的真实年龄让眼前这位愚蠢的狼震惊一下,突然卡了壳忘了自己到底多少岁,于是他溜达着自己的小短腿走到房子角落那用来刻下自己年龄的墙,一脸呆萌地数着上面有多少条横线。当数字渐渐大起来的时候亚瑟开始数的吃力,他瞪大自己那双绿宝石,不服气地鼓着腮子继续数下去。

还没等亚瑟数完,默默地注视亚瑟那相当可爱的行为的阿尔弗雷德捂住了自己的脸,并让他在心中暗暗地决定要再这样欺负一下某只垂耳兔。

终于数完了的亚瑟跑了回来跟阿尔弗雷德面对面,还为了显示自己的高度而站在桌子上(然而也只是刚和阿尔一样高),像个高高在上的王者,趾气高扬地宣布他数出来的结果。

“听好了小鬼,我今年可是……”

“好好好,是274岁吧。我知道我知道……”阿尔弗雷德一边嘲讽地说出了这句话,一边用手捞起某只垂耳兔并顺势把他抱在怀里。某只垂耳兔自然是被某只狼的举动羞红了脸,同时他也不满意现在这姿势所以在不断地挣扎,但阿尔弗雷德的蛮力出乎了他的意料,而他的挣扎对于阿尔弗雷德来说不算什么。

阿尔弗雷德拍了拍某只不安分的兔子,然后以像脱了肛的野马,额,野狼的速度,向木屋外茂密的森林出发,嘴里发出不明意义的笑声。

“好啦,我们现在去采集木材了!一切反对的意见都不接受!Hero号出发!”

奔跑带起的风不断打着亚瑟的脸,使得亚瑟不得不盖起兜帽阻挡风,顺便调整自己在阿尔弗雷德怀里的姿势以防自己掉下。嘴里虽然还在不停地骂着阿尔弗雷德“笨蛋”,但是心里却是另一种声音。

 

真的好幸福。

幸福得想要落泪。

 

 

 

如果能够一直在一起就好呢。

对啊,永远地在一起。

永远永远永远永远永远永远永远永远永远永远永远永远永远永远永远永远永远

永远永远永远永远永远永远永远永远永远永远永远永远永远永远永远永远永远

 

但是,这里真的是大家所期望的童话世界吗?

哈,怎么可能。

 

 

 

 

 

鲜血从刚刚形成的伤口中流出,滴落在洁白的床单上,绽放出朵朵赤色的花朵。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的阿尔弗雷德惊恐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让鲜血从自己的口中流出,然而鲜血的腥味仍然在口腔中弥漫,不断地刺激着他的大脑,让他失去神智。乳白色的月光洒在他们身上,同时也映得亚瑟那露出的半截脖子更加洁白诱人。

 

好渴。好饿。

 

狼的天性在初尝鲜血的情况下激发了出来,这让阿尔弗雷德第一次认识到本能可怕以及他作为一只狼将会把亚瑟这只兔子吃掉的这一事实。他无法想象如果继续和亚瑟一起,会发生什么,他害怕他脑海中的想法成为了现实。

果然狼和兔子根本就不可能在一起吧。我要远远地走开,要离开他。

快点快点快点,不然的话,就来不及了。

 

被狼狠狠地咬了后,亚瑟身上的伤口还残余着阵阵疼痛,但比起这个,他更关心的是那位正在试图离开自己身边的狼。

他要离开了?他要走了?他要抛弃我了?

我绝对不允许。

亚瑟狠狠地捉着阿尔弗雷德的手,几乎使出了他此生最大的力气,力气之大超乎阿尔弗雷德的想象,竟然让他挣脱不开来。倒不如说,他也不想挣开他的手。

亚瑟翡翠绿的瞳孔直直地盯着阿尔弗雷德,以往让他喜欢的绿眸中竟有了令他惧怕的色彩,那是他第一次看到的眼神。

“阿尔,你要去哪里?”

“你要离开我吗?”

“我不允许、不可以、绝对不行!”

“阿尔,不要离开我,好吗?”

明明是无法遵守的承诺,但他仍然说了出来。

“好。”

 

 

稍微动了下手,铁链便在地上滑动发出清脆的声音。亚瑟远远地站在门口,看着正在为自己增加枷锁的阿尔弗雷德,有点担忧地说:“阿尔,你不需要这样……我没问题的。”

阿尔弗雷德向亚瑟扬了扬手,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小玩具,头顶竖起的呆毛一晃一晃的,似乎正在昭显他主人的心情。

“没关系的亚瑟,这点事不算什么啦。这也是为了让我安心呆在这里哦。”

带着喜悦的语气,阿尔弗雷德脸上是以往的笑脸,但他的内心却是另一阵波澜。这个锁链到底能锁住他多久,他也不知道。锁链或许只能锁住他的身体,却无法锁住他心中的嗜血。一旦心中的渴望无法得到满足,无论他如何忍住,终有一天他会挣脱枷锁,向他所珍爱的宝物露出尖牙。

忍住心中对鲜血的渴望对于狼而言是件相当痛苦的事,特别是尝过鲜血的狼。但是只要亚瑟在身边,他所忍受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每当阿尔弗雷德因为忍耐而感到痛苦时,亚瑟总是为他唱歌,讲故事,仿佛像小时候那样。当阿尔弗雷德终于平静下来后,亚瑟会轻轻地对他说晚安。

 

 

 

阿尔弗雷德的痛苦亚瑟看在眼里,痛在心里。有什么方法能够减轻他的痛苦呢?他所做的只有歌唱与讲故事。啊对了,还有一件事他是可以做的。

那就是为他所爱之人献上鲜血。

亚瑟拿起闪着银光的刀,来到森林的外围,向他曾经爱着的一切举刀。

因为我有了比你们更重要的东西,所以为了我心中所爱,只好请你们死去呢。

当你爱的时候,就没有什么牺牲难以承受。

鲜血沾满了绿色的外袍,明亮的眼睛是疯狂的色彩。听不到听不到听不到,那溅起的哀嚎声。手起刀落,又多了一份献给阿尔弗雷德的礼物。

 

亚瑟带着他的“礼物”,去见他心爱的人。

闻到鲜血的阿尔弗雷德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欲望像决堤的大海最终使他理智崩溃。他粗鲁地抓起了礼物,塞进口里,心中的野兽在经历过长期的饿刑后得到满足。

亚瑟静静地看着阿尔弗雷德,溺爱的眼神就像是看着自己心爱的小孩。最终他看到阿尔弗雷德那染上血色的蓝眸直直地望住自己,他知道自己的结局是什么,所以他没有动。

他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我都忘了你在长身体啊,没有准备好充足的食物真是失策呢。“

他看着阿尔弗雷德从手指开始将他侵蚀。

一点一点的。

他也感觉不到疼痛。

 

当你爱的时候,就没有什么牺牲难以承受

因为爱,所以他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亚瑟温柔地亲吻阿尔弗雷德沾上了自己鲜血的脸庞,抚摸着他的脸。



“阿尔,我们在梦中再一次唱歌吧。”

 

 

 

 

 

在很久很久以前,魔女曾经在亚瑟身上下了一个诅咒。

那就是他迟早有一天,会为了爱牺牲自己。

 

 

 

—END—

#前排免费派送止血贴和止血药#

这大概是最凶残的狼米眉兔了

狼不吃兔子没天理【闭嘴

原本想先甜后虐……没想到是一虐到底。


其实这个脑洞来源是某句话:

“当一个长期寂寞的人遇到一个让他不再寂寞的人,那么他就会付出任何代价将他留在自己身边。”

结果写到后面就发现没怎么体现出来。


June
09
2016
评论(20)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