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人口

挖坑无数,没有一个是填好的。

一只过气渣文手

扩列请加QQ并标上圈名:546730294

 

Parallel

第一次写这么长……7000多字。

先给自己跪一下。总算在自己上学前赶完了orz

尝试一下新文风,大家感觉如何?

写着写着发现跟标题好像没什么关系……

模仿了《生命不息》的梗,不过模仿功力不足,一点都不像。

顺便一提这是本好书。

米英文集

————————————————


Parallel

「曾经有这样的一个人,轮回了无数次,尝试从无数的蝴蝶效应中将救你出来」

「一次次的尝试 一次次的失败」

「最后他发现不和你扯上关系,你才能一生平安」

「这一次,你终于一生安定平顺,家庭美满」

「而你们两人,终究成了两条平行线」

「永不相交」

 

冬雪纷飞,寒风萧瑟。鹅毛般轻的雪陆陆续续地落下。在寒风的刻意吹拂下,落雪成了一根根斜线,执拗地朝着同一个方向飘落。厚重的雪覆盖在地上、屋瓦上,到处是白茫茫、灰蒙蒙的一片。今年的北大西洋暖流并没有和往常一样温暖着这个城镇。

屋外时暴风雪肆虐的声音,屋内是女人痛苦的叫声还有大人们的窃窃私语。

壁炉里跳动的橘红色的火焰,驱散着屋内的寒气,但却驱散不了屋内沉重的气氛。

“医生……!医生还没来吗?”

“已经赶来了……但是外面那场暴风雪……”

“夫人好像已经撑不住了。”

“上帝保佑,希望那个孩子能平安出生。”

……

大人们焦虑地在棕色的木门前来回踱步,而四岁的亚瑟被佣人们牵着,安安静静地看着大人们。诚然,这个年仅四岁的孩童是没法理解大人们在焦虑什么,更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正在里面痛苦着。

木门内突然传来了喜悦的声音,但很快便被迷之沉默所代替,随后便是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声。亚瑟知道,这是他母亲的声音,但他从未听过那位总是举止优雅,身材娇小的淑女的身体里爆发出这样的声音来。

佣人们上前围着从房内出来的人,小声询问着里面的情况。

”怎么样了……?“

”好像是被脐带勒到了……窒息了……唉……还是没活下来啊。“

”真是个可怜的孩子……“

”我原以为这个家能再多一位小天使呢……唉……“

亚瑟拉了拉在一旁抹着眼泪的沃特斯太太的衣袖,祖母绿的眼眸望着这位老佣人,好奇地问:“大家都在干什么?为什么要哭?”

“噢,我的亚瑟少爷。你原本可以有一个弟弟的……唉,可惜了……没能活下来。”

亚瑟不知道面对眼前这样的事情,他该作出怎样的反应,大哭还是面无表情?

那时候他只是天真地说着。

“如果弟弟能够活下来,那就好了。”

 

屋外白雪皑皑,屋内是女人痛苦的声音。

似乎是众人的祈祷起了作用,连续一个星期的暴风雪有所减弱,仿佛是神的荣光降临在这个城镇上,眷顾这个在冬日里出生的孩子。

“医生!还没有来吗?”

“快了快了!雪刚刚停!已经快来了!“

“噢!真是上帝保佑啊!“

亚瑟坐在木椅上,双脚悬在空中晃动着,绿色的大眼睛望着木门,眼里是好奇的色彩。

紧接着门外传来嘈杂的声音。一个穿着白色外袍带着细框眼镜的男人被众多佣人簇拥着走了进来,进入了那间紧闭的房间。

“生了生了!“

“太好了,医生也来了!“

门里传来喜极而泣的声音以及婴儿的啼哭声。佣人们围着医生说着感谢的话,父亲握着那位仿佛天神降临的医生的手,以往很少面部表情的他也难得地露出相当激动的表情。

“感谢……真是太感谢……”

“这只是我的本职。这个孩子能活着,也多亏了他的求生意志够强啊……”

“不管如何,还是太感谢医生您了……”

很快,亚瑟就被沃斯特太太领入房子里,带到一个皱巴巴的婴儿面前。这只丑陋的小猴子双手紧紧地握着,哭的喘不过气来。

”亚瑟少爷,这就是你的弟弟了。“

”弟弟是这么丑的东西吗?“

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孩子听懂了这句话,哭得更厉害了。

”哈哈,亚瑟少爷真是童言无忌。“

父亲用宽大的手摸了摸亚瑟的头。

”亚瑟是哥哥了。以后要好好保护弟弟才行啊。“

亚瑟转过头去,看着摇篮里的那只皱巴巴的猴子,喃喃道。

”保护吗……?“

 

不知何时过去了一场春雨,听不见的淅沥声,轻柔地滋润着大地,随后便悄然离去。太阳出来了,一片晴朗,整个世界仿佛刚洗过一样,空气十分的清爽。绿叶刚刚长出,小小的蜗牛卧在叶子上,艰难地爬着。

澄澈的蓝眸盯着这只小生物,金色头发中翘起的一根头发迎风飘动。

七岁的阿尔弗雷德正在商店外的绿化带上呆着,等待自家哥哥买完东西从商店里出来。

”亚瑟好慢啊……“

小男孩戳了戳那只小蜗牛,却无意中把小生物戳了下去,然后还不小心把它踩扁了。

”呜哇对不起对不起!我一不小心把你给弄死了。我一会儿就去数亚瑟的眉毛来赎罪!“

话音刚落,阿尔弗雷德意识到自己头上有一种莫名的威压,阿尔弗雷德微微抬起头来,蓝色的瞳孔就对上那双容纳整个森林的绿眸。

那是比阿尔弗雷德大四岁的哥哥亚瑟。

”啊啊,我眉毛这么粗还真是抱歉呢。“

随后亚瑟便在阿尔弗雷德额头上敲了一下,有点无奈地说:“既然无聊的话就不要跟过来啊……我一个人也可以啊。”

亚瑟的视线微微偏转,脸上是自己没察觉到的绯红,用着连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说:“虽、虽然你能陪我来我很高兴……”

阿尔弗雷德表示他已经对自家哥哥的傲娇性格见怪不怪了。

亚瑟向阿尔弗雷德伸出右手,雨后的阳光似乎过于灿烂,照在亚瑟的脸上,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但那一定是相当温柔的表情吧。

”我们回家吧。“

阿尔弗雷德也伸出了自己的手,紧紧地握住那只伸向自己的双手,向自己的哥哥报以同样的笑容。

”恩!“

 

这个位于城市边缘的城镇不知何时开始有了变化,高楼从地表竖起,现代化的建筑打破了城镇以往古朴的风格。亚瑟和阿尔弗雷德走在现代风格与旧式英伦风格混合的街道,背后是金黄色的阳光。

“亚瑟今晚的晚餐是什么?”

“恩……还没想好呢……不过今晚是我来做饭呢……”

“呜哇。”

“呜哇是什么意思!?“

……

两个人在街上有搭没搭地聊着天,向着回家的方向前进。不知道是不是他们走得太慢,脚下的路好长好长,长到没有尽头。

高大的建筑遮住了阳光,两人被阴影所笼罩。

身边人惊呼的声音。某人被推开时惊讶的声音。

重物掉落的声音。锋利东西穿刺肉体的声音。

眼泪落地的声音。还有那个孩子微弱的声音。

“亚瑟?……哥哥!“

”……“

鲜血染红了刚刚风干的水泥地板,一点点汇集在他的脚下。

连他那双新买的运动鞋也染成了红色。

 

阿尔弗雷德在众人的期望下诞生了,在那个不平常的冬日里,接受着众人的祝福。

而四岁的亚瑟拥有了他一生都要保护的人。

亚瑟澄澈的绿眸望着刚出生的阿尔弗雷德,微微皱了那双家族遗传的粗眉毛。

”弟弟好丑。“

”哈哈,刚出生的孩子都是这样的啦!长大了就不会丑了。“

”是吗?“

亚瑟用他的小短手摸了摸阿尔弗雷德光滑的额头,小声地说:“那你要快点长大啊,长大了就不丑了。“

 

 

春雨过后,万物复苏。

七岁的阿尔弗雷德百般无聊地数着商店外绿化带上的草。

”一根……两根……啊……跟亚瑟的眉毛一样难数。“

话音刚落,阿尔弗雷德头上便挨了亚瑟的一击。

”啊啊!我眉毛这么粗真是抱歉呢!“

”呐呐亚瑟一会要回家了吗?“

”对啊……东西都买好了……“

”亚~瑟~我们去新开的那间麦x劳好不好!我想吃憨八嘎!“

亚瑟听到阿尔弗雷德那糟糕的发音,微微皱起眉毛,说:“不行!那里跟我们家的方向可是相反的啊!再说了!谁叫你这么糟糕的发音。”

“好嘛好嘛就一次~”金发蓝眸的男孩眨着他的眼睛,扯着亚瑟的衣袖撒娇道。当然阿尔弗雷德知道这样是不行的,于是他准备祭出大杀器。

“哥哥是最疼我的对吧?”

哥哥哥哥哥哥……

“咳,就、就一次!“亚瑟的视线有点不自然地往上飘。

阿尔弗雷德表示对于自家哥哥是个弟控这件事他已经见怪不怪了。

 

麦x劳里的油腻的气味让亚瑟难以承受,于是他只好催促着阿尔弗雷德快点买,然后马上回家。新开的店里挤了不少人,有的人走了,很快又有人进来了,因而柜台前的队伍仍然很长。

”喂喂,你听说了吗?刚刚路的那边好像有什么东西坠下来了。“

”啊啊我看到了,好像是有人一不小心把上面的钢材推下来了吧。“

”哇这样也太危险了吧!“

”不过幸亏没人受伤啊……“

亚瑟在一旁等着的时候,这些客人们的对话夹杂着小孩子喧闹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

阿尔弗雷德一手抱着一袋装着汉堡包的纸带,另一只手则是牵起了亚瑟的手,满脸笑容的看着他。他背后的阳光打在他身上,整个人闪耀着光芒。

”亚瑟,我们回家吧。“

”啊……恩……“

 

盛夏的城镇并不炎热,偶尔还有一丝微风吹过,带走剩余的热意。澄澈的蓝天仿佛是一块晶莹剔透的水晶,空中白云朵朵,或卷起,或舒展。

新学期开始了,十六岁的亚瑟作为学生会会长站在门口,督促着学生们整理自己的仪表。几个不良吊儿郎当地走进了校门,很快,亚瑟拦住了他们。

”喂,你们!把你们的仪容仪表整理好。“

其中一个烫着怪发戴着耳钉的男子不满地看着亚瑟,说:“你知道我们是谁吗?不过是个低年级,不要太嚣张了!“

亚瑟微微眯起绿眸,嘴角上翘,露出相当嘲讽的表情,然后一手将那个男子的耳钉扯了下来。“那还真是抱歉,我不知道。当我知道你们一进入这个门口,就要好好遵守规则。特别是我的规则。”

亚瑟嚣张的语气成功激怒了不良们,男子一怒之下出拳揍向亚瑟的脸,但很快就被亚瑟用手挡住,下一秒他就被撂倒在地并被亚瑟钳制住。

”说不过就打,你还真是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你爸妈应该没想到,他们会生出个白白浪费氧气并制造更多二氧化碳加剧全球变暖的玩意吧。“

”你……!“

亚瑟放下那个人,并从自己的口袋中拿起绣着玫瑰花纹的手帕,拭擦着自己的手,仿佛在擦掉什么脏东西一样。

”大哥!“那个人的小弟围了上去,把他们口中的大哥扶起。

”你等着!我们一定会报仇。“

 

……

”大哥,你想怎么报仇?那个人好像很好打的样子啊。“

”大哥!我收集到一些情报了!听说那个人好像有个读初中的弟弟啊!我们去给他弟弟点教训来警告他吧!“

”兄弟们,走了!“

……

 

十二岁的阿尔弗雷德告别了自己的朋友,走在回家的路上,快乐地哼着歌。

在转角的瞬间,他四周围着许多不认识的人。

”你就是亚瑟·柯克兰的弟弟?“

……

正在整理文件的亚瑟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而副会长弗朗西斯有点焦急地对亚瑟说:“喂喂粗眉毛!大事不好了!我好像收到消息说那群被你打了的人要去找你弟弟的麻烦,你快点去……!“

……

亚瑟赶到阿尔弗雷德身边时,刚好看到一群人围在阿尔弗雷德身边对他拳打脚踢。

眼尖的亚瑟看到有人拿出了刀子,然后……

利器插入肉体的声音。心脏被刺穿的声音。

不相干人物惊恐的声音。弟弟的声音。

”亚瑟……?“

”为什么……“

”因为你是我弟弟啊……“

我一生都要保护的人。

 

鲜血染满的整个世界。

 

冬日。

阿尔弗雷德出生了,四岁的亚瑟有了要用一生保护的人。

春日。

阿尔弗雷德陪伴亚瑟出去买东西,心满意足地收获了一大包的汉堡包。

夏日。

正在整理文件的亚瑟得到自己弟弟被围堵的消息,匆匆忙忙地赶到阿尔弗雷德身边时,看到的是那个年幼的孩子站在一群倒在地上的人的中间。地上那群人痛苦地捂住自己受伤的部位哀嚎着,而脸上身上都挂满彩的阿尔弗雷德勉勉强强地支起身子,向着还在喘气的亚瑟露出了个阳光的笑容。

”哟!亚瑟!你看我是不是很厉害!哈哈哈就像世界的HERO啊!“

亚瑟看着阿尔弗雷德身上的伤,一副几乎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诶诶不要哭啦,亚瑟。咳咳,这些伤没事啦!这可是HERO的标志啊!“

阿尔弗雷德没心没肺地笑着,摆出了一个超人的姿势,但由于不小心扯到伤口,他还是忍不住地嘶了一声。

”什么HERO不HERO的啊……蠢死了。“

亚瑟拿出了消毒药水和绷带,为阿尔弗雷德包扎伤口。

”不要把我当笨蛋!我现在可是很强的哦!“

”现在的我,够资格当你世界的HERO吗?“

 

秋日,大部分树叶渐渐变黄了,落下,最后化为尘埃。

秋天,总是那样地令人伤感。昨天还弥漫着生命活气的绿叶,蓦地变成煞黄,然后凋落。

葬歌还在耳边回绕,两幅黑色棺材里的人永远沉睡在大地。

二十岁的亚瑟和十六岁的阿尔弗雷德穿着得体的黑西装,参加自己父母的葬礼。

父母的朋友们为他们献上纯白的花,向着稚气未脱的两个孩子说着安慰的话。

”我很抱歉听到你父母去世的消息……“

”你们父母是很出色的人,我对因为一场车祸夺去他们生命这一件事深感遗憾。“

”请节哀。“

亚瑟低着头,看不清他的表情,他用着冷静的声线回复他人。

”多谢。“

而事实上,牵着他手的阿尔弗雷德能够感受到他身体的颤抖。

众人散去。

徒留两人站在原地。

亚瑟紧紧握着阿尔弗雷德的手,脸上是惨淡的笑容。

“从今天开始,我们就两人一起生活了。”

阿尔弗雷德把亚瑟拉入怀里抱住,很快,肩膀就被液体沾湿。

“亚瑟,有我在,不用怕。”

 

”我说,阿尔弗雷德,你是不是要交个女朋友了?“

阿尔弗雷德正在往吐司上涂蓝莓酱的手顿了顿,镜片后的蓝眸变得有点可怕。

”什么意思?“

”诶……我是说你也该到有女朋友的年龄了……你看你都十八岁了……你总该有个喜欢的人吧。“

“我有喜欢的人。”

“是吗……”

亚瑟弱弱地回了一句,然后阿尔弗雷德看着亚瑟把茶杯往自己的白衬衫上喂。

“我喜欢的人是你哦☆。”

“是吗……等等!!!!“

好吧,亚瑟把整杯茶倒在了自己身上。

”你你你你喜欢我!?“

”是啊,超越兄弟的那种喜欢哦。“

”可我们是亲兄弟!“

”那又怎么样?喜欢是需要理由的吗?只要我们互相喜欢不就行了吗?“

”我我我我可不喜欢你!“

亚瑟扔下自己最喜欢的茶杯,狼狈而逃。

 

接下来的几天,亚瑟几乎是躲着阿尔弗雷德,刻意错开相见的视线。不过就算亚瑟躲着他,也逃不出阿尔弗雷德的视线。

这几天阿尔弗雷德目睹了亚瑟想要除草结果把一大把没开花的玫瑰花剪掉了;下午茶的时候总是心神不宁,甚至好几次把红茶往自己鼻子灌;做料理的时候把化学武器上升到了毁灭世界的武器这个程度上了;平地摔撞柱子什么的,也是见怪不怪了……

终于亚瑟在喝醉酒被阿尔弗雷德带回家后,吐出了自己的心声。

”我也喜欢你……嗝……阿尔……“

阿尔弗雷德低头亲吻着某个醉鬼。

”恩,我也是。亚瑟。“

 

洁白的雪从空中飘落,恍如白昼的夜晚,人潮涌动的街道,温暖明亮的橱窗,挂满礼物的圣诞树。圣诞节还未到来,伦敦已经是充满节日氛围的状态了。

二十三岁的亚瑟走进了机场,拿着电话对大西洋对岸那位十九岁的爱人说着话。

“阿尔,我现在准备登机了。一会聊吧。”

“恩,我等你。”

“啊啊对了,我爱你,亚瑟。”

“笨、笨蛋突然间你说什么啊……恩……我也爱你。”

亚瑟看着逐渐变黑的手机屏幕,脸上露出了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幸福的笑容,然后,登下了那架前往地狱的飞机。

……

“今日19点23分,前往纽约的SH712航班坠机,xx人死亡。遇难者的身份有待确认……”

“喂,请问你是亚瑟·柯克兰的亲属吗?”

……

 

冬天过去后便是春天,春天过去后便是夏天,夏天过去后便是秋天。

经历了一年后,又回到了冬天。

“我说,为什么要改航班啊……”

“不用管啦,你就要坐了就行了。”

“好好好我听你的。”

……

“今日……坠机……”

“请问你是亚瑟·柯克兰的亲属吗?”

……

为什么这次不一样……

再一次,再来一次。

……

“亚瑟,我现在正在去机场哦!我很快就会来到你身边的啦。”

“话说你学习这么忙就不用过来啦……我过去你那里不就可以了吗?”

“因为我也很想回去啊。反正我也想要看望一下沃斯特太太他们啊。“

”恩好吧。话说你想要吃什么?“

”恩……只要不是你做的什么都好。“

”我的料理明明这么好吃!“

”诶。“

”诶是什么意思啊!“

站在街头上等待绿灯的亚瑟,愤怒地向电话对面的那人反驳着。全然不知一辆摇摇晃晃的汽车开往他的这个方向。

汽车碾碎肉体的声音。电话的忙音。

血。

……

不行不行。

再来一次。

……

“为什么不回来?”

“拜托你了!你给我好好呆在家里。”

 

”小阿尔,你快点回来,粗眉毛他……!“

……

再来一次。

……

“请问你是亚瑟·柯克兰的家……”

阿尔弗雷德狠狠地将手机扔在地上。

一地的碎片。

连心也碎了一地。

……

亚瑟

不要再和我扯上关系了

……

”原来亚瑟先生你有一个弟弟的吗?“

”是啊,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从小的时候开始就很讨厌我了……“

亚瑟把酒杯里的酒喝光,迷离的绿眸望着前方,微微打了个嗝。

”呜呜为什么他不喜欢我啊……明明我已经这么疼他了……为什么为什么!我是做了什么让他讨厌的事情吗?呜呜……“

”亚瑟先生,你喝醉了……“

坐在亚瑟旁边的黑发男子有点无奈地看着亚瑟。

突然亚瑟的电话响起,亚瑟接过电话后,脸色突然变得相当恐怖。

”对,我是……你说什么……!“

亚瑟挂上电话,抓起放在椅子上的西装外套往外面冲,但他很快被本田菊抓住了。

”亚瑟先生……!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阿尔……阿尔他被车撞了,进了医院……我……我要去看他!“

亚瑟挣脱了本田菊的手,冲向机场的方向,微醉的亚瑟并没有看到瞬间变红的信号灯。

然后……

 

 

雪花落在黑色的棺木上,仿佛是上帝赐予这个可怜人的白花。

阿尔弗雷德跪在棺木面前,他的脸已经因为伤心过度而露不出任何表情。

雪花落在他的金色的发上,积攒在他的肩上,仿佛要压垮这个才十九岁的男孩。

 

女孩惶恐地走到他面前,一脸歉意地说:“对不起……我们医院不小心弄错了……间接造成柯克兰先生的死亡……我们会补偿你们的……”

撑着黑伞的黑发男子止住还要说话的女孩,用淡漠疏离的眼神示意她离开。

等到那个女孩的身影消失在白雪中,本田菊把伞撑在了他的头上。

“请节哀。”

“多谢。”

无感情的回答,机械地从这个男孩口中蹦出来。

 

”你想要知道为什么轮回这么多次你都没有成功让他活下来吗?“

蓝色的眼眸终于有些许光芒,他注视着眼前这个神秘的黑发男子。

”你是因为亚瑟先生的愿望而活下。你本该在那个冬天里死去。也就是说,你的命,是亚瑟先生换回来的。就算你每一次轮回都改变了亚瑟先生死亡的命运。但只要你在,亚瑟先生就终会有一天因你而死去。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不过看来亚瑟先生活到二十三岁已经是极限了啊。“

”那么事到如今,你明白真正能让他一生平安的方法是什么了吧?“

”你会选择继续活下去,还是亚瑟先生活下去呢?“

阿尔弗雷德没用回答。

”在下真的是问了个相当愚蠢的问题了。“

”不过你还真是辜负了亚瑟先生的一番苦心啊。“

 

十一

那个冬天,是那样的寒冷。

”对不起,我没有办法救活他。“

医生看着已经停止呼吸的孩子,有点遗憾地说:“如果这个孩子能再坚持多一会就好了啊。”

亚瑟站在木门外,天真地看着面露悲伤的大人们。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

亚瑟·柯克兰一生是十分平安的。

读书。工作。结婚生子。养育孩子。渐渐变老。最终死亡。

没有了某个人的未来,一切都似乎变得幸福美满。

亚瑟临死前,突然想起了那个一次次为他轮回的大男孩。

知道了他为他所做的一切。

瞬间,泪满盈眶。

 

他这一生确实幸福美满,但是没有你的未来就不是未来的啊。

阿尔弗雷德你这个大笨蛋。

 

两人的命运,终究就像两条平行线。

永远没有相交。

 

 

 

 

十一 神赐予的礼物

冬日。

冬雪纷飞,寒风萧瑟。

屋外时暴风雪肆虐的声音,屋内是女人痛苦的叫声还有大人们的窃窃私语。

四岁的亚瑟突然站了起来,冲向那间紧闭的房间。

但很快就被身边的佣人拦下了。

“亚瑟少爷……不行啊……你还不能进去!“

亚瑟用尽他身体的力气想要挣脱佣人的怀抱,不过这只是徒劳。

于是他竭尽全力,呼唤着他心底那个永远铭记的名字。

”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

亚瑟叫的如此撕心裂肺,几乎把声音叫哑。

 

然后,木门内,传来婴儿的哭声。

似乎回应着亚瑟的呼唤。

 

白雪皑皑,黑发男子撑着伞,望着那个小小的房子。

”你们喜欢我赠与的礼物吗?“

”这辈子,你们可要幸福啊……“

 

根据定理,平行线是永远无法相交。

但是在爱情的世界里,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是毫无道理的啊。

————————————

强行HE

#恭喜菊太太获得世界好助攻称号#

话说我也不明白后面要写什么……

因为没时间后面写得很仓促,大家不会嫌弃表白那段太短吧?


因为要上学了,没什么时候回复大家的评论啦。

我下一次回来是清明节orz。

我到时候再回复吧……


感谢读到这里的你❤

March
18
2016
评论(15)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