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人口

挖坑无数,没有一个是填好的。

一只过气渣文手

扩列请加QQ并标上圈名:546730294

 

《休止符》正式设定

暑假大长篇正式命名为《休止符》

说实话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写下来,剧情是想好了但是我也有点纠结到底怎么写好。因为剧情实在是有点慢热……然后伏笔什么的埋太深怕你们发现不了……太浅了好像也没什么意思……

嘛反正也是尝试着写……恩……算是摸索自己新文风?

——————————————————————

本作基于桌游:永久的后日谈Nechronica上创作。只是沿用了世界观和部分设定而已,实际上不用了解这个游戏也可以啦,有些要用到的专有名词会解释的。

而且那些设定有很多改动,私设超多。各种狗血八点档和家庭伦理剧。

本文cp:米英100%的爱情向,极东亲情向

主角:米英耀菊【四人戏份实际上都差不多】其他人物也会出场。

↓↓↓如果没问题就看下面的预告与设定【有点长】

虽然有些人可能已经看过,但是较之前的设定我有很大的修改。

————————————————————————————

[这个末日后不起眼的休止符,

 到底会是上一首战歌的尾声,

 还是下一首战歌的前奏?       ]


Brother 兄弟

“从今天开始,他就是你的哥哥了。”

……

“哥哥!”

……

“我要从你这里独立!”

“我已经不再是你的弟弟了!”

……

“如果我说我对你有超于兄弟的情感呢?”

……

这是最重要的人……要好好保护才行……

……

“快逃!你这个笨蛋!”


Betray 背叛

“亚瑟……为什么……?”


“我……阿尔?还有……我到底都干了什么!!”


Name 命名

“名字……叫亚瑟怎么样!?亚瑟王也是个很厉害的英雄哦!”

……

“我不想忘记……不要……“


White & Black 白色和黑色

本田大人太感谢你了!”

“本田大人能够和神灵沟通真是太厉害了!”

“果然是神眷顾的孩子。”

“本田大人!”

“本田大人!……”

……

“是你给这个村子带来诅咒!”

“滚出去!”

“你会给我们带来灾难的!”

……

血血血!全部都是血!奇怪奇怪!为什么为什么!

大家都躺在地上了?

啊啊啊!对了!大家都死掉了!

是我做的。


Protect 保护

“费里,菊,你们先走!”

“我知道自己很没有用,但跑得快是我唯一的特长了,所以就由我来将那群怪物引走,菊你就安心在这里等待救援吧!”

……

“都是因为我……大家才会陷入困境的……我再也不想做那个被你们保护的人了。”

“咳……nini,这次,我有好好地保护了你了吗?

……

“你本不需要这样做的啊……”


Family 家人

“大哥,你回来啦!”“哥哥!我今天的身体感觉很良好哦。”

“哥哥,今天那个蠢猪又抢我东西!”“谁是蠢猪!我有名字!“

“哥哥,今天一切都顺利吗?”

“哥哥……!”“大哥……!”

……

血……尸体……都死了……

……

“nini……”

……

连你也……


First story 第一战

“为你,千千万万遍。”

“不要走!贞德!”

……

“不要和她说一样的话啊……”

丽萨。”

……

“竟然喜欢上自己做出来的东西……”

“哈哈,果然哥哥我真的是个无可救药的变态啊。”

……

“此路不通哦。”

“当然如果你们想要通过的话~那就只能把哥哥我打倒哦~“


Second story 第二战

“今天我也在努力哦~”

很快我们就可以又一次在一起了。”

“等我。”

“姐姐,娜塔莎。”

……

“这只是一场交易。”

“事成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哈哈你还真薄情呢~”

……

“为了姐姐,为了娜塔莎,为了大家。”

“所以就只好请你们‘死’去吧。”


Last battle? 最后的战场

“啊啊今天真热闹。”

“我曾经的前辈,我后辈的后代,还有我曾经最疼爱的孩子。”

……

“啊啊……亚瑟这样可不行哦,竟然帮着我的敌人。”

“就算我一直这样纵容你,但是今天可不行呢。”

“今天的亚瑟要当个好孩子哦。”

“所以,过来吧。”

……

“虽然好像有种被你们算计的感觉。”

“不过如果我一不小心把你们‘杀死’了……”

“你们的主人还有机会把你们回收吗?”


???

不起眼的坟墓上刻着一个名字。

地上放着一朵盛开的蓝色雏菊。

————————————————

专有名词解释

标了※表示新添加的设定

【世界观】

人类灭亡后的世界,只剩下活死人以及死灵法师。


【活死人】

人类灭绝后,活动的死者的总称。


【死灵科技(Necromancy)】

将死者转化为活死人的科技。


【死灵法师(Necromancer)】

具有死者复活的《死灵科技》能力的存在,只要是足以制造出活死人的[东西]都可以成为死灵法师。

仿佛是造物主这样的存在。但个体存在差异,能力有强有弱。

拥有操纵除《人偶》以外的活死人的权限。

※但如果有两位死灵法师在场,活死人会服从更强的那位死灵法师。


【仆役(Servant)】

死灵法师们忠诚的信奉者。

具有人格与智慧,自我扭曲的活死人。

※实际上扭曲不扭曲还是取决于死灵法师本人,所以仆役说不定也是有好的存在。

间接或直接受到死灵法师的控制。


他们或许曾经是得以复苏的死者,又或者是……什么都不是。

身体的每一个部分还有回忆,都是死灵法师所赋予的也说不定。

换句话说,他们只是虚假的存在。


【人偶】

拥有身为人类的自我与记忆的活死人。

在死灵法师的操纵下,得以复苏的过去的死者。他们是被死灵法师赋予了心灵与记忆的特例。

他们的身体并非活物,只要不是完全解体,创伤对于人偶们根本算不上什么。在不让心灵崩溃的情况下,他们可以永远的活动下去……

永远永远……


【怪物】※

没有自我和人格的活死人,只是依靠自己的本能游荡在这个世界。

或许是嫉妒拥有人类自我的人偶们,一旦遇上就会攻击。

有不少人类是死在他们手里的。


【暗示】想起怎样的回忆。


【宝物】这个物品,就是保持人偶心灵的重要东西


【狂化】

人偶是拥有人类的自我与记忆的活死人,因此他们也拥有人类脆弱的一面。在那样的世界里,心灵的脆弱更容易激发出来。一旦他们所遇到的东西触发到什么回忆,人偶就很容易进入狂化状态。狂化主要体现在眼睛变红,意识上突然变得执着于什么东西,就像在什么地方钻了牛角尖。行为上各异,或许是变得不想战斗,或许是更加卖力近乎要让自己解体的程度去战斗,又或许是……将手中的武器指向自己的同伴。

这种状态是可以通过对话解除的。同伴的设定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通过同伴们的疏导,或许就能让进入狂化状态的人偶恢复正常。但是失败的可能性还是有的。


【精神崩溃】

如果狂化状态长期不能解除,并且受到更多精神上的攻击,那么人偶就会精神崩溃,失去人类的自我。那么这种状态就很难用对话来解除了。这样的人偶,跟那些游荡在外的活死人有什么分别呢?


【完全解体】※

人偶身体承受的强度有限,某位部位所受的创伤超过了承受的强度,就会坏掉变成黏糊糊的黏菌。全身都变成黏菌的话,那就是完全解体。

人偶虽然不是活物,但他们一旦被完全解体,自我的载体就会消失,那么他们就再也没办法动起来了。

当然他们受伤的地方可以用黏菌来修复,不过需要花费一定的时间。

——————————————————————

设定

亚瑟

外表大约二十多岁的绅士。

完全不能接受现在的世界,因此很容易进入狂气状态。

执着地想要回忆起以前的记忆,回忆真实的自己。

明明是人偶的身体,但仍然有人类的痛感。

仿佛人类一样。

和阿尔弗雷德是养兄弟的关系。

四人中和阿尔一样是充当后卫,实际上近战能力也很强。

【武器】枪、军用匕首

【宝物】一条串着银色戒指的项链。那是你的东西吗?因为那个戒指对于你来说有点大。但对你而言,是个无可取代的替身符。

【暗示】※两份不一样的记忆冲撞着你的头脑。到底哪个才是你呢?不快点认出哪个才是你,你就要坏掉了!


阿尔弗雷德

拥有阳光笑容,有时读不懂空气,相当乐观的大男孩。

但是这笑容背后似乎隐藏了什么……?

对现在这样的世界似乎不怎么在意。

和亚瑟是养兄弟的关系。但本人并不想承认这种关系。

充满英雄主义的人。

四人中战斗力最强,是一位十分出色的后卫,百发百中。

“大家的背后就交给我吧。”

【武器】双枪

【宝物】还是人类时候的相片,是过去幸福所残缺的一角。但是上面到底是怎样的幸福的笑容,你已经看不清了。因为那照片已经被鲜血所染红了。啊啊,如果大家都还在那该有多好。这次一定要……

【暗示】你曾经失去过什麼,就连现在也还在持续丧失著。这并不是性命或者记忆,而是更为……更为重要的什麼东西。


本田菊

安静认真,稳重守礼的人。似乎是四人中年龄最小的。

大概是生前的原因,对周围事物比较敏感,比其他人更容易察觉到危险的到来。

虽然平常比较淡定,但是每一次的回忆都几乎让自己精神崩溃。

如果不想起来,就没办法前进了。

他这样劝服着自己,一点一点地想起那并不愉快的过去。

虽然记忆有点模糊,但他确实记得自己有一个温柔的哥哥。

战斗力十分强的前卫。似乎有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能力?

“敌人的话,只要斩断了就行了吧。”

【武器】名刀·村麻纱

【宝物】小小的活死物。是一只棕色皮毛的兔子,相当可爱。对于你来讲,是相当重要的朋友。“这次不能再失去它了”。

【暗示】你渴望赎偿犯下的罪,那是不被任何人所原谅的罪孽。所以如果想不起来的话,无论赎罪还是逃避,都没有办法。


王耀

黑色长发,娃娃脸的人。

精于计算,总是处于相当冷静的状态,充当幕僚这样的角色。

嘲讽技能max,有点毒舌

实际年龄比外表看上去大很多。

似乎知道很多关于这个世界的事情,不过记忆还是相当模糊。

感觉好像背负了很多东西的样子。

四人中负责担任防御的角色。

“你们这些年轻人真是……没办法了那就由我来防御吧。”

【武器】合金箱子

【宝物】壞掉的部件。镶嵌在自己左眼眶的眼球到底是谁的眼睛呢?你是在代替左眼的主人看这个崩坏的世界吗?

【暗示】明明知道了个很不得了的情报。那是对於死灵法师乃至这个世界,都相当致命的秘密。如果不把这个记忆取回来的话……


————————

默默看了自己的大纲,关于家人的词出现得超多,好多都是亲情向。

其实我想要宣扬的主题是we are 伐木累?

最后,希望大家不要介意我可能会OOC。特别是耀君……


March
18
2016
评论(1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