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人口

挖坑无数,没有一个是填好的。

一只过气渣文手

扩列请加QQ并标上圈名:546730294

 

欢迎来到黑塔利亚精神病院~(六)

(五)在这里哦

你们的糖炒玻璃渣已到,请查收。

话说我感觉自己已经忘记了这里的设定……可能有点逻辑错误。

写着写着总觉得不对……凑合看吧QAQ。

那么,阅读愉快?

——————————————————————

(六)

亚瑟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乘着休息时间好好地研究了一下那个盒子。

巴掌大的木制盒子,刻着不知名的花纹以及镶嵌了几颗翡翠色的宝石。亚瑟虽然不知道里面会装着什么,但是可以看得出光是盒子就已经价值不菲。

到底为什么那个人要给自己这个东西呢?总不会是钱多没地方花吧……

轻轻摇了一下,很轻,里面好像什么都没有的样子。真是相当可疑,然而亚瑟还是尝试着打开它。

结果是失败的。

难道盒子锁住了吗?亚瑟摸了摸盒子,也看不见有锁头,但是就是打不开。

然后亚瑟莫名地回忆起自己来到精神病院的这段日子,无论是什么,总觉得这一切好像是被刻意安排的一样。感觉好像被卷入了什么事件的样子啊。还是饶了他吧,他只是个普通人啊。

亚瑟又想了想,觉得自己脑洞太大了。

或许这只是个恶作剧吧。

亚瑟把盒子塞进自己的口袋里。不要问他为什么这样做,只是潜意识里告诉他这样做是没错的。

亚瑟看了一下墙上的钟,休息时间已经结束了,于是他站了起来准备开始工作。

不知是不是昨晚没睡好的原因,他站起来的那一瞬间,疼痛向他的头脑袭来,他的灵魂似乎被什么东西扯着,仿佛要将他的灵魂与身体分开,剧痛一下子让他失去了意识而晕倒过去。

“柯克兰先生!?”

一旁的人被这措手不及的变化吓到,菊最先回过神来立刻让人把他扶进空的房间,放置在床上。菊看了看,告诉大家亚瑟并没有什么问题,只是因为睡眠不足晕倒而已,现在只需要休息一下就行。

得知这一点的众人散去,而菊因为有工作,所以也只是让护士巡查时稍微看一下这里。

 

白色。白色。白色。

四处都是白色。

这里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还有……

我是谁?

不停地向前奔跑,不知道自己要跑向何处。

“现在你还不能到这边来。”

声音突然响起,而自己的腿仿佛是被凝固,无法再前进一步。

抬起头,却被眼前的景象骇住。

几乎被血染成黑红色的,血肉模糊的人,身上穿着的衣服破破烂烂,四肢被不知道什么东西钉在了洁白的墙上,伤口的血还在流出来,在洁白的墙上画出朵朵赤色的花。倘若不是还有几缕沙金色头发没有被黑红色所染,几乎就以为他的头发就是这样的颜色了。

那人露出了笑容,在血液的映衬下显得妖冶。

“回去吧。”

“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了。”

 

睁开眼睛,黑暗的房间里唯一光源只有窗外的明月。

刚刚那是什么……想要去回忆,却发现一片空白,还有刺骨的痛。

亚瑟摸着黑把灯打开,白光的刺激一下子让自己睁不开眼睛。待眼睛适应了光线后,亚瑟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了。

自己到底是睡了多久啊……对了,今晚还要值班呢。

亚瑟回到办公室,看到了正在收拾东西准备要走的菊。

“啊啦,柯克兰先生,已经没事了吗?”

“恩,已经没问题了。”

“柯克兰先生一定要保重身体。不多废话了,那么在下先走了。”

首先是要查房吗?这是亚瑟每次值夜班都要做的事,也是他最讨厌做的事情。因为那些精神病人真是各种麻烦,对于他来说每次都是一场战斗啊。

4号房……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

亚瑟盯着4号房的牌子,有点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虽然贝什米特先生说他已经睡着了,但是他还是去看看吧。

这样想的亚瑟轻轻地打开了房门,黑暗的房间里只见本该睡着的那人坐在床上,金色的眼睛凝视着那个打破黑暗的人,无神的眼神让人发怵。

两人僵持了很久,等到亚瑟开口说话时,发现自己开始结巴。

“抱、抱歉,我不知道你还醒着。你……”

正当亚瑟准备关门时,突如其来的力度把门拉开,栗发的少年眼神突然变得悲切,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顺着脸庞滴落。

“还好……你没死……“

亚瑟有点摸不清发生了什么。他大概是认错人了吧……

看着不停落泪的费里西安诺,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费里西安诺和路德维希比较熟,或许把路德维希叫来比较好吧。亚瑟让他坐在床上,然后按下了铃。很快,金发大背头穿着白色大褂的男子出现在门口。

”费里,怎么了?“

”路德……“

费里西安诺金色的瞳孔收缩,双手紧紧地握住了衣服的下摆,表情突然变得狰狞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那些人不肯放过我们!“

”明明……至少在消失之前……我们还能在一起的……“

”就算在我们消失之前……还要把我们利用得一干二净吗!!“

“冷静点!意/大/利!“

路德维希把费里西安诺抱住,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背,似乎在安慰他。他也在路德维希的怀中静了下来,然而眼泪还在不停地流。

意识到自己当了电灯泡的亚瑟退出房门,顺便把门关上,然后继续他的查房。

不过……意/大/利……总觉得有点耳熟……

虽然有些疑惑为什么路德维希会叫费里西安诺为意/大/利,但总觉得那是别人的私事,不太好问,所以亚瑟还是把自己的疑惑吞进肚子里了。

 

最后就是1号房。阿尔弗雷德的房间。

放在门把上的手顿了顿。昨晚的景象又浮现在了脑海。

蔚蓝色的眼眸是那样的认真,以及他那句告白。

『亚瑟,我喜欢你。』

亚瑟一下子觉得自己身体的所有血液冲上头脑,热得让自己发昏。

真的要进去吗?

只、只是个表白而已,还是个小鬼的表白,有、有什么好怂的,我亚瑟·柯克兰才不怕这种东西……干脆就进去吧。

亚瑟深呼吸了一下,似乎下了什么决心一样,打开了房门。

黑暗的房间里,只见一个看不清的人影正在跨过窗框,那个人看到有人开门后立刻把手上的东西藏在了后面,此时他的背后是诡异的荧绿色。亚瑟几乎以为有什么鬼找上门来了。

亚瑟把灯打开,发现那个人原来是阿尔弗雷德。他难得不是穿着那件难看的白色病服,而是穿着白色的衬衫和一条深蓝色的牛仔裤,虽然粘上了些泥土,但他那帅气的脸庞配上这套休闲的衣服让他像个邻家大男孩。当然,前提是他不要说话。

”哈哈哈哈哈……“简直是开口跪。

”亚蒂,你来的正好,HERO我有东西给你看。“

”诶?“

还没等亚瑟反应过来,阿尔弗雷德飞快地把灯关了,然后把亚瑟拉到床边坐下。把背后的东西放下后,顺手拿着一张被子盖住他们两个。

一连串的动作让亚瑟一脸懵逼。但他的表情很快从懵逼状态转变成惊讶。

点点荧光在透明的玻璃瓶中漂浮着,狭小而又黑暗的空间里只有眼前那几点光。

”好美……“

”当然,这是HERO我花了好大心思去弄的。这里的萤火虫很美呢,我想让亚蒂你看看,但是夏天已经过了,萤火虫已经不多了。不过我是HERO呢,没什么问题可以难倒我的。”

因为空间实在太小,两人靠的很近,体型较大的阿尔弗雷德环住了亚瑟,他说话喷出的气息轻轻地拂过亚瑟的耳朵和脖子,亚瑟起了一层疙瘩。倘若有光,说不定别人就会看到自己的脸很红吧。

亚瑟微微转了一下头,就看到那个男孩也在望着自己,从澄澈而又认真的瞳孔仿佛可以看到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衣服沾上了泥土,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大自然那种清新的味道几乎让亚瑟感到窒息。

『你喜欢阿尔弗雷德吗?』

『怎么可能喜欢他。』

但他知道当他听到这个问题那一刻,他身上所有的细胞都在叫嚣着喜欢。

喜欢,喜欢,喜欢。

喜欢那个总说着他是亚蒂的HERO的阿尔弗雷德,

喜欢那个一直在费尽心思让自己开心的阿尔弗雷德,

我,亚瑟·柯克兰,喜欢阿尔弗雷德·F·琼斯。

就算他现在心里只是个小鬼又如何,既然他愿意掏出真心对待自己,那么这样的人值得他用一生来守护。

”阿尔,你、你昨天说的喜欢我是真的吗?“该死,他的脸正在烧。

”当然,HERO是不会说谎的哦。“

”你、你听好了!我只说一遍,“亚瑟吞了一口唾沫,深呼吸了一下,”我不知道你明不明白我的意思但我还是说了吧虽然你是个笨蛋平时又蠢得要死还经常给我惹麻烦但是我就是喜欢这样的你所以我想和你在一起!!“

”……“

阿尔弗雷德没有说话,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惊讶的样子。亚瑟几乎以为他是听不明白自己在说什么,又或者说这代表他拒绝了。

”嘛,你、你不愿意就……“

一个吻堵住了亚瑟接下来说出来的话。

”你、你从哪里学来的……“

”那些电视剧男女主在一起后不是就会这样吗?([∂]ω[∂])☆“

”以后不准你看这些。“

 

”那、那我走了……“

阿尔弗雷德抓住了亚瑟的手,一脸可怜地望着亚瑟。

”其实刚刚我去抓萤火虫的时候,看到一个不穿衣服的大叔突然冒了出来,超可怕的。当然HERO我、我没有被吓到,只是被丑哭了。我想如果有你的粗眉毛在这里的,什么奇怪的东西都不会出现的了……“

”所以今晚能不能留在这里?“

在那双闪闪发光的眼睛注视下,亚瑟只好投降。不过在此之前,他先让阿尔弗雷德把自己身上的泥巴洗掉,然后把衣服换掉。

等到接近23点时,阿尔弗雷德才睡着。

看着他安静的睡脸,亚瑟突然觉得就这样和他在一起真的有点后悔。

原因无他,只是因为刚刚阿尔弗雷德洗澡的时候向亚瑟泼水,弄得亚瑟不得不换上新的衣服,还有就是借着夜晚太可怕了睡不着为理由缠着亚瑟让他数羊给他听,最重要的是,当他打算唱歌哄他睡觉的时候,他竟然拒绝了!!!

自己真是瞎了狗眼才看上他。

不过当亚瑟这样想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是笑着的。

亚瑟躺在阿尔弗雷德的旁边,带着喜悦的心情入睡。

 

他看着一旁熟睡的亚瑟,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Good night.My Love.”

“May our love grow stronger until the next time we meet.”[1]

 

[1]但愿我们的爱与时俱增,直到下次相见。

———TBC———

暴风雨前的宁静【闭嘴x


February
13
2016
评论(5)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