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人口

挖坑无数,没有一个是填好的。

一只过气渣文手

扩列请加QQ并标上圈名:546730294

 

本大爷日记:关于那个男人婆的一天

点文:1/4  普洪  @髅玖玖†

我终于开始还债了……第一次写普洪,文笔一般

其实写的很水,但我没想到这个竟然写了3000+

写到后面感觉跟标题没啥关系。

前方普爷的男友力简直max

OOC有。

如果没问题的话请继续往下读。祝,阅读愉快♂。

——————————————————————

大家好,本大爷是你们总是帅得跟小鸟一样的基尔伯特。出于想要掌握伊丽莎白那个男人婆的弱点,本大爷出现在她家,准备观察她一天。

诶?你说本大爷是跟踪狂?

Kesesese……你见过这么帅的跟踪狂吗!?

0:00 男人婆竟然还没睡

基尔伯特趴在窗边,看着正在桌前处理文件的伊丽莎白。幽暗的房间里,只有橘黄色的灯亮着,柔和的光映在她脸上,让她多了一丝温柔。

温柔……基尔伯特默默地打了自己一巴掌。

那个男人婆怎么可能有温柔这种东西啊!

1:00 还没睡

专心致志的伊丽莎白似乎没有察觉到时间的流逝,依然在桌前处理自己国/家的文件。

太久没参加世界会议还真的不知道有什么重大事情发生,不过真的有这么多文件要通宵来看吗?虽然国\家意识体和普通人类不一样,但是至少也要好好地珍惜自己的身体啊。

既然是女人,就早点睡吧。

本来就够丑了,就不要丑上加丑了。

2:00 大半夜发出奇怪的笑声

伊丽莎白放下了手中的笔,伸了个懒腰,似乎已经处理完文件了。正当基尔伯特以为她要睡的时候,她打开了自己的电脑。

嘿嘿嘿嘿的笑声和啪嗒啪嗒的敲键盘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在黑暗的夜晚显得特别恐怖。那一瞬间,基尔伯特似乎看到了伊丽莎白的背后的恶魔。

女人,真可怕。

腐女,更可怕。

3:00 终于睡了。

这一个小时,基尔伯特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忍耐那恐怖声音以至于不让自己撒腿就跑。

看到伊丽莎白终于支撑不住趴在桌子上的身影,不禁松了一口气,心里大呼万岁。

确定伊丽莎白已经熟睡后,基尔伯特蹑手蹑脚地爬入她的房间。他顺手拿了一张毛毯,披在了她身上。

咳,你们不要误会了,本大爷只是不想那个男人婆在被本大爷打败之前先输给了感冒。

4:00 男人婆你也太轻了吧

虽然伊丽莎白在桌前睡着了,但果然睡着这里是不行的吧。意识到这一点的基尔伯特掂量了一下自己,然后把伊丽莎白抱起。

意外的轻啊。而且还睡得很熟,这么大的动作也没有把她弄醒。看来是真的累了。

基尔伯特把她轻轻放在床上,随手拉起被子盖在她身上。

月光透过纱窗照在伊丽莎白的脸上,隐约可以看到她眼底的黑眼圈,恬静的面孔让基尔伯特怀疑自己是不是抱错了人。

基尔伯特摸了摸伊丽莎白棕色的卷发,但是摸完后又好像做了什么坏事似的把手缩回。

笨蛋男人婆,要好好吃饭啊,不要把自己弄坏了。

5:00 男人婆踢被子了

这是第几次帮她盖被子呢?

基尔伯特又一次地帮伊丽莎白盖上被子,然后又无情地被伊丽莎白踢掉。几乎这一个小时内基尔伯特都在重复以上行为。

这家伙不会是连做梦都在打架吧?小时候像个男人婆就算了,现在就不能像个女人一样安静一下吗?就像意呆酱一样……额好像有点不对……

说实话这家伙小时候完全就是个男孩子啊,脾气相当坏,根本就不像是个女孩子,直到……

咳,什么都没有!

 

6:00 大危机!被男人婆捉住了手了!

当基尔伯特又一次准备帮伊丽莎白盖上被子的时候,伊丽莎白狠狠地抓着基尔伯特的手,吓得他以为伊丽莎白醒来了。但看着她仍然紧闭的双眼,他知道了她还没醒。

正当基尔伯特准备把自己的手抽出来时,伊丽莎白说:“别走。”同时眼角还流下了泪水。

正要抽出的手顿住,基尔伯特微微叹了口气。

这辈子本大爷都是输在你身上了。

 

7:00 男人婆也醒的太快了吧!

因为怕吵醒伊丽莎白,基尔伯特一直维持着被她捉着手的姿势。反正也没什么事干,于是基尔伯特一直盯着伊丽莎白的脸发呆。

然后伊丽莎白突然皱了一下眉,眼睫毛微微地动了一下,睁开了自己的眼睛,看到的是自己房间的天花板,指尖还残留着一丝熟悉的温暖。

虽然有点疑惑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自己的房间,但是想了想,觉得自己大概是迷迷糊糊地回到房间了,于是也没有再往深处想了。

而基尔伯特在伊丽莎白醒来那一刻已经瞬间破窗而出,安全着落在屋外的草地上。一想起自己昨晚干的事,默默地给了自己一巴掌。

本大爷昨晚都干了些什么啊!!!

话是这么说,但白皙的脸上那一丝绯红还是出卖了他。

基尔伯特偷偷往里面瞄了一眼,看着伊丽莎白似乎已经是洗涮好准备吃早餐的样子,不禁担忧地想:男人婆不是只睡了4个小时吗?这样的话身体撑得住吗?明明已经丑得要死了还要再加上两个黑眼圈让自己丑上加丑……

 

8:00 男人婆又好像开始工作了

诶诶诶?又要开始工作了?

跟着伊丽莎白来到她工作的房间,只见她又开始处理文件。

最近世界有什么大事发生了吗?本大爷昨天才见过阿西,好像他也没什么忙的。

勤奋是好事,但也不要这么拼嘛。毕竟你的时间还有很多。

虽然本大爷是很想那个男人婆快点累垮了然后本大爷就能赢了……

 

9:00-11:00 男人婆在工作

好无聊啊……那个男人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趣的啊……

基尔伯特无聊地拔着外面的草。

最重要的是肥啾也不在啊。

 

12:00 吃太少了男人婆!

工作了好几个小时的伊丽莎白终于停下了笔,基尔伯特呼了一口气,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然而当他看到伊丽莎白只是随便料理了一下食材,而且还只吃了几口就不吃,忍不住啧了一声。

 

13:00-17:00 可怕!

看着伊丽莎白又坐在她的桌子前,基尔伯特正想吐槽她什么时候变工作狂的时候,她打开了自己的电脑,然后又是啪嗒啪嗒的键盘声和嘿嘿嘿嘿的笑声交织在一起。

其实基尔伯特一直都很好奇她在干什么,然后他凭借自己超好的视力瞄了一眼。

然后,就再也没有然后了。【目死

不过也算了,只有这种时候她才能开心一点……

 

18:00-19:00 

罗德里赫是个路痴,基尔伯特早已知道了。然而他第一次看到会有人在离自己家不到20米的地方迷路,看着伊丽莎白把罗德里赫带回家的那一刻,基尔伯特内心百感交集。

然后罗德里赫为了答谢伊丽莎白,亲自下厨做了一些蛋糕给她。

虽然他的料理不是生化武器,但是基尔伯特真的很想关掉那个炸厨房一样的迷のBGM。

不过……那个男人婆看上去好像很高兴嘛……

 

20:00 诶诶诶!!!

看到伊丽莎白从衣柜里拿出衣服的那一刻,基尔伯特还没有意识到什么……

看到伊丽莎白走入冲凉房,他还是没有意识到什么……

当他看到隔着门后的背影好像在脱衣服的那一瞬间,他一脸懵逼。

诶诶诶!!男人婆是要洗澡了吗!?

冲凉房内的灯光将伊丽莎白的身影映在门上,就算隔着一扇门,基尔伯特依然能够看到她姣好的身材。

不行,本大爷不是隔壁那个变态腐烂鸡,不能偷窥。

然而他转身之前还是瞄了一眼,真的!只有一眼!

 

21:00 被男人婆发现了!

基尔伯特被刚刚的情景冲击到,脑袋处于当机状态,没有发现伊丽莎白来到了他的身边。

等他回过神来,他酒红色的眼睛对上了那双绿眸,空气瞬间凝固了。

“额……嗨……”

基尔伯特弱弱地向伊丽莎白打了个招呼,而他脑子里无限循环惨了惨了要被男人婆打死了她不会以为本大爷在偷窥她吧本大爷的英名要毁了……

 

22:00 什么状况!?

当基尔伯特被伊丽莎白发现他在偷窥,咳不对,他没有偷窥。恩,发现他在观察她的时候,他是一脸懵逼。

当他坐在餐桌前,伊丽莎白穿上了围裙,在厨房为他做糕点时,

他懵逼x2。

所所所所以现在是什么状况啊!?

 

23:00 她哭了

基尔伯特盯着浅绿色的格子桌布,脸上保持一脸懵逼的表情,脑海里一片空白。

“吃吧。”伊丽莎白把蛋糕端在他面前,那蛋糕散发出了他记忆中那熟悉的味道,让他忍不住往嘴里塞了一口。蛋糕的香甜在他口中弥漫,他那当机的脑袋终于反应过来,记得自己要说什么。然而口里的话和自己想说的话相反了。

“话说男人婆你除了身材,终于有一样东西看得出你是女人了,kesesesese……呃……“话音刚落,伊丽莎白愤怒地拿出她的招牌平底锅,高举头顶,准备打下来。

基尔伯特闭上了眼睛,准备承受这一击。然而下一秒温软的身体扑进了他的怀里,天竺葵的香气飘入他鼻内,更糟糕的是,他感觉他的衣服被什么湿润的液体沾湿了。

“既然已经消失了,为什么还要回来。明明好不容易才忘掉了你……“

想要抱住她的手顿住,基尔伯特叹了口气,狠狠地抱住了他的女人。

比起你哭什么的,本大爷更愿意被你打啊……

“啧,道理你不是都懂了吗?因为这里有本大爷的女人啊。”

“笨蛋。”

“是啊,本大爷是笨蛋,而且还是个很帅气的笨蛋。所以你就不要哭了好不好?”

伊丽莎白从他怀中坐了起来,用手去擦流下的眼泪,然而眼泪还是止不住地流。

基尔伯特抬起了她的脸,轻轻地吻了下去,缠绵而又亲密的吻。

 

“你一会就又要走了吗?“

“恩。“

“你还会回来吗?“

“会。”

基尔伯特知道自己许下了一个不可能实现的诺言,而伊丽莎白也深知这一点,但她还是露出了笑容。

24:00  Ich liebe Dich

月光照在相拥的两人身上。零点的钟声开始响起,基尔伯特的身体逐渐化为星光。

意识到这一点的基尔伯特用他这辈子最快的语速说:“男人婆,本大爷会回来的!如果本大爷回来后又看到你不好好爱惜自己,本大爷绝对是不放过你!还有……”

“Ich liebeDich!”[1]

话音刚落,最后的钟声响起,他的身体化成星光,消失在空气中。

只有一人的房间里,响起了一句话。

“én is”[2]

 

[1] Ich liebe Dich:我爱你

[2] én is:我也是

———END———

这算不算玻璃渣?

其实这篇文讲得是普爷消失后又回来见洪姐的故事。

喜欢叫别人产糖,结果自己产出的都是玻璃渣。

恩,这就是我的本性( ‵▽′)ψ

February
10
2016
评论(3)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