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人口

挖坑无数,没有一个是填好的。

一只过气渣文手

扩列请加QQ并标上圈名:546730294

 

欢迎来到黑塔利亚精神病院~(四)

依然深夜出没的lo主

请叫我日更狂魔【bushi

(三)在这里哦



不知不觉已经到四啦,字数已经突破了1万字了。

感谢各位小天使的支持www

没有你们的支持我也不能坚持下来。

真是万分感谢。

老实说上一章真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我还是比较习惯写欢脱的小段子。不仅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来写,而且字数也比较少。

自己被自己虐到哭我是一个人吗?

这章大概没什么好笑的啦

嘛,总之阅读愉快吧~

——————————

(四)深夜的会议

滴答,滴答,滴答。

黑暗的房间中,时针逐渐地指向十二点。

十二声的钟响声响彻整个医院,还未入睡的人走出了房门,迈向另一个世界。

*******

黑色的夜幕上只有近乎圆满的月亮,黯淡的繁星点缀在一旁。一切显得是如此的寂静。

金发蓝眸男子走进被绿树和湖泊环绕的白色亭子,只见一个中/国人正端着茶杯喝茶,一个日/本人正盯着茶杯里的茶,一个俄/罗/斯人正拿着勺子往自己的茶杯加果酱。

日/本人抬头时看见金发男子的到来,点了点下头以示礼貌。

“晚上好,美/国先生。”

“没想到死胖子你也‘醒’过来了,真可惜呢,我还是觉得白天那个傻子

比较好呢……”一旁的俄/罗/斯人拿着他的水管发出了意义不明的笑声。

金发男子,也就是美/国向日/本挥了挥手表示问好,然后抓着俄/罗/斯的男

子,一脸笑眯眯地看着俄/罗/斯,咬牙切齿地说:“总比白天的你好多

了!一碗·不辣金丝鸡!”

“恕在下直言,不太懂中文的俄/罗/斯先生是不会理解到美/国先生你这个梗的……”

“看来你是要打架呢~^L^“

在“战争”一触即发的时候,中/国制止了他们。

“行了,吵什么吵,现在这种状态可是限时的,朕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上面。”

“中/国桑怎么还是这样自称?”

“因为这样很帅啊,你说是吧爱妃?”

“……“


“咳,好吧,我们现在聊点正事吧。“中/国打破了沉默,首先发话。

“今晚只有我们四个吗?“

“是的,今天还不是满月,我们今晚能出现也只是个偶然,估计满月那天就能热闹点了。虽然时间有点短,但毕竟世界统一了,我们这些早已消失的国/家意识体还能在人类的身上苟延残活,已经是很幸运了。“

“不过终究是残魂呢,最后还是会和主魂融合,然后我们就会消失了。“

“朕的历史太长了,估计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才会消失。“

“在下也是。“

“露西亚和你们也差不多呢~“

意识到美/国还没有发话的日/本,看着向来乐观的美/国表情有点阴沉,不禁担忧地问道:“莫非美/国先生已经……“

被点到名的美/国回过神来,扯了下嘴角,露出个勉强的笑容。

“Hey!不要这种表情嘛,毕竟HERO我的历史比你们短多了,比你们早消失也是没办法的嘛哈哈哈……“

“还有多久?”中/国打断了美/国魔性的笑声,脸上是十分严肃的表情。

“大概这次满月过后就要消失了吧。”

“也就是说我还能‘活’三天。”

 

茶会在略沉闷的气氛下结束,美/国拖着略沉重的步伐回到自己的房间。望着白色墙上的世界地图,手指不禁抚上了曾经是属于英/国的那个地方,温柔的动作仿佛是在抚摸着自己的爱人,不经意间已经是满脸的泪水。尽管自己快要消失的这件事是个不争的事实,但心里还是不甘心。都十九年了,每一次醒来,都没有见到他,满月下,只有他一人望着空白的房间,倒是其他熟悉的面孔一个个地出现在他面前。

这种感觉,就算小时候在海港时,望着来往的船只,来往的船上是他熟悉的人,然而他最想出现的人始终还是没有如他所愿的出现他面前。他在等,等那熟悉的翡翠眼睛出现在他面前,给他一个温暖的怀抱,然后温柔地呼唤他的名字。

为什么你还不出现?你到底在哪里?

几百年前美/国不只一次地这样询问。

而如今他也不得不这样询问自己。

虽然已经厌倦了日复一日的等待,但如今他还能做什么呢?几百年前他可以主动出击,如今的他只是一缕残魂,他能做的也只有等待了吧。

幸好在他终焉来临之前,他终于等到了。

带着有点慌张的绿眸,还有那对粗得厉害的眉毛闪过他的脑海

那个人可能只是一个跟英/国长得像的人,他只是碰巧来到这里而已,就算明晚满月,英/国也有可能不会出现。虽然把那个人当成英/国有点像是自我满足,对他有点不公平,但自己还是希望当圆月升起的那一刻,那人瞪着绿眸,像只小猫一样对他喊道:“美/国你这个笨蛋。”

睡意涌上脑海,身体重重地跌在了床上。眼角还残留着泪水,怀着希冀进入梦乡。

 

I want to meet you again.

 

********

医院的外墙上,一个人正在攀爬着,口里还在小声地说着什么。

“可恶,都怪白天的那群神经病,害的老子这么狼狈。老子一定要给他们一点教训!”

明明是精神病院,然而外围的墙却是没有想象中那样的高。吃力地爬上去以后,背后突如其来的力度将他狠狠地扯了下来。还没等那个谁反应过来,一只脚重重地踩在他头上,使他不得不低下头来。头上传来了略低沉的声音。

“哦?就是你小子白天的时候来找茬?“

“什……“

陌生人放开踩在那个谁上的脚,然后一只手用力地扣着他的喉咙,即将说出的话被那只手掐灭。

没有路灯的街只有月光照耀,过于靠近的距离终于让那个谁看清了陌生人的面貌。

“你是白天的那个……!“

“我可不是他。”话毕,手上的力度又加重了几分。

“你你竟敢这样对我,我是……”

“我才没有兴趣知道你是谁。但我知道的是你今天骂了谁,是谁给你这个胆子惹他的?既然你敢做,那么我就要代表世界惩罚你了。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世界的HERO啊。”

“做好觉悟了吗?”

淡淡的月光下,金色的男子露出了笑容。

 

******

 

“这里是地球国新闻联播……今日有人在xxx街上发现一衣服破烂的男子跪在路边,一直在叫着女王大人万岁……现在那名男子已被带走调查,至于他的身份还有待证明……”

 

看来最近很多变态啊……

这样想着的亚瑟喝完了最后一口红茶,关上电视后便去医院上班了。

 

医院依然是那个医院,然后亚瑟脑海里满满的都是阿尔弗雷德的脸,让亚瑟不敢进入医院的大门。经历昨晚的事情后,亚瑟有点纠结自己要怎样去面对阿尔弗雷德。

亚瑟·柯克兰,你要淡定,他只是开了个玩笑,虽然他这样说自己也有点高兴,恩,只有一点,但是不要忘记了他现在心智只有十岁,十岁小鬼的话不要当真……

正当亚瑟纠结来纠结去时,某个人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你是柯克兰医生吧?”

“噫!”转过身,亚瑟看清那人的模样后,几乎吓得要坐在地上。

并不是因为那个人长得太丑,而是他的样子与阿尔弗雷德如出一撤。

唯一不同的,便是他并不是蓝眸,而是大海与森林融合在一起的颜色。

那人看着亚瑟似乎吓到的样子,微微勾起了唇角。

“有兴趣和我谈一下吗?“

 

—————TBC—————

#亚瑟表示他懵逼了#

#助攻已上线#


现在可公布情报:

1.世界已经统一成为一个国家,原有国/家意识体消失

2.国/家们转世成为人类,然而原有的国家的意识还在。

3.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会和转世后的灵魂相融合。历史越长的国/家消失得越慢。

4.然而英/国的情况有点特别……恩……


虐段子(突发奇想):

满月下,中/国独自坐在亭中,拭擦着茶杯。

“又是只剩下我一个了吗……?”


我就是如此坏心眼的人~(๑•́ ₃ •̀๑)

February
04
2016
评论(13)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