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人口

挖坑无数,没有一个是填好的。

一只过气渣文手

扩列请加QQ并标上圈名:546730294

 

欢迎来到黑塔利亚精神病院~(三)

我更新啦~请叫我日更纯良大人╭( ・ㅂ・)و ̑̑

(二)在这里哦。

码了超长时间。

主要是自己不停地去摸鱼……

有点卡文了so sad 来来回回删了好多次总算写完了。

那么接下来就请阅读愉快吧

——————————

(三)

通宵的结果就是一整天的头痛,亚瑟真有点后悔熬夜去看资料。亚瑟用冷水洗了一下脸,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下。随后亚瑟一边按摩自己的太阳穴,一边走出卫生间并沿着原路返回办公室。疲劳感让亚瑟此时的心情降到零点,就像一个即将爆炸的火药桶,如果此刻有火出现,说不定就要爆掉了。然而有人就是不长眼,偏偏要撞上枪口。

“哟,这不是柯克兰家的小少爷吗?”

一个穿得花俏,就差在脸上写着我很有钱的男人拦住亚瑟,满脸讥讽地看着亚瑟。

啧,哪里来的神经病啊。亚瑟满脸阴沉,不满地想到。

那个男人还没等亚瑟说话,就开始自话自说了。

“明明是我们学院的第一,竟然当了个精神病院的医生,整天被群精神病围着,这不是屈才了吗?难道柯克兰家族就没有帮你在大医院谋个好职位吗?啊哈,我知道了,之前一直都有传闻呢……”

 

“亚瑟·柯克兰,你是柯克兰家族的养子。”

“也就是,被自己亲生父母抛弃,无家可归的可怜孩子”

“真是可怜呢。”

 

亚瑟握紧了自己的手,手指的关节咯吱咯吱地响。不太好的回忆涌现在脑海里,将亚瑟扯向了深渊。回忆中,看不清表情的人们对自己指指点点,耳边是他们刺耳的话。

 

[哪里来的野种?]

[为什么老爷要把这个孩子领养回家?]

[啊啦,那个孩子不会是私生子吧?]

[成为了柯克兰家的少爷又如何,终归是没有血缘的。]

 

吵死了。

快点闭嘴吧。

这种事情,我比你们更清楚。

 

“亚——亚——亚蒂!”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仿佛是一束阳光,照入了狭窄而又黑暗的空间。

回过神来,看见的是阿尔弗雷德放大的脸。仿佛容纳了整个海洋的眼睛注视着亚瑟,里面满满的都是担心。

“阿阿尔?”尽管,亚瑟意识到眼前的那个人心智只有十岁,但看到那张还算帅气的脸靠的这么近,还是忍不住脸红。

“亚蒂你放心,我是不会让任何人来欺负你的。因为我是你的HERO啊~”

“阿尔……”

亚瑟才不会承认眼前的这个人有点帅气。

 

“朕的龙眼快要被闪瞎了……”“kurokuro……”

中/国人与俄/罗/斯人呵呵地笑了。

原来你们在啊……

 

接着阿尔弗雷德用左手指着那个不知道是谁的男人,右手插着腰,一只脚踩着了椅子上(哪里来的椅子),一副相当帅气的表情说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单枪匹马地闯入我们这里。既然这样,就不要怪我们把你消灭了。”

“你你们是谁!?”

“嗯哼~为了防止世界被破坏,为了守护世界的和平;贯彻爱与正义,可爱又迷人的主角……憨八嘎英雄!”

…………

…………

…………迷之沉默

“诶为什么你们两个不接话啊!!”阿尔不满地责怪那两个围观的人。

“因为朕不是笨蛋啊。”

“你在期待什么?”

“你们两个太过分了!!!”

 

然后亚瑟决定以后再也不给他看动画了。

原本够傻的就不要傻上加傻了。

 

“啧,本少爷才不管你们是谁。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我是……!”

“HERO我才不管你是谁,先接我一击!”然后阿尔弗雷德从口袋里掏出一堆空的汉堡包装纸,揉成一团用力地扔向那个谁。

另一边。

“小耀你要磕瓜子吗?”伊万从围巾里掏出了瓜子,递给了王耀。

“你是在向朕朝贡吗?很好,朕很满意,那么朕也回赠一些礼物吧。”说完,王耀从怀里掏出了一包小浣熊干脆面。

“这可是难得的东西啊,因为爱妃不给我吃零食,所以把我的零食全没收了。这是朕最后一包干脆面了。”

“诶这样珍贵的东西真的可以给我吗?”

“朕乃一国之君,送出的东西就不会收回。”

“спасибо~(谢谢)^L^“

“咔嚓咔嚓……“

然后这两个人坐在椅子上磕着瓜子,吃着干脆面。

 

你们还真的是来围观的啊……

 

尽管是轻飘飘的包装袋,但在阿尔弗雷德的怪力下成为强有力的武器。那个谁被狼狈地后退了几步,一脸凶狠地对着亚瑟他们说:“你们这群神经病!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

“HERO我不想知道~“又一个包装袋砸中了那个谁。

亚瑟看着眼前的场面,意识到自己要出面来解决问题了。于是亚瑟把正在跃跃欲试的阿尔弗雷德扯开,一脸笑容地走向了那个谁。

亚瑟一脚将那个谁踢倒在地,然后对准某个地方狠狠地踩了下去。不知为什么在场的人好像听到了什么碎了的声音。亚瑟在上面俯视着,用像看蝼蚁一样的目光看着那个谁,手指指了指医院的门口。“滚。”

那个谁一脸凶狠地大骂:“Damn it!你们这群神经病,你们等着,我一定会回来的。”然后转身就跑了。

 

晚上。

“亚蒂,你今天好帅啊!“

“行了,先给我把头擦干。”

阿尔弗雷德坐在床上,乖顺的任由亚瑟为他擦头。柔软的金发在于毛巾的摩擦下渐渐变干,看着眼前阿尔乖巧的模样,让亚瑟感觉自己在帮一只金毛犬擦干毛发,特别是当亚瑟不小心用力过度,阿尔弗雷德会说“痒”的时候。

随后亚瑟不禁回想起今天的事情,阿尔弗雷德挡在他前面的场面,亚瑟有点拘谨地问:“话说你今天干嘛要站出来啊,明明不关你的事,你可以不管的……”

“因为我是亚蒂的HERO啊。”

“这是什么理由啊。”

“那就换个说法吧,因为我喜欢亚瑟啊。是大人的那种喜欢哦。”

“什……”

突如其来的告白让亚瑟的脸有点发热。亚瑟你要冷静,他现在心智只有十岁,内心还是个小鬼,喜欢什么的不过是说说而已,才不可能是真的!

“说什么喜欢的,你、你还是个小鬼呢,想成为大人还远着呢。”

“那……亚瑟来教一下我成为大人的方法吧。”

声音突然变得低沉。还没等亚瑟反应过来,还在阿尔弗雷德头上的手被紧紧捉住,然后往床上一拉,亚瑟整个人倒在了床上。阿尔弗雷德整个人压在了亚瑟身上,双手被紧紧地压在头上,蓝色的眼睛直视着那双翡翠般的双眼,眼里不是亚瑟所熟悉的色彩。鼻腔呼出的热气喷在亚瑟的脸上,身体带着刚洗完澡的雾气和牛奶沐浴露的香味,还未擦干的露珠从颈部往衣服深处流。就算被衣服遮挡了视线,但还是看的出身体上的肌肉。不知为什么亚瑟感觉有点脸红。

等等现在是什么状况……

[Dissociative Disorders]

一瞬间亚瑟脑海里浮现这个词。所以现在眼前那个就是传说中的第二人格吗?感觉自己再不反抗,我贞操就要危险了啊。看着阿尔弗雷德的脸越靠越近,亚瑟挣扎的力气越来越大。可恶,挣脱不了,这小鬼力气是有这么大的吗?

 

“哈嚏。“

 

就在阿尔弗雷德快亲上去的时候,突然他微微侧了一下头,打了个喷嚏。然后阿尔弗雷德松开了亚瑟的手,用双手抱着自己只穿了件单衣的身体。

“好冷啊。”等亚瑟再认真地看了看阿尔弗雷德,却发现那个陌生的阿尔弗雷德已经从他身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平时的那个聒噪的阿尔弗雷德。

“你刚刚是……”

“诶?你说刚刚?”阿尔弗雷德认真地想了想,然后笑了起来。

“噗,亚蒂你刚刚的表情好搞笑啊。竟然没发现我在开玩笑,你真的好笨啊亚蒂。刚刚那是我从我们的清洁工弗朗西斯那里学来的。怎样?我刚刚是不是很帅疼疼疼!!亚蒂你怎么又打我!”

脸上似乎还残留着阿尔弗雷德的呼吸,回想刚刚那即将碰到的嘴唇,那一瞬间,心快要被夺去的感觉,脸上又是一阵绯红。

说不定自己真的喜欢他。

意识到这一点的傲娇不满地敲了一下阿尔弗雷德的脑门。

“小鬼就不要开大人的玩笑,好孩子应该要上床睡觉了。所以我要走了。”没有像往常一样为阿尔弗雷德铺好床才走,而是直接离开了阿尔弗雷德的房间,怎么看都像是在落荒而跑。

亚瑟的背景深深的映在了阿尔弗雷德的眼里,在无人的房间里,只有阿尔弗雷德一人的声音响起。

 

“喜欢你什么的,可不是在开玩笑啊。”

“无论是‘我’还是‘他’,都最喜欢你了。”

“I LOVE YOU,MY ENGLAND”

 

———TBC———

#本章最大槽点#弗朗西斯:哥哥我竟然是清洁工?

不行我要出去先笑一下……

#其实被床咚的那一刻亚瑟脸上是个大写的懵逼#

这里是可公布的情报:

1.此文其实是国设!

2.所谓第二人格实际上是美/国的人格。


放一句特别zhuangbility的话当预告吧:

满月,吾等魂归之日

February
02
2016
评论(28)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