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人口

挖坑无数,没有一个是填好的。

一只过气渣文手

扩列请加QQ并标上圈名:546730294

 

再见

[再见,再次遇见]

 

雨在下。

雨。金发。蓝色的衣服。看不清脸的人。

又是这个梦。这个缠了自己十多年的梦。

你是谁?你在干什么?我为什么一直梦到你?

想要说的话有很多,但是一句话也说不出,取而代之的只有自己的泪水。

画面开始变得模糊了。

不行,我有话想要对你说。等等!

奋力向前奔跑,想要捉住即将消失的那个人。

这是每次当梦即将结束时亚瑟都会做的事情。

 

“等等!”

睁开眼睛,看见的只是自己家一尘不染的天花板,手高高举起,仿佛要抓住什么东西。

还是没有抓住你啊。

亚瑟揉了揉眉间,试图缓解睡眠不足所带来的头痛。突然之间,亚瑟冲进了厕所,猛然打开水龙头,再也抑制不住的腥甜的液体吐了出来。

好痛苦,好痛苦,内脏仿佛被揉成一团,抽搐的痛,血红的液体仿佛决堤的洪水一股一股地吐了出来,几乎窒息的感觉澎涌而出,冲上大脑。

看着血水逐渐被淡水稀释到透明,口腔里满是锈水的味道。

又到了这个时候了吗?

亚瑟从小时候开始,只要一到了七月,身体就会变得异常地差,还会吐血。父母找了很多医生,都无法找出原因。也不是找不出原因,而是医生们的答案都不约而同地偏向了这可能是心理作用这一原因。真是个令人无法信服的原因,但治不好也是没办法。后来便没有理会了,反正吐了这么多次也没死,只是每到七月就会变得很痛苦。

对了,还有一种失去了什么东西一样的空虚。

说不定跟纠缠了自己十几年的梦魇有关。

有人曾说,梦里的内容有可能是自己前世的回忆。

但亚瑟·柯克兰从来都不相信什么前世,更不相信有后世。

就算有又如何,我已经不再是你所熟悉的人。

 

“阿尔,今天是你生日,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

一来到课室,亚瑟就看见了被很多人包围的阿尔弗雷德。

生日?原来七月四日是他的生日吗?

阿尔弗雷德是一年前转来的神秘高中生,除了姓名之类的基本信息,其余的例如家住在哪里之类的信息都没人知晓。如果除去他是个蓝蓝路笨蛋,金发蓝眸,阳光帅气的笑容,还有乐观的性格,确实是可以成为他受欢迎的资本。

这样温暖的阳光,确实吸引着人靠近。当然也包括了我……咳我只是有点好奇而已,并不是对他有什么想法。

我们只是点头之交,仅此而已。

他是阳光爽朗的阿尔弗雷德·F·琼斯。

我是尖酸刻薄的亚瑟·柯克兰。

仅此而已。

耍掉头脑里乱七八糟的想法,正当亚瑟想要站起来的时候,突然袭来的头痛,以及喉咙的腥甜,身体软倒在地,视线变得模糊最终变成黑暗。

“亚瑟!……”

 

雨。金发。蓝色的衣服。看不清样子的人。

又是那个梦。

“你……”亚瑟有点惊讶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惊讶地发现自己能在这个梦里说话了。

“对不起……”对面那人说。

“你到底是谁?”

那人没有回答亚瑟的问题,自说自话。

“一直缠着你真是对不起,我不会再出现了。”

“等等!……”

那人嘴唇动了几下,仿佛说了什么。

视线又变得模糊,亚瑟知道自已要退出这个梦了,于是他又做出了十几年来重复做的动作。

不要走,不要走……求求你!不要走!

亚瑟捉住了即将消失于雨中的蓝影,那人露出了苦笑。

 

“不要走!”

“诶?”

翠绿的瞳孔与蔚蓝的瞳孔对上,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亚瑟立刻放开了手,脸上是来不及散去的绯红。

“你你你干嘛捉着我的手!”

蓝眸的主人无奈地摊了下手,说:“明明是亚瑟你捉着我的手……”

“那我道歉好了……”

“话说亚瑟你还没有跟我说生日快乐啊……”

“哈?那么多人跟你说你不是已经满足了吗?”

“我要亚瑟你说~”阿尔眨着他那双蓝眸,充满希冀地看着亚瑟。

这是撒娇吗?可恶有点萌啊,咳,不对……我、我才不会拜倒在这样的攻击下。

虽然是这样想,但身体不自主地做出反应:“生、生日快乐……”声音小到连自己都听不到。

阿尔露出他的招牌笑容,说:“谢谢亚瑟~我好高兴啊~☆”

“那那那我走了!”亚瑟几乎是落荒而逃地逃出了校医室,头脑充斥着不知是失血过多还是羞怯导致的眩晕感,晕乎乎地,一不小心地撞上了别人,小声地说了对不起便急忙走了。

 

 

橘黄色的夕阳斜照入校医室,将纯白染成了橘黄色。

意识到有人推门进入的阿尔转过了头,看着某个金发紫瞳的人,露出个算不上笑容的笑容。

“你来了?法/国。今天的你看上去还是个变态啊。”

来人毫不犹豫地回击:“哦?是吗?一年不见你又肥了不少啊,看来你是过得相当滋润啊,美/国。”

“才不是,我可是过得很痛苦啊……”

法/国把资料放在美/国面前,说:“退学手续已经给你办好了。那么我的超/大/国肯回去处理一下你的工作吗?你不在的那一段日子我们也是过得够呛的啊……不过话说为什么要我来接你这麻烦的小鬼啊……”

“也是呢,该见的人也见了,那么我也应该回到自己的岗位了吧。”

话毕,室内是令人窒息的沉默,仿佛是等待着有谁来打破这一沉默。

不过最终还是由美/国来打破沉默。

“你对人类有什么看法?”

“哈?你要跟哥哥探讨哲学吗?”

“人类拥有有限的生命,只能不受控制地一直轮回,记忆也在这轮回中丧失,但他们可以忘记他们不想要的回忆……而我们拥有无限的生命,见证世间万物的出生与死亡,繁荣与毁灭……我真的有点羡慕人类,甚至说嫉妒吧……”

“突然说这么多愁善感的话可不像你啊。”法/国点起了香烟,烟缓缓地升起。

“或许是长大了?自从英/国走了,他的身影就一直在我的脑海中浮起,回忆一点点浮现。他的笑,他的泪,欢乐的,悲伤的……好想再次见到他的想法不只一次地浮现在我心中。再次见到他时,他依然有着粗眉毛,还是那个性格恶劣的亚瑟。但是我突然深刻地意识到,我是国/家,而他,是人类……我,已经没有任何理由留在他身边了……”

几乎哽咽的声音让法/国抽烟的动作顿了顿,然后他安慰性地摸了摸美/国的头。无奈地说:“所以说,你还是小鬼啊。”

法/国走出了校医室,对美/国说:“哥哥先出去抽根烟。”然后又补充道:“美/国,这里,什么人都没有哦。”

关上门的那一刻,法/国听到里面是发泄似的哭泣声。法/国靠着门慢慢滑下,继续抽起了他的烟。

说什么长大的真是笑话啊。美/国,你还小呢。人类与国/家不能一起的道理哥哥可是早就懂了啊。啊啊,不管是英/国,还是美/国,都是麻烦的小鬼啊,所以就说了年纪这么大了就不要带小孩了啊。

你说是吧,贞德?

 


话说最后那个人到底说了什么呢。走在回家路上的亚瑟想道。

“什么我……你……啊!”

 

「我爱你,再见了。」

 

亚瑟不懂为什么自己的眼泪不停的流。

他只是意识到,自己又失去了某样东西。

而这一次的期限是永远。

 

[再见,再也不见。]

————END————

重发

February
01
2016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