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人口

挖坑无数,没有一个是填好的。

一只过气渣文手

扩列请加QQ并标上圈名:546730294

 

守墓人

守墓人

我的弟弟死掉了,

在那个雨天中。

金黄色的头发和天使般的脸庞沾满了尘埃,洁白无瑕的衣服染上了红色,那双如海一样蔚蓝的瞳孔睁大,直直地望着我这边,映出我痛苦苍白的脸。

我抱着他的尸体,眼泪滴在他的脸上,却洗不掉他脸上的污秽。

一遍又一遍的呼喊着他的名字,喊得撕心裂肺,似乎想要唤回那个已沉睡地下的灵魂。

到底是谁把你杀死,到底是谁把你变成这个模样?

我的弟弟,那个金发蓝瞳的孩子到底在哪里?

眼前那个人是谁?

我怎么不认识他?

啊啊,我的阿尔弗雷德,你在哪里?

 

雨停了,我抱着他的尸体,仿佛是一个垂暮的老人,一步一步地迈向我该去的地方。

对,我们回家吧,回家吧。

我需要为他做一个房间。

带着悲愤与痛苦,用手挖开土壤,鲜血滴落在棕色的泥土上,绽出一朵朵血之花。

洁白的床单,柔软的枕头。

不够不够不够不够,还不够啊。

对了,他喜欢我为他制作的熊娃娃,那么就放进熊娃娃吧。

我轻轻地将他的双眼盖上,对他说晚安。

那一刻我仿佛看见他露出了笑容。

我抓起一把泥土,撒在他身上,直到他的面容消失在我眼前。

最后为他献上蓝色的雏菊。

望着他的墓,我的理智终于崩溃,失声痛哭。

 

后来呢,我就开始守墓人的生活了。

每日的雏菊是必不可少的。

那个孩子很害怕寂寞呢,而且一直安静地躺在那里想必他是不会高兴的,所以每天也要和他说话,什么都可以,无论是政治上的还是生活的小时。

对了,司康饼也是必要的。

明明小时候说很好吃,怎么后来就说难吃了呢。我觉得我的料理是没有问题的,只、只是不好吃而已。嘛,看在你的份上,我就稍微做得好吃点吧。

呐,我的料理稍微有点进步吧?

我对他的墓碑笑着说。

一片寂静。

啊,是吗,很好吃对吧,明天也给你做好吗?

 

我的弟弟从地狱中回来了。

但他只是一个披着我弟弟外囊的陌生人。

熟悉的脸孔,金色的头发,蔚蓝的双眼。

呐,你是谁啊?

你明明不是他,为什么你会和他有相同的外貌?

美/利/坚/合/众/国?

那是谁啊?

我的弟弟从来都是只有英/属/北/美/殖/民/地啊。

我决不承认你的存在,关于你的一切,我都反对!

我回到我与他的家。

来到了他的坟墓,那个长满蓝色雏菊的坟墓,那个我最深爱的弟弟的坟墓。

粗鲁地拔去盛开的花朵,像疯子一样挖开了他的坟墓。

泥土下的他早已化作白骨,但我仍然认得他。

我对着白骨露出温柔的笑容,仿佛是小时候那样,亲吻着他的头颅。

满意地看着白骨空洞的眼眶望着我,痴痴地笑了。

真好呢,你还在。

 

那个长得跟我弟弟一样的人真是讨厌啊。

擅作主张地一次又一次地闯入我的守墓人的生活。

明明,我只有他的坟墓就足够了。

只有他,不会离开我,永远地陪伴在我身边。

而你,只会一次次地离开我。

 

鲜血汇成河流,流入大海。

我沉入刺骨,冰冷的海水,身体已经痛到麻木。

输了?还是赢了?

与我一同沉入大海的士兵们呆滞地望着我。

我苦笑了一下。

啊啊,还是输了啊。

最喜欢的蓝色混合着红色,这样就一点都不美了阿。

身体还在下沉。

战争还在持续,而我已经累了。

或许就这样死去也不错,至少我能够和我的弟弟重逢。

真奇怪呢,临死之前我突然好想再见到那个冒充我弟弟的人。

我还有好多话想要跟你说。

我挣扎着,不想闭上自己的眼,但身体的本能还是让我闭上我的双眼。

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我仿佛看到黑色中的蓝光。

大海般蔚蓝,如同回忆一样。

 

“Wake up!England!”

——————

好吧这次写的比较短。

就算没人看我要也写。

我真的不会因为没人回复而感到伤心的,真的!

November
22
2015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