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人口

挖坑无数,没有一个是填好的。

一只过气渣文手

扩列请加QQ并标上圈名:546730294

 

Love letter(二)

结合第一篇看,效果更佳哦~http://546730294.lofter.com/post/1cc79efd_86a2735

————————————————————————————————

(二)

现在问题来了,虽然信写好了,但是信要怎么样才能交到他手中呢?

当然是不可能当面交给他的。那样的话还有什么别的方法交到他手上呢?

 

世界第一宅男【划去】站在二次元顶端的男人【划去】小菊花【划去】本田菊:

“嘛,在我们国家的话一般都是放到那个人的鞋柜或者书桌的抽屉里的。(小声)明明说不是自己要写的啊啊果然是傲娇呢然后信果然是写给琼斯同学吗新素材get√坑了好久的米英文终于又能发糖了本子已经准备就绪了。啊,我刚刚什么都没说。话说我能问一下为什么我的名字前面有那么多奇怪的东西吗?”

恩这个方法还可以吧。至于你名字前面那堆是作者对你的爱(e)意而已。

 

世界的初恋哥哥桑腐烂西施【划去】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Bonjour~❤这里是世界的初恋哥哥桑哦~。真少见啊,粗眉毛你竟然会找哥哥帮忙~。信?那不会是情书吧?时至今日还有谁会用信去告白的,这种东西直接到床上讲不就行了吗?没有比身体语言更能表达爱了~顺便提一句,示爱例句是疼疼疼疼粗眉毛你太大力了不要打哥哥的脸你是嫉妒哥哥的美貌吗……”

哇这里怎么有个变态大叔,什么都不说先打一顿!看我的大不列颠拳!

竟然会问你的我真是太蠢了!

 

王耀:
“信这种东西不是写上地址寄出去就行了吗阿鲁,诶你说不是那种信吗阿鲁。嗯……飞鸽传书?哎呀好麻烦我想不出来了阿鲁,这种东西直接交不就行了吗阿鲁。话说为什么我的名字前面什么都没有不公平啊前面两个都有阿鲁只有我没有……”

看来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啊……话说你真的很想要前缀吗?阿鲁怪如何【划掉】

 

大魔王【划去】伊万·布拉金斯基:

“诶嘿~☆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不,什么都没有……

 

结果就只有小菊提供了方法了吗……听上去不太靠谱啊,但也只想到这种办法了……

话说我们学校有鞋柜这种东西吗?好像没有吧……那就放进他书桌的抽屉里吧。

亚瑟像做贼一样地望了一下阿尔弗雷德的教室,很好,没人。

记得他好像是坐在第一排靠窗的那个位置。

每次亚瑟经过这里,阿尔弗雷德都开窗向他打招呼,露出笨蛋一样的笑容。

那个小鬼就不能读一下空气吗,没看到老师脸都黑吗。

嘛,虽然有一点儿高兴,不要误会了,就只有一点。

怎么说呢,阿尔弗雷德的抽屉真的如亚瑟想的那样乱。一边是乱丢的蓝蓝路包装纸,另一边是喷着香水散发着粉红色气氛的情书,这画面……

虽然看别人的隐私不好,但亚瑟的手还是伸向了那叠厚厚的情书。

阿尔弗雷德这个小鬼真是受欢迎,真不愧是我喜……咳。我看看,这个是我们学校的校花啊,虽然样子配得上他,但性格跟个泼妇一样,不好;这个是我隔壁班的那个长得很可爱的女生,嘛虽然长得可爱但是脑子真的不太好,如果他们在一起的话智商是要double下降了吧;这个不是某某老师吗,虽然保养得很好,但她已经是40岁了吧,这是想吃嫩草吗……

“亚瑟你在干什么?”
熟悉的声音从背后响起,亚瑟似乎吓了一跳地把手中的情书扔了出去。

“阿阿阿尔!你不是去参加篮球社的活动吗?怎么、怎么会在这里。”

“篮球社我早就退了哦。不过我才是要问你怎么在这里。”

亚瑟慌张地弯下腰捡起那堆情书,“没,没什么,只是刚好我路过你教室,刚好看到你抽屉里的东西掉出来了就帮忙帮你捡而已。只是这样而已,才、才是不是想偷偷地把情书放在你抽屉里呢。总之你不要想多了!”说完把情书塞到阿尔弗雷德的怀中,落荒地跑了,只留阿尔弗雷德一人抱着那堆情书,眼神是看不透的色彩。

 

姑且是完成了任务了吧,刚刚趁着他不注意把自己的情书也塞进去了。他会拒绝呢还是会接受呢。啊啊啊好期待但是又不要知道答案啊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

等等,为什么他什么反应都没有!好歹拒绝还是接受都给我说一声吧!

经过了长时间的挣扎,亚瑟还是鼓起勇气去问了阿尔弗雷德。

“诶,你说那些情书吗?我丢了啊~☆因为几乎天天都有啊,打开来看好麻烦啊所以就扔了,反正我又不会接受XD。不过你问了干什么?”

“呵呵,没什么,只是,只是问问而已。”

不知为什么亚瑟似乎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然后他转过身去,仿佛是一个年迈的老人拖着自己残破的身体。后方还传来了欠扁的笑声,“XDD亚瑟你同手同脚了。”

笨蛋笨蛋笨蛋……阿尔弗雷德那个笨蛋。

那个家伙,真的就这样轻而易举地击碎我想要告白的心。

 

亚瑟带着一脸死气回到了学生会室,途中吓到学生无数。

亚瑟直接坐在沙发上,靠着沙发,想着阿尔弗雷德,眼中的眼泪终于忍不住地落下。

那个笨蛋,如此践踏我的心意。什么都不懂,总是这样,虽然这是自己喜欢的一点,但就不能稍微读一下空气吗?混蛋混蛋,告白什么的再也不做了!

亚瑟在脑海里骂着阿尔弗雷德,最后进入了梦乡。

 

感觉身体好重,但是很温暖,软软的,味道闻上去好像是阿尔弗雷德的味道。

等等!阿尔弗雷德!?

亚瑟瞬间被惊醒,看着阿尔弗雷德被放大的脸,瞬间被吓fly。

此时的阿尔弗雷德正靠着自己的肩膀睡得很香。亚瑟替他稍微地调整一下睡姿,阿尔弗雷德皱了一下眉头,然后又睡过去了。亚瑟用手轻轻戳着阿尔弗雷德的脸,这个小鬼睡着了就变了个样子啊。才不会觉得很可爱什么的。

听红酒混蛋说,阿尔弗雷德不喜欢和人有身体接触,特别是男性,而现在他却愿意这样靠近自己,那么我是不是可以对我们之间的爱情抱着些期待呢。

亚瑟吻了一下阿尔弗雷德的额头,对不能之间偷吻带着点遗憾。

这就是我这个世界上最爱的人。

就算他是个ky而且蓝蓝路绝壁是他上辈子的情人的笨蛋,我也爱着他。

决定了,告白什么的还是直接说吧。

然后亚瑟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情叫醒了阿尔弗雷德。

心砰砰地跳,直视他蔚蓝的眼睛,想要说出I Love you。

“那、那个……”

“哦亚瑟你醒了啊……那我就走了……”

“等等,我有话想跟你说。”

“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现在已经不早了哦。”

“好……”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说不出挽留他的话。刚刚的他的眼神是比以往都要认真,让自己刚刚鼓起的勇气顺便崩溃。哈哈,自己还是害怕会被拒绝啊,明明,明明已经下定决心了……

明天,明天一定要说出来,说出自己的爱意。

 

第二天,亚瑟意外的接到阿尔弗雷德的电话,说是让自己到他的教室来。突然间搞什么啊。算了,正好跟他告白。亚瑟鼓起勇气走向阿尔弗雷德的教室,却看到一个女生在跟阿尔弗雷德告白。

“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吧。”

怎么又是这种场面,都撞到好几次了。

“好。”

反正最后都会被他ky过去的……

等等……他刚刚说什么……

心碎了一地。

哈哈哈,什么嘛,全都是我自己的妄想啊。原来他喜欢这种类型的啊,也对呢,他也是个正常的男人啊,一直对他抱着期待的我真是太傻了……感觉自己仿佛就是个小丑啊,为场下的观众表演,却自作多情地把嘲笑当作夸赞。

我真是太傻了。

这段所谓的暗恋,终究是没有结果的。

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窗外的风吹入走廊,确实如此的令人悲伤。

“他已经走了喔。”眼前的金发女子说着。

“哈哈,真是谢谢了艾米丽,你愿意演这出戏。”

“我觉得你还是稍微再练习一下自然地笑的方法比较好喔。你还真是个负心汉呢。”

“这种方法不是挺好的吗?他会回到他的祖国,忘掉这段感情,然后过着普通的生活,结婚生子,然后幸福地老去……”

“这不过是你的想法而已,你可没有权利决定他的幸福哦。”

“将死之人是没有恋爱的权利的,我只是不想给他这个希望而已。既然都做了,我就不会后悔。”

说完,阿尔弗雷德从口袋拿出了一封信,将它撕碎,让它随风飘去。

 

亚瑟与阿尔弗雷德的爱情

犹如这封撕毁的Love letter

已经,什么都不在了。

 

--end--

后记

说实话我自己也被结局虐到了QAQ途中真的很想改结局啊!!

我真的觉得自己是后妈QAQ

但是这个结局我早就想好了没法改了。

寄刀片什么的请随意,我收着。

如果可以我还会再更一则阿尔的番外的。

但我可能会坑。

最后感谢你们的阅读~

October
01
2015
评论(1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