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人口

挖坑无数,没有一个是填好的。

一只过气渣文手

扩列请加QQ并标上圈名:546730294

 

没用的孩子

我只是来冒泡来表示自己没死。

第二篇米英文。

灵感来源于一首歌:你是个没用的孩子。

一直在纠结到底要不要HE呢……

结果还是按照自己原来的思路。

文笔一如既往的糟糕。

可能OOC,如果能接受就请往下看。

---------------------------------------------------------------------------

没用的孩子

你是个没用的孩子

   你是没用的没用的没用的孩子

   是这个世界上最没用的孩子啦   

 

『总觉得亚瑟你对阿尔真好呢

   真的像是真正的兄弟。

   不过,你是国/家对吧?        』

 

不爽不爽不爽,自己竟然因为那个法/国/佬的话弄得心烦意乱。

他真是问了个愚蠢的问题呢,我当然是国家,是绝对不败的大/英/帝/国。

亚瑟看着正在笨拙地为自己泡茶的阿尔,那个拥有如大海一样的眼睛的国/家意识体,脑里回荡着弗朗西斯的话,不免有点烦躁地揉了揉自己沙金色的头发。

我是不是要跟他疏远一点比较好呢,毕竟我们并不是真正的兄弟,而是宗/主/国和殖/民/地。

亚瑟这样想道。

在一旁的阿尔露出担忧的眼神,讨好似的将红茶端到亚瑟面前想让他高兴,却没想到一个趔趄,红茶都倒在亚瑟身上。

“呜哇,亚瑟,你没事吧!”

滚烫的红茶泼在亚瑟身上,让他回过神来。被茶水烫到的皮肤一阵刺痛,虽然这比起战场上的伤算不了什么,但亚瑟还是忍不住“嘶”了一声,结果换来的是阿尔更多的眼泪。那个孩子用自己的袖子檫着亚瑟被弄湿的衣服,直到洁白的布料也染上褐色。

他小心地询问:“亚瑟还疼吗?”

亚瑟原本想安慰他几句,但他还是握了握拳,似乎下了什么决定。

“……没事,不过连个茶杯都端不稳,你还真是个没用的孩子。”

不似平常哥哥对弟弟那样温柔的语气,而是对着下属那样倨傲的语气。

那个蓝眼睛的孩子被亚瑟的语气吓到,低下了头,双手紧抓着衣服,仿佛在强忍泪水。

“呜,阿塞的衣服湿了,要换对吧,我,我现在去拿。”

 

「就算连自己的名字都说不出来,

   但却止不住哽咽地说我喜欢你   

 

阿尔转身就跑了出去,留亚瑟一个人在客厅。

就这样好了就这样好了,

强忍着内心的愧疚,仿佛催眠一样将这句话重复。

在这个世界里,

我们首先是英/国和英/属/北/美/殖/民/地,

然后才是亚瑟和阿尔弗雷德。

 

 

-

「你是个寂寞的寂寞的寂寞的小孩

   我会一直一直守护你一生哟         

摆出标准的姿势,蓝色的眼睛瞄准远方的那个人,按下扳机。那人侧身一躲,祖母绿的眼睛转过来对准了自己,阿尔不禁暗道:惨了……

然后一颗子弹插过自己的头发,阿尔也似乎闻到自己头发有烧焦的味道。远方祖母绿瞳孔的主人用枪指着阿尔的头,用口型向他示意:check mate。

阿尔跳出草丛,不满地对亚瑟叫道:“又是亚瑟赢了,真是的,就不能让一下初学者吗?”

亚瑟挑起眉毛,看着已经和自己一样高的阿尔,说:“小鬼,战场上可没有这种规则的。话说你是为什么突然想学枪?”

“因为我想变得强大起来,想成为和亚瑟你一样强大的国家。”

阿尔露出阳光般灿烈的笑容,蔚蓝的眼眸里满是自信。

亚瑟听了这个理由后,眼眸暗了一下,然后用力地打了一下阿尔握枪的手,趁他不注意夺了他的枪并用那把枪指着阿尔的额头。

看着阿尔瞬间变色的脸,亚瑟露出倨傲的笑。

“你还真是没用呢,这么容易就被我夺了枪,你这样还想成为一个国/家,成为和我一样强大的国/家吗?”

亚瑟放下枪,说“你只要一生都被我守护就足够了。”

说完,转身就走,而阿尔留在原地,不知在想什么,喃喃地到:“变强……”

 

 

-

大雨将自己红色的军服沾湿,眼泪和雨水交在一起,从脸上流下。

雨声在咆哮,亚瑟像个疯子叫着已经远远离去的那人的名字。

“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

亚瑟已经不知道自己这是出于愤怒,还是想要挽留这个人。

不要离开。

不要让我一个人。

他在心里默默地念着。

 

「我是个没用的没用的没用的小孩 

   没用的那孩子已经不在了 

   我是个没用的没用的没用的小孩 

   不管是谁都不会来救我的 

   我是个寂寞的寂寞的寂寞的小孩 

   寂寞的那孩子已经不在了 

   我是个寂寞的寂寞的寂寞的小孩 

 

哈,原来没用的一直都是我自己,

我没能够将你留下。

我又要变得寂寞了。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

 

“回家了。”

“嗯!”

 

-END-

September
13
2015
评论(4)
热度(33)